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京都传讯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红霞的余晖拂过大地,笼罩住父子俩缓行的身影。

    杰里柯扭过头,询问道:“父亲,兰似乎要去京都了?”

    “嗯,京都,是个好地方,却也不好。”

    伴随着海塔巴一声轻叹,杰里柯脑海中充满了疑惑,不解父亲缘何叹气。

    “杰里柯,如果,你也要去京都,你是否愿意去?”

    海塔巴望着身旁的儿子,静静等候答复。

    杰里柯初来这方世界,才初步了解了瀚海城的情况,心中对于京都倒并无多少向往。

    听到父亲的询问,已然发现了一丝端倪,似乎有什么不可抗力会迫使自己去京都,即使以父亲伯爵兼将军的身份也感到棘手。

    杰里柯正待开口,只见海塔巴挥挥手,大笑着说:“儿子,不管了,先回家去。”

    自己要出口的话语只得咽入喉中,看得出老爹心里有自己不明的郁结,杰里柯也有些无奈,淡淡一笑附和,随着海塔巴继续往将军府走去。

    “家主万福金安,少爷万福金安。”

    ......

    府中厨房内,莫妮卡正井然有序的备置晚餐,听到门外传来仆从的问安,停下翻炒菜蔬的锅铲,取出围裙里的方巾擦拭了双手,笑着迎出门去。

    “家主,少爷,你们回来了。”

    莫妮卡精致的容貌,配上那如一股沁人春风般的微笑,恭敬躬身,柔柔一句问候。

    杰里柯此时终于捕捉到莫妮卡望向父亲那眸中浅浅的温柔,待她转身时,报之父亲以戏谑的眼神。

    然后,杰里柯眉头微皱,揉着自己那遭受暴击的脑袋,憨憨一笑。

    “这便宜老爹,竟然还有莫妮卡这样的女子陪伴,咱做儿子的不能落后啊!”

    脑海中浮现出那精致女孩的身影,杰里柯的憨笑越发得肆无忌惮。

    “这孩子,莫不是傻了?”

    这副模样惊得海塔巴慌忙揉起杰里柯的脑袋来,生怕自己下手不注意,就把这好不容易醒转的儿子给打傻了。

    晚餐很清淡,新鲜美味的海参鲍鱼粥,精心培植的游龙菜干炒、碧玉白菜卷,莫妮卡用心准备的这一顿饭,父子俩午宴大鱼大肉后油腻的胃得到了清洗,舒心得紧。

    饭后,又被父亲拉着去散步,杰里柯感觉自己许久不曾有过这样健康的行为。

    夜已深了,经受了前世糟心的经历,来到这新世界又忙碌了一天,杰里柯躺在床上不一会便进入了睡眠。

    将军府中,寂静无声,一道身影缓步走在院中,渐渐近了杰里柯的房前。

    巡逻的守卫见到家主便要礼敬,被他拦下,指了指杰里柯的卧室,做了噤声的指示,守卫示意悄悄离开。

    海塔巴轻轻推开杰里柯的房门,见儿子躺在床上安然入睡,不时传出几声呼噜,微微一笑。

    缓缓坐到床边,瞧见被子被杰里柯蹬开,还以为自己惊动了他,僵住身子不敢乱动。

    过了会,看到儿子安详的睡相,给他盖好被子,用手压了下被角,微笑着摇摇头。

    “杰里柯,这辈子我必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如果你不愿去京都,那咱们便就不去了,天高皇帝远,咱也无惧。

    你母亲遇害,你陷入沉睡,都是因为我的疏忽,如果不是我太过自大,没想到敌手会拿你们作胁迫,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好在你醒了,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孩子,你想要怎么做,做父亲的一定全都答应,我剩余的生命因你而存在。”

    海塔巴轻声呢喃,在这夜阑人静的时候,吐露出自己深藏许久的心声,说完转身,静悄悄关上门,退出屋去。

    殊不知,背对着门躺着的杰里柯,此时一股清流自眼角满满滑落,前世不曾感受过父母亲情的他,在这一刻真正融入了这方世界。

    “京都,我去定了,为了兰,更为了父亲,也为了自己。”

    杰里柯握紧拳头,暗自下定决心,前世打小在孤儿院中长大的他,一直都深知“唯有自强,才能自立”。

    京都,是挑战,亦是机遇。

    “报!”

    晨雾飘渺,东方泛白,天刚蒙蒙亮,府外守卫便跑进来传令。

    “禀告家主,京都来人。”

    正在府中练武场挥刀操练的海塔巴听到守卫来报,将长刀扔给场边伺候的将士,取来一块白布擦拭了额头的汗水,点颔首示意自己知晓。

    缓步踏出练武场,海塔巴慢悠悠朝府外走去,快到府门前加快了步伐,匆匆跑出抱拳致歉:“京都贵客前来,本将有失远迎,贵客可不要怪罪。”

    脸上洋溢着笑容,令得传讯的来人受宠若惊,只见那人扶起海塔巴,笑着说:“尊敬的海塔巴?斯维因阁下,久闻瀚海伯爵孔武有力,威风凛凛,今日得见果真如此。

    伯爵,陛下有旨:我听闻你儿子醒了,这是好事,海塔巴,让他来京都学院学习吧。”

    达克威尔一如既往的直白,丝毫没有拐弯抹角,海塔巴站在原地沉默不语,既不答复也不离开。

    来人等待了许久,皱起眉头有些不喜,却不好发作,终于出声提醒:“伯爵?”

    “小子接旨。”

    从海塔巴身后走出一位翩翩少年,恭敬接过来人手中旨意,还塞过一个袋子给来人。

    来人掂量了手中的袋子,喜笑颜开,恭维道:“伯爵之子果然有乃父之风,真是一表人才。”

    “乃父之风?我这小身板。”

    杰里柯瞟了一眼父亲,再看了看自己,心中腹议不已,微笑回应:“岂敢岂敢,贵客不辞辛劳奔袭千里而来,进来坐坐歇息一番?”

    前世跟着前女友看多了清宫剧,这些场面话,杰里柯还是应付的来的。

    来人传完令,又收了银两,哪里还愿意多待,应付道:“陛下还等着这里的消息,小的就不麻烦了。”

    送别了京都来人,府中大堂内,海塔巴高坐正中,面色凝重。

    看着父亲这副担忧的模样,杰里柯心里暖意扬起,微笑着对他说:“父亲,不必担忧,我可以的。”

    杰里柯重重点头,令得海塔巴沉重的心神也放松了些。

    只见海塔巴缓缓开口:“杰里柯,京都之行,陛下是将你当做人质,来警醒我这样的在外将领。只是我当初在京中得罪的人有些多,只怕在学院中他们会派出子侄针对你。”

    “父亲,还请放宽心,儿子也不愿这般如凡人,不朽学院是帝国最高学府,能够从中学到一些,我也能够自保,虽说有挑战,但也是机遇,我倒想去闯闯看,还望父亲恩准。”

    杰里柯坐在一旁,细致的将京都行的利弊分析给海塔巴,见儿子这般郑重,海塔巴最终还是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