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四章:叹九万载,轮界之世
作者:天价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这方奇异的世界叫做:

    轮界之世!

    在这片充满灵蕴的天地间,每一个人一出生便会在身体中伴生出一个独一无二的灵源,灵源被养育在心魂当中,随着人们不断的成长,不断的吸纳天地灵蕴,灵源也会随之成长。当到达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灵源便开始向人体反馈一种奇妙的力量--法灵力,而使用这种力量的方式,被称为法灵术式,广称“源技”

    每个人最开始的灵源都是混沌的,模糊的,但经过人们不断的打磨、引导、修炼,再与其身体,性情,乃至个性相融合之后,慢慢的就会趋于一个稳定的类型,就目前来说,有着十二种主流灵源行世,它们分别为:

    六大自然灵源

    风种灵源,雷种灵源,水种灵源,

    火种灵源,岩种灵源,冰种灵源

    六大奇异灵源

    毒种灵源,魂种灵源,音种灵源,

    异种灵源,暗种灵源,光种灵源,

    随着灵源的不断壮大,便会与心魂相呼应,继而诞生出强大的式灵魂印,有了式灵魂印之后,人类便可与各方奇灵订下魂契,诞生出“式灵”

    ……

    ……

    距今九万九千载以前,荒兽盛荣,九界以荒古巨兽为主宰,弱肉强食,天无常道,物无常形,众生以蛮力为凭,生死为据,称为“大荒时代”。

    距今九万载以前,天孕地育,灵源出现,以灵蕴养万物,化灵力佐众生,此间草木,众兽,川岳,河流,乃至天局,地脉,均获灵意,成灵物,化灵植。灵源暴虐之处化为劫地,灵源维稳之地,灵兽创生……界生灵源,称“灵源时代”,共度九千载!期间人族,劫兽,奇灵,荒兽,万灵五雍大同。

    劫地之局,劫兽承难,以生死浴劫为价,吸纳天地劫力,人族历“大荒”而知力,历“灵源”而生智,创法灵业途,脱颖而出!始创法灵者,人族称其为“法灵始祖”,始祖生,人族兴!崛起之间,度六百载,这六百年被称为“法祖时代”。

    生道浩浩,存者渺渺,劫兽渐渐走向众灵之巅,但同时,人族亦成气蕴,不弱劫兽半分!法灵繁兴,衍术式之分,又创各类用式之法,并不断衍新法灵式……人族灭劫,劫兽屠人,杀伐累累,两雄相竞,人族与劫兽的生存之较,至今已九万载矣!

    …………

    紫岚城,一座并不大的人城,坐落在重峦之中,因其周围的山脉都是紫色而得名,但,城小却也繁华,来来往往的人群熙熙攘攘,又加上这里受劫兽的袭扰较少,法灵兽得以生存。每年数以千计的人都会来到这儿寻找灵兽,当然,有人如愿,亦有人寻而不得。但试试运气,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哥!你快看快看……”冷月拿着一样东西,迫不及待地递给冷阳。

    “面具么,哈哈,是老虎!”冷阳接过来仔细一看。

    “我也有,我的是一个……这是什么啊?”冷月看着面具之上浅浅的被勾画出一张人脸,乍看简单,细看却是很精致,淡蓝的笔色,俊秀的刻痕,组成了一副绝美之脸。

    “是挺奇怪的,不如就叫它……怪脸吧!”冷阳说道。

    “怪脸?怎么能叫这个!哥,你……”冷月对这个名字真是无言以对。

    “哈哈……哈哈”冷阳笑道,“那不然就叫‘月姬之颜’吧!”

    “‘月姬之颜’?是冷月的月嘛?”冷月小嘴一嘟,娇问道。

    “冷月的月!”冷阳欣然应道。

    “嘿嘿,既然都已经取了名字了,哥……那……”

    “好吧,多少法晶?”冷阳无奈的看着一脸喜悦的妹妹问道。

    “什么?冷月,听哥的,咱放回去吧!这价钱……这不是普通的面具吧!”冷阳一听那价钱,脸顿时苦了下来。

    来到紫岚城后,冷阳就把一些一品灵器换成了法晶,以供平时所需,可这一路,冷月买的东西,实在是……

    “冷月,哥的一品灵器,不多了。”

    “那就再炼啊!”

    “那咱得留下买原料的钱啊……”

    “嗯?”冷月柳眉轻挑,说:“你的无尽藏环呢?我就不信你没有藏着点原料,拿出来让我看看!”

    “买买买,您放话我照做,”冷阳惨笑无奈的摸摸后脑勺,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说实话,为这次外出,冷阳的确准备了不少一品,二品法灵器,收在了藏环中,外出艰险,朗爷爷甚至为他们炼化了几件三品法灵器。

    三品法灵器!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东西啊!

    一品法灵器,大都是一些常用的,也是必备的物品,如长明不灭的莹棒,生火之器炙石,储水之器璃杯等,二品灵器,就不是常有的了,如冷阳的寂雷,而三品灵器,便是具有独特威能的宝贝,至少,冷阳现在炼不出来!一些有实力的家族,世家都会供奉一两名自己专门的法器师,不惜花费巨大的代价精心培养,毕竟,高妙的法灵器,便是能够与人相结契呐!

    而冷阳冷月之所以会来到这紫岚山脉,便是为了寻找灵兽,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借机与灵兽签订魂契,进而稳固灵源,至于与什么样的灵兽结契,生出什么属性的灵源,冷阳兄妹俩倒也不做过多的考虑,全靠缘分而已。

    “冷月,看见它了吗?”冷阳轻声朝妹妹问道。

    “嘘!”冷月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你在这儿啊!乖……来姐姐这儿…”冷月从草丛中小心翼翼地抱起了一团毛茸茸肉球。

    “哥!这元草鼠真可爱啊!”冷月抚摸着这小家伙的头说道。

    “快试试,看适

    不适合…”冷阳说道。

    “好!”说着,冷月便缓缓的从脑海中凝聚起一丝灵力,向元草鼠的小脑袋上飞去。可那股灵力始终只是环聚在一起,没有丝毫要进入的意思,无奈冷月又将元草鼠轻轻放到了地上,叹了口气,说:“小家伙儿,你走吧,我们不适合。”

    元草鼠看了看冷月,突然靠近,在她身上蹭了几蹭,仿佛在安慰她不要灰心,之后便又掉头钻进了草丛中……

    “我们去找别的看看吧!”冷阳看着远去的元草鼠说道。

    “希望下一个也能有它一样可爱!”

    “走吧…”

    说来也真是幸运,灵兽并不常见,可在这紫岚宝地中,冷阳冷月已经在一月之内遇到了三只,只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一只适合他们兄妹……

    要与法灵兽相融合,须得满足三个条件:双方愿意,灵力相合,未曾融契,缺一不可。

    “两位,也在寻找灵兽吗?”

    冷月,冷阳寻声看去,只见一位黄衣青年,执扇而立,拱手问道。

    “正是,敢问兄台?”冷阳回礼一应。

    “在下褚青,也是在寻找灵兽,相识相识,希望往后互相照应。”褚青低首微笑,看向冷月。

    “我叫冷月,他是我哥冷阳,我们也不会遇上什么麻烦,照应就算了吧!”冷月玉手一摆,示意冷阳快点走。

    “姑娘……你!”褚青满脸尴尬。

    “褚青兄弟,再会。”冷阳笑了笑,也没做过多停留,立刻跟上了妹妹。

    “可否让在下与两位同行?”褚青朝冷月高声喊道。

    “不行,”冷月冷冷说道。

    “哎……”褚青还欲说些什么,但那两人却已离去。

    褚青独自立在原地,轻轻摇扇,忽然,数道身影飞跳上前,在褚青身旁围成一圈。

    看着那远去的黑色倩影,褚青默立良久,把扇一合,嘴角微扬,缓缓叹道:“绝色啊……”

    “哥,那个人跟了我们几天了,你就没发现嘛?”冷月斜眼瞟了哥哥一眼。

    冷阳怎会不知,只是对方之前什么动作都没有,他也没办法啊。

    冷阳看了看妹妹,心里无奈,脸上想笑。他们兄妹之前一直生活在环崖村,女人只有徐奶奶和冷月两个,可如今出村三月有余,冷阳见到的女人也有不少了,没有对比就不知差距,自己妹妹跟其他人相比,的确,胜过不少……

    好吧,简直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冷月肤色白皙,眼神清亮,身段匀称,漆黑的眸子闪动灵光,青丝柔绵而舞,娇唇微起于嫩,世人看久了便都会迷醉其间。

    三月以来,冷阳见到的贪婪之眼,不在少数了,只是,有实际行动的,仅仅是今天的褚青而已。

    “妹啊…”冷阳对妹妹叫道。

    “嗯?”

    “你的面具呢?”

    ……

    在这个世界中,人族所居之地,被称为“域”,在广阔的“域”里,人们聚村修城繁衍生息,随着岁月的沉淀,在其之上,建立了族属、世家、宗门……

    百族千家,宗门林立,人族之盛,可见之极!

    在一片芳菲与嫩翠之间,有一道黑色倩影,频频闪现。

    掠生风,风过叶,荡荡空中,乱乱而起……

    倩影的主人,立在了一根绿枝之上,姣美的面容,随着一副妖魅面具的揭开,慢慢呈现在了天地之间,

    白亮的阳之辉洒在了她的身上,煦煦盈盈,微微红润的脸庞,不媚,不娇,独美……

    若这世间有一万灵动,她便独占九千!

    冷阳也不是故意把妹妹留下的,只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避免过于惹人注目罢了,自己还需要去收集点儿应该掌握的常识以及一些关于灵兽行踪的消息。这紫岚城,事乱人杂,但却出不了什么事端,冷月留下没什么不妥的。

    只是,冷月呆的住吗!

    哥哥前脚一走,她便跑了出去……

    冷阳来到了一间专门售卖法灵器的店铺,店铺不大,内饰却不简单,并且它还有着专人引导。冷阳在其告知下,大概弄清了各品阶灵器所对应的价值,不过,这“专人”却很没什么眼光,刚开始还把冷阳当作了“闲杂人等”,准备撵出去呢,可当冷阳拿出几件二品法灵器说要卖时……

    “冷兄弟啊,万事须留心,可不能让其他人给骗了!您出手大方,但他们心眼更黑!嘿嘿……,您看,这个…那个里面还有……”那个“专人”一边给冷阳讲着,一边带他参观店里的陈列,满脸笑颜,关怀备至,“我们这里价格公道,包您满意!人呢?茶怎么还没上!”

    “你刚才说一品灵器大都几百法晶,但二品灵器要五千以上,果真如此?”冷阳问道。

    “大致如此,但还要看法灵器的具体用处,不过二品灵器确实没有低于五千的,”专人一脸真诚,热情地向冷阳解释道,“像您刚才拿出的‘寂雷’,想是威力不俗,一定八千以上,但那‘夜盏’照明用的,也就在六千左右。”

    “好,那麻烦您把这两件法灵器换成法晶,价格就按你刚才说的来。”冷阳拿出一枚寂雷和一个夜盏递了过去。

    “好嘞,您稍等!”专人把两件法灵器交给了一名身穿红衣的女侍,对冷阳说道,但他内心都快哭了,只想刚才怎么没有说得再低点啊!

    “这紫岚城,可真热闹啊!”冷阳感慨道。

    “可不是吗,这紫岚山脉的灵蕴相当深厚啊,招来大量灵兽栖息,哎,冷兄弟,你也是来寻找灵兽的吧!”专人问道。

    “对啊”

    “冷兄弟,相识即是缘分,我提醒你一

    下,不要去紫岚东脉,那里一只灵兽也没有,去了也是白费工夫儿。”

    “为什么?”冷阳也是不解,他寻找灵兽的时候也注意到了,紫岚东脉确实去的人不多。

    “这谁知道呢,经验而已。”专人答道,随即递给冷阳一袋东西,“来,小店赔本买卖,多给您一些,这是您的一万五千法晶,您拿好了,欢迎下次光临!”

    冷阳当然知道自己肯定是赔了,但这种事情就是这样,也不必过于计较,收起那一万五千法晶,转身便要离去,却看见街上人行匆匆,便问道:“最近有什么热闹盛事吗?”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城外有人设下一场擂台赛,胡闹而已,冷兄弟若有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

    “擂台赛?”

    冷阳还真想去看看……

    在一片平坦的土地上,大约聚集了二三百人,喧哗嘈杂。

    众人将一个约四尺来高的台子围在中间,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影被倒扔出去,一阵阵拍手叫好。

    台上,每每只剩下一个身躯,格外雄壮。

    他叫李战,这场擂台赛便是由他摆下,凭借着千百斤的力气和那如同半堵墙的体格,连战数十人,一场不败!

    冷阳站在远处,静静观看,随着打斗,也是时而拍手叫好,时而替台上的人捏把汗。

    其中有一次,一个身格不大,却十分灵敏的挑战者,凭借独特的身法,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李战用头撞了出去,悻悻败场。冷阳也深感遗憾。

    冷阳自己却不上场,倒不是认为一定会输,只是,图乐而已,何必争强好胜……

    看了许久,冷阳正打算离开,却在此时听见一声

    “这次是个姑娘!”

    “姑娘加油!”

    ……

    “姑娘?”冷阳颇感好奇,继续向台上看去。

    只见一道较小的身影,飞掠而起,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落到了台上。

    “姑娘,既然上台,便是有几分手段,但,我还是提醒一句,拳脚无眼,姑娘小心!”李战冲那道身影,抱拳说道。

    上台的姑娘,虽然带着面具,但是看其身材,佳人无疑!

    可远处的冷阳见到那人,一脸震惊,整个人傻掉了一般,怔在了那里,

    “冷月!”冷阳惊呼出声。

    “何必多言,出手吧!”冷月柳眉一蹙,当即说道。

    当然面具之下,众人自是不见其绝貌。

    只见李战暴冲而起,朝冷月扑来,想要一举将她撞将出去,可就在触身的一霎那,冷月娇躯猛闪,让李战扑了个空,可这并没有完,冷月双膝微屈,跳到了李战肩上。李战急忙用手去抓。

    众人一阵欢呼,“姑娘,好样的!”

    冷月看着袭来的大手,轻轻一滑,落到了李战的腿边,猛然一踹,差点让他单膝跪地,可无奈,李战也不是庸人,他单腿支地,借着冷月的力道,一记腿鞭扫去,冷月见状,闪退到了一边。

    “姑娘,好快的速度!”李战说道。

    “下一招,见胜负!”冷月回应了一声。

    “好大的口气!”李战怒道,当即又是暴冲而起,其劲风都扫到了前排看众,引来一片惊叹。

    冷月双脚微踏,轻跃于空。

    “好机会!”李战暗道,随即俯身跃趴,想要凭借体躯之力,将她硬拍于地,可身体正要相撞之时,冷月的身影又是忽然不见,李战看着腾空的自己,横眉紧蹙。

    落回地上的冷月,快速运转出一股灵力,向李战拍去。

    “土法·地铠!”随着李战的一声大喝,地土上卷,形成一副土铠,将李战包裹进去。冷月的灵力打到了土铠之上,被完美抵御下来。

    “风法·妖镰!”冷月在前几场比赛上当然见过李战的这招,自然有应对之法,只见由风形成的镰刃,飞速的向李战掠去,刃过之处,簌簌作响。

    镰刃虽未打穿土铠,但相撞的力道却将李战击出了场。

    方台之上,冷月孤立……

    看着被击出场的李战,众人先是愣了片刻,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

    “这位姑娘,实力强劲啊!”

    “他们实力差不多,是姑娘打得巧…”

    “我猜她一定是个美人!”

    ……

    ……

    ……

    众说纷纭啊!

    谁能想到竟是一位女子破了李战连胜纪录呢?

    李战站起身来,拍了拍沾上的土,叹道:“姑娘,你赢了!”

    两招,真是两招!冷月就把连挑数十人的李战打败了,站在台上的冷月,在面具之下,不见喜怒,看了一眼李战,便转身下台

    “承让!”冷月转身后随口说道。

    站在远处的冷阳,对于结果并不意外,冷月比自己小两岁,却和自己一样都是灵修阶七晋,实力必然不俗!更何况那李战不过灵修阶五晋而已,徒靠体格罢了,只是突见妹妹上台,有些震惊,见到妹妹离去,冷阳便也跟了上去。

    “妹啊,打得不错哈!”

    冷月听到身后传来冷阳的声音,摘下了面具,回过身来,用一种小骄傲般的语气说道:“哥……我…我…还可以啦!”说完便跑过去,拉住冷阳的胳膊。

    “可以个鬼!谁让你出来的?”冷阳用手轻轻拍了几下冷月的头,问道。

    “哥,你凶我!”冷月瞥了一眼,说道。

    “我……”

    “真巧啊,在这里又碰到两位。”一位身着黄袍,手拿纸扇的男子说道。

    “你是……”

    “褚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