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再见,贝西利科(求推荐票)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刀影叔,你说,我先前的表现可还行?”

    返回住处后,杰里柯颇为得意地问刀影。

    没有一丝犹豫,刀影果断给出评价:“反应尚可,技艺粗糙,那小子留了手,不然你应该抵不过三招。”

    望着刀影那一脸认真的态度,杰里柯尴尬地笑了笑,很是无奈。

    这是,刀影再次开口,“我们出竞技场后有人跟踪,那人离得稍远,不敢靠近。”

    高阶武者的感知力,确实不一般。

    杰里柯闻言愣了一下,下一秒已明悟,这跟踪的只怕是来自自己那好兄弟,亦或他背后那人的手笔。

    “无碍,咱们也就待那么一两天,随他去吧。”

    说完,似想起什么,杰里柯继续补充道:“叔,德莱厄斯那边,你今晚去安排一下。”

    说完,他自腰间取出一块令牌递给刀影,示意其坐下说话。

    刀影虽不解杰里柯为何对那青年如此重视,却没有说什么,微微颔首便静默下来。

    杰里柯的目光环视房屋四周,望着桌上摆着的茶壶与杯子,斟满杯盏,轻轻推到刀影面前。

    “叔,你是否不解我的举动?为了两个贫民,得罪贝西利科城主府,似乎不妥?只是,我觉得我那好兄弟倒也不会怪罪。”

    话音渐渐低弱,饮过茶,杰里柯喃喃道:“德莱厄斯?今日,值得纪念。”

    此处谈话,不为外人知,同一时刻,另一处亦在交谈。

    贝西利科城市中心,将军府,厅堂内。

    “父亲,我观那杰里柯,也不过是个普通角色罢了,斯维因家不是早就被陛下冷落了嘛!”

    海明威不解地询问塞勒斯,迎来的是父亲的沉默不语。

    “父亲,杜?克卡奥将军是否另有指令?”

    “父亲......”

    海明威的不断追问,终于在门外出现一道冷峻的黑衣身影时,戛然而止。

    “叔叔,你怎么来了?”

    见到来人,海明威不敢再追问,一脸敬畏地问候。

    “海明威,作为家族继承人,要学会沉住气。”

    这来人,是塞勒斯家族二号人物,城主的胞弟,威利?塞勒斯,贝西利科地下世界的主人。

    此时,这位狠角色恭敬的朝高坐堂上的塞勒斯将军禀告:“大哥,斯维因家那小子与城卫兵起了争执,还收服了铁拳。”

    “什么!铁拳!我那兄,杰里柯那小子竟然收了铁拳?我们给予了那么多条件铁拳都不答应,现在竟投了杰里柯,这不是瞧不起我们塞勒斯家?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站住!”

    海明威愤愤然就要出屋,却被他父亲一声喝令震得站在原地,脸色瞬间苍白,不敢轻动。

    “海明威,你要明白,塞勒斯家是塞勒斯家,杜?克卡奥是杜?克卡奥,我们不是谁的仆从,你与斯维因家那小子暂且好好相处吧。”

    对于父亲的命令,海明威不敢抗拒,连连点头,只是颇有些心疼那一百金币。

    “好了,你退下吧,我与你叔叔还有事商量。”

    随着厅堂门轻轻关上,此间只剩塞勒斯与威利两人。

    “大哥,那小子身边有个高手,我不好轻易靠近,那铁拳是否要......”

    威利作出一个斩首的姿势,却被塞勒斯拦下。

    “威利,铁拳不过一个小角色而已,城卫队里的情况,你多关注一下。”

    “诺!”

    “海塔巴?大将军?陛下?好戏,开始了。”

    威利悄悄退出了门外,塞勒斯的目光远望门外,陷入了沉思。

    翌日清晨,德莱厄斯带着他弟弟德莱文轻装踏出了贝西利科的诺克斯托拉,城门守卫已换了一批,泰迪的身影再没有出现过,是以两人并没有遭受任何阻拦。

    待到晌午时,驿馆门前,海明威握着杰里柯的手,深情地说道:“好兄弟,昨日你我一见如故,听说你今日就要走了,哥哥心中很是不舍啊。”

    海明威内心:你走了,我那一百金币了就打水漂了。

    “海明威老哥,实在是小弟旨意在身,不能久待,小弟也想跟哥哥你多增进增进感情。

    唉,等小弟在帝都安顿好,一定邀请老哥你来。”杰里柯热情拥抱海明威,久久不能分开。

    实则内心:再不走,等着你来讨钱?邀请是不可能邀请的,江湖再见吧。

    两人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感人至深。

    诺克斯托拉下,海明威望着渐渐远去的车队,高呼道:“兄弟,你走好啊,在那边要好好的,别让哥哥担心。”

    “咳咳,你妹,这是咒我吗?”

    出了城,车厢内吃着新鲜水果的杰里柯听到海明威的话,差点没噎住。

    当车驾驶远处,趁人不注意,两道身影窜入车厢内,正是德莱厄斯兄弟二人。

    “吃吧。”看着德莱文两眼冒星盯着餐盘中的水果,杰里柯和声说道。

    见弟弟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德莱厄斯微微摇头,摸过弟弟的头,认真看着对面盘膝而坐的杰里柯。

    杰里柯很舒适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望着眼前的青年,说道:“德莱厄斯,刀影叔昨晚应该与你谈过,其余我也不讲了,马匹已备好,换上装束你与德莱文便去瀚海城吧。”

    德莱厄斯微微颔首,见弟弟吃饱擦拭嘴角,拱手请辞,转身便走。

    杰里柯似想起什么,真挚说道:“对了,路途艰辛,注意安全。”

    男人之间并不需要过多话语,两人眼神交流之间已明悟了彼此的意思。

    德莱文将两串水晶葡萄塞入胸口,看着哥哥与对面的少爷两人,脸上露出你忙的表情,脆声道:“哥哥,我们走吗?”

    随着两人离开,车厢内再次静默下来,杰里柯提起酒盏慢饮几杯,遥敬东北方向千里远的不朽堡垒。

    “贝西利科,再见。”

    “帝都,我得看看,究竟是谁对我感兴趣。”

    “兰,你到哪了?跨过宏伟屏障了吗?路上吃的可还好?”

    “瀚海城,莫妮卡的厨艺,老爹的唠叨,有些想念啊!”

    葡萄美酒夜光杯,少年心绪随风飞。

    思家的念头,结友的喜悦,路程的枯燥,入京的期许,复杂的心思在酒后渐渐灌入少年脑中。

    咣当响,鼾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