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八章 贝西利科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两日时间,白驹过隙般一闪而过。

    既定了行程,第三日清晨,莫妮卡早早备好早膳,等候海塔巴父子俩用餐。

    “军营里有些紧急事务要处理,我就先走了,杰里柯,行程你刀影叔还有莫妮卡会细致跟你讲,我就不送你了。”

    海塔巴草草吃过,还未擦净嘴角便一边说着一边要往屋外去。

    正慢慢喝着粥的杰里柯静静点头示意,继续埋下头喝粥,没有多说什么。

    见海塔巴已经出了院,坐在另一旁的莫妮卡轻笑道:“你父亲他,还是不忍心跟你离别。”

    “嗯,莫妮卡,我不在的时候你好好照顾他,老爹这糙汉子对自己还是不够上心,你且多担待些。”

    吩咐完,杰里柯还不忘补充一句:“对了,你的厨艺真的没话说,赞!去了京都怕是想得紧。”

    莫妮卡听杰里柯关心海塔巴的话语,为他感到欢欣,复又听到夸赞,温柔一笑。

    “呵呵,京都美食品类纷繁,只怕少爷你要眼花缭乱、流连忘返了,又怎会想起我来。”

    将军府前,两驾马车早已停候在正门前。

    前驾马车装饰精致,御者早已坐在马车前黑色的布垫上静心等候,这正是为杰里柯准备。

    而后驾的马车,也是装了些必备的衣物器具,粮草等物什。

    斯维因家许久不曾回返京都,自然是要先做好些准备。

    杰里柯提着一个黑匣迈出大门,对着门前一道与两旁截然不同的身影恭敬拘礼。

    这身影,质朴的披肩,宽阔的裤腿,拼凑成不羁的造型。

    黑亮垂直的发束在脑后随风而动,腰间挂着一柄长刀,英挺剑眉下一双透着冷漠与深邃的眼睛,只有当目光转向杰里柯时,才会出现一抹不同的感情色彩。

    此刻他就静静的站着,自有一番江湖刀客潇洒俊逸的姿态。

    杰里柯看着他这副装束,总感觉有些熟悉。

    “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需留心。”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哈撒给!”

    不知为何,这几句台词自然而然地贯入脑中,杰里柯在细看之下,心里已定下结论:“别说,除了剑换成了刀,还真像!”

    思忖仅在一瞬,只听他谦逊的问候道:“刀影叔,这次去京都的路上,就拜托您了。”

    这熟悉的身影,自然是将军府的亲卫统领,刀影。

    在他身后的街道上,静立两列墨家铁骑,甲光向日金鳞开,锃亮的铠甲在阳光照射下格外闪耀,忽听得一声振臂齐呼。

    “少主万安!统领万安!”

    杰里柯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刀影,只见刀影冲着人群挥了挥手,一时间这门前又安静下来。

    刀影给杰里柯腾出位置,以手示意他站到前去,等候杰里柯对众将士发话。

    “兄弟们,跟我干!不行不行,兄弟们,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喝的,还是不行!”

    杰里柯前世也只是小职员,这种面对众人的经历也就在这里有那么一两次,仍在心里构思话语。

    “诸位,你们都是将军府最精锐的勇士,我信任你们,去京都路上的安全,就全权交给你们了。”

    杰里柯说完单手抚胸,对众人诚恳地鞠了一躬,令众亲卫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

    杰里柯提着箱子轻便地上了车驾,当帘子遮下,沿街而立的亲卫随着刀影一声令下,整齐划一的上了马。

    天光明媚,碧蓝的天空飘起几片淡淡的白云,这场景似游鱼激荡起水波不兴的湖面,增添了几分生机,分外美丽。

    车驾行过行人往来的街市,远远路过德雷家府邸,不知不觉间,随着车轮滚滚作响,车队缓缓驶出了瀚海城。

    “停下。”

    掀开窗帘,看着周围的景色随着马车行进不停变化,如今已是在瀚海城城门下。

    高大威严的诺克斯托拉就矗立在眼前,杰里柯回眸眺望托拉后,将这街市,这府院,都要印在脑海中。

    “你,真的没来吗?多注意身体,等我立下足就回来。”

    目光来回逡巡,就是寻不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发出一声微微叹息。

    “走吧。”

    始终没见到父亲的身影,杰里柯终是吩咐车队继续前行,收了帘子坐会车内。

    在他视线所不能及的一处角落,一位刀疤男子正静静的凝望着车队。

    看着车队渐行渐远,目光也不曾转移,待到远方仅剩的黑点也消失,这才回过神来。

    宽敞的马车内,细心的莫妮卡临行前早已替他铺好了被褥,十分暖和,不会感受到多少行程的颠簸。

    靠在木匣边,杰里柯眯了眯眼,很是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瀚海城离不朽堡垒远隔千山万水,先前传讯的所凭借是帝国最新的技术,也足以见出皇帝对海塔巴的重视,或者说是关注度之高。

    杰里柯自然也明白这一段,自己已然踏上行程,倒也不急于赶路。

    马车安稳的行进在道上,这偏远之地虽匪盗众多,但见到这装备精良的车队,也早已撤下不敢阻拦。

    是以,这两日躺在马车内无所事事的杰里柯,除了吃,便是睡,不然就是在脑海里回忆前世看过的一些精彩动作片来消磨时光。

    “少爷,我们如今到贝西利科了,车队需要补给,是不是进城修整一下?”

    刀影驾着马走到车驾旁,将情况禀告给杰里柯。

    “刀影叔,路上的事,你做主便是了。”

    对于这位父亲视为兄弟的亲卫统领,杰里柯自初见后,一直以来都将他当做长辈。

    是以,杰里柯便将车队事宜统一交给刀影处理,此时听他问话,也一并应允。

    当见到一队装备精良的车马出现在眼前,贝西利科的城门守卫习以为常,仍旧各自站在岗位上无动于衷。

    “哼!什么时候起,诺克萨斯的威严竟变弱了!”

    见守卫没什么反应,刀影驾马冲到阵前,在贝西利科的诺克斯托拉前,对着城门守卫亮出一块令牌。

    见到这块令牌,守卫一改之前的姿态,一个低阶士官装束的守卫笑着迎上来。

    士官谄媚的致歉道:“大人莫怪,大人莫怪,小的不知是瀚海伯爵府的大人光临,小的这就给大人安排入城。”

    “快,放行,冲撞了大人到时候有你好受的。”这士官转身对着其余守卫厉声喝道,浑然不似先前那副模样。

    “有些失误无法犯两次。”刀影冷声留下一句话。

    “呼,还好还好!”

    待车队进城,守卫小队的士官拍拍胸口,这才松了口气。

    “队长,上次来了个伯爵你也并没有太重视,今天这是为何,这又是哪里来的大人?”一个不知名的年轻守卫见队长难得一脸谨慎,出声询问。

    “那些个能跟车上这位大人比吗?瀚海伯爵,即使是杜?克卡奥大将军也要重视的人物,懂了吗?快去禀告城主。”

    当士官队长给年轻守卫解释的时候,车队早已驶入了这座港口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