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儿将远行父心忧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见两父子仍在厅堂内谈论,莫妮卡细心的退散了仆从,关上屋门,给两人留出一片空间。

    “杰里柯,真要去?”

    “去。”

    “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吧。”

    听到儿子这两天便走,海塔巴的心绪有些杂乱,有不舍,有担忧,复杂的情绪缠绕着这粗犷大汉的内心。

    “莫妮卡,先给杰里柯备好行李吧。”

    海塔巴对着屋外的身影呼喊了一句,只见莫妮卡一直守候在门前,听到家主呼唤,复又回到屋内,微微一福,目光在父子俩之间逡巡。

    “父亲,我去看看兰是否走了。”

    昨日已知兰今天便走,杰里柯想去给她送行,也好告诉她自己过两日就会去京都寻她。

    “家主,少爷已经长大了,能做下决定自然也是心中有所打算,你也不要太忧心。”

    莫妮卡悄悄靠近海塔巴身边,纤细修长的手温柔抚过他后背,按摩两肩,海塔巴许久停驻在额头的褶皱终于散开,感受到一阵舒适。

    过了许久,海塔巴轻轻拍了下莫妮卡停在肩上的手,待她缩开站起身来,呢喃一句:“也罢,就听他的了。”

    见海塔巴这副纠结的模样,莫妮卡掩嘴偷笑,转过头的海塔巴为莫妮卡迷人的笑容着迷,轻笑道:“莫妮卡,你笑什么?”

    “我笑呀,战场上杀伐果断,叱咤瀚海城的大将军,此时却像个老母亲一般,为了儿子的事情担忧不已。”

    “他母亲走得早,他又是今日昨日才醒转,说起来我还真不曾细致与他聊过。

    唉,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家里倒似乎还缺个女主人,却不知在哪里?”

    海塔巴说着说着,将目光转向身后的莫妮卡,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那你倒是去找。”

    莫妮卡啐了一口,胜雪的肌肤泛起一丝红晕,快步迈出了屋。

    杰里柯赶到德雷府前时,才从门卫处知悉兰在晨曦初升时已启程,无奈返回。

    杰里柯嘴里叼着路边摘起的一朵野花,极目眺望远方的诺克斯托拉(诺克萨斯语:通往诺克萨斯的大门),依稀能看到城门前来回巡逻的兵士。

    “一给我哩giao giao,还以为做了富贵公子能潇洒度日,结果屁股还没坐熟就要搬家了,果然不管在哪,权势都是奥利给。”吐了衔在嘴里的野花,杰里柯漫不经心的吐槽起来。

    “老爹,我回来了。”

    站在将军府大门前,杰里柯冲着府内高声大呼,只见莫妮卡不紧不慢走出来,微微一福,笑着说道:“杰里柯少爷,家主让你回来,便去他屋里。”

    “莫妮卡,你带路吧。”

    杰里柯已做好跟随的姿态,却见莫妮卡没有动作,听她继续说道:“家主只吩咐你一人去。”

    “老爹搞什么花里胡哨,这么神秘。”

    在腹议中,杰里柯一步一步靠近了海塔巴门前,推开门便见到一道忙碌的身影在翻箱倒柜。

    “家里进贼了?来人啊!”

    还未看清屋内人的样貌,只见那人背对着自己,头发散落,衣衫有些杂乱,在翻弄箱柜,杰里柯还以为是贼偷,就要拉开嗓子喊人。

    “杰里柯,是我。”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杰里柯这才发现这“贼偷”正是自己老爹,站在原地很是尴尬。

    “我说老爹,你这是干嘛,搞得像个贼一样。”

    “这不是你要去京都了,你娘以前留下些东西,我想你应该会用得到,就是放哪了我给忘了,你先坐会。”海塔巴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解释道。

    杰里柯听父亲吩咐,坐到桌前,看着放在桌上装饰质朴却不乏精致的黑木长匣,开始打量起来。

    时间自分秒转瞬间划过,海塔巴终于停下忙碌的身影,坐到一旁,手中攥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边打开匣子边对杰里柯说:“这里面的东西。是你母亲给你准备的。”

    打开了匣子,海塔巴双手温柔抚过黑匣,闭目陷入了沉思。

    杰里柯看着父亲,并没有打断他的回忆,见他擦拭了眼角,出声道:“你看看吧。”

    盯着匣子内的东西,杰里柯心中深深震撼,自己那素未谋面的母亲竟然早早的就为自己做好准备。

    取出匣中的一根短杖,杖长三尺半,通体墨色透着冷淡的光芒。

    “这是你母亲为你准备的,本来不过是玩物,你孩童尚醒时常玩,后来你母亲改制了一番,其名‘智者权杖’,汇聚了你母亲对你的期许。”海塔巴出声解释。

    “智......杖......?”

    在杰里柯胡乱思忖时,海塔巴继续说道:“握住杖端,转半圈,内藏一把利剑,其名‘武者之刺’。”

    “武......刺......?”

    杰里柯对自己那逝去母亲的起名艺术,颇有些惊叹。

    利刃出鞘,玄铁铸就的剑身透着淡淡的寒光,剑芒如秋霜般凛冽,挥剑横空一斩,一声轻吟响彻屋中。

    “仙镝流音鸣鹤岭,宝剑分辉落蛟濑。”杰里柯抚过这把利剑,轻声吟出了这一句诗。

    “好诗好诗!”海塔巴说话之间,仍不忘从匣中取出另一样东西,一件材质有些古怪的衣裳。

    “穿上试试。”

    杰里柯点点头,穿上这件衣服,非常合身,穿在身上感到很舒适。

    “不错不错,这衣服也是你母亲所制,效果不多,主要还是材质坚韧,能有效减轻锋利兵器的杀伤力,用来防身挺不错。不过,见到巨斧攻城弩这类武器袭击,你可别傻乎乎得不躲。”

    杰里柯无奈苦笑,开始探索身上的衣服,材质确实耐撕,这后面还有个隐着的连衣帽。

    “不错,还有个帽子,怎么看着有点像前世的雨披?不对,还是这衣服帅气点。”

    咕咕咕......

    一阵不明的声响在屋中响起,父子俩大眼看小眼,终于杰里柯有些尴尬的开口了。

    “父亲,要不......?”

    “行,去练武场,我教你几招简单实用的剑招。”

    不给杰里柯任何反驳的机会,海塔巴大手一挥,将他裹挟着拉去了练武场。

    “刺!刺!刺!”

    “挥!转!刺!”

    ......

    压榨了杰里柯最后一丝气力,海塔巴这才松口,自场边走到杰里柯身旁。

    杰里柯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海塔巴随他一同躺下,父子俩一时无言。

    过了许久......

    “父亲,你说,京都是否真这般凶险?”

    “倒也没有,只是你第一次自己出远门,我有些不放心。”

    “父亲,你说,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在京都闯出一番动静来吗?”

    “不能!”

    杰里柯还待询问,却被海塔巴这果断的回答给噎住,只听他继续说道:“不过,我的儿子,必定是最棒的!”

    父子俩躺在练武场中,徜徉在和煦的阳光下,彼此皆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ps:2019年最后一天,开个小福利,看到这里的书友,说明没被我毒死哈哈,扣群771812395,零点会发个小红包,跨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