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拜访德雷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青石铺就的街道,宽阔敞亮,一眼望不到头,粗犷简朴的石头建筑汇聚在这方边城,颇有些豪迈壮阔。

    沿街开着些门店,酒楼饭馆,药店菜铺。稀疏的行人走在街道上,纷纷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忽见得海塔巴携着一位年轻人出现,面带敬畏的目光低下头不敢多看。

    不远处一队身着墨色铠甲,手持丈六长戟的军士在城中巡逻,见到将军的身影,拱手礼敬道:“将军。”

    再将目光转向海塔巴身旁的杰里柯,恭敬道:“少爷安康,此乃我瀚海城一大幸事。”

    杰里柯这才知道,自己醒转的消息此刻已然传遍全城,第一次被人这般尊敬,心中颇有些紧张,面上却沉着冷静,微微颔首,带着亲近的语气答复道:“将士们不辞辛劳仔细巡逻,全城百姓的安危皆在尔等守护下,辛苦了。”

    海塔巴闻言颇有些惊讶,不曾想过自己这孩子竟有这番言论,很是满意,微微点头,示意诸军士不必理会自己,且自去巡逻。

    待海塔巴与杰里柯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这街上才开始热闹起来,人们纷纷议论。

    “你看,将军边上的那少年,便是那沉睡多年的将军之子,一表人才,气度颇是不凡。”

    “是啊,瀚海城自将军来后,低邦再不敢来犯,将军之子醒转,此为大幸瀚海城的光辉必将更甚。”

    ......

    言谈中既有庆幸,亦有担忧。

    “只是不知这少主究竟如何。”

    “我观少主身躯瘦弱,似不曾习武,与大将军有些不像。”

    “是啊,将来若是少主接替,只怕是......”

    ......

    远去的海塔巴父子当然不知这瀚海民众的议论,此刻两人正站在一座府门前,威风凛凛的石狮蹲在两旁,高昂狮首,正瞪着此刻前来的两人。

    杰里柯抬眼望去,门上一道金光浮动的门匾,上书“安国侯爵府”,与自家伯爵府比起来,显得气势非凡。

    门前守卫自然知道来人的身份,在两人到来时已匆匆上前,恭敬问候道:“将军稍等片刻,我这便去禀告家主。”

    府院甚深,守卫禀告还需一些时候,趁着等候的时机,海塔巴与杰里柯聊起这府院主人的生平。

    德雷家,在诺克萨斯城邦时代已是富庶之家,在达克威尔为立国做准备时,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家财,博得了皇帝的信任。

    在诺克萨斯立国后,获封侯爵爵位,只是在海塔巴谏言后,德雷家家主加诺?德雷作出了一个令不朽城堡诸权贵都颇为不解的决定。

    彼时身为帝国财政部核心官员的加诺?德雷,在会议上向陛下请求告老辞官,陛下应允。

    辞官后的加诺?德雷并未返回封地,而是来了海塔巴的封地——瀚海城,在这里定居下来。一时间,这处边境小城,竟多了两位帝国权贵。

    海塔巴:“你这老小子,倒是看得开,没了京中的权势,你可别怪我。”

    加诺?德雷:“哈哈哈,不怪不怪,海塔巴,我老了,该享享清福了。”

    海塔巴:“当初你我随陛下一同征战,我管理军队,你负责军队的后勤,配合倒也默契,军旗至处,所向披靡。”

    加诺:“是啊,你我还被称作什么‘军中双骄’来着,颇有些令人怀念啊。”

    海塔巴:“今后,你我又在一起了啊!”

    加诺:“是啊,城主多关照!”

    这是海塔巴与加诺?德雷两人初到瀚海城的对话。

    杰里柯静静听着海塔巴叙述,这才明白德雷家主与自己父亲曾是战友,甚至因为自家老爹被陛下赶出京都,还自己请辞追来瀚海城。

    “哈哈哈,海塔巴,我的海牛汤可是送来了?老头子我念了许久了!”

    正听父亲讲的杰里柯寻声望去,府内走出一个身着华丽服饰,挺着个大肚子,大笑着迎面走来的老头。

    这老头,便是德雷家家主,加诺?德雷。

    杰里柯见这老头一副富家翁的装束,样貌颇为和蔼,似乎很好相处的模样。

    “杰里柯,还不拜见德雷家主?”

    见父亲海塔巴出声提醒,杰里柯从思索中回转,正待拱手揖礼,却被德雷老头上前拉住,只见他看着自己,目光自上而下看遍全身,一副打量的样子。

    “这老头,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被人盯着许久,杰里柯感到浑身不舒适,满怀恶意揣测对面的老头。

    德雷老头指了指杰里柯,问向海塔巴:“这便是杰里柯吧?”

    海塔巴颔首示意,等着这老头下一步动作。

    “不错不错,就是瘦了些,身子骨弱了些。”德雷老头拍了杰里柯肩膀,杰里柯还以为这是这世界的习俗,自己初醒时父亲便是拍肩,便不敢后退。

    抗下这一拍,肩膀感到些许疼痛,杰里柯也只能在心中腹议,仍带着微笑望着加诺?德雷。

    “哈哈,也无妨,身子弱可以练,长得但是清秀,卖相很好,不像你这般模样。”德雷老头对杰里柯身旁的海塔巴吐槽了一下。

    杰里柯听了德雷老头这番话,更加怀疑这老头居心不良了。

    “这孩子,像他母亲。”海塔巴闻言看了杰里柯一眼,陷入回忆中,久久不曾转身。

    德雷老头也感受到海塔巴的变化,打断道:“来来来,快进府。”

    “失态了失态了,儿子,咱进屋去,这侯爵府可是华丽的紧。”

    被老头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海塔巴将手中食盒递给老头身后的侍从,携着杰里柯跟随德雷老头一同进了府去。

    “杰里柯,上次见你还是孩童时,醒转回来这是好事,今后还有大把时光可以享受,不像我这老头子,可没多少年了啊!”德雷老头走在前头,背着头兀自说着。

    似是想到什么,德雷老头提醒了一句:“对了,这些年兰儿可是时常提起你来。”

    “兰儿这丫头,还没去京都吗?”海塔巴出声询问。

    “说来也好笑,本来都已经备好要出城了,听到你家这小子醒了,这丫头又跑回。说是什么掉了样东西,必须回来找找。”德雷老头摇着头苦笑道。

    “兰儿,这又是谁?”

    此时的杰里柯早已不是先前那位,对于自家老爹与德雷老头口中的人物还没有什么印象,忙在脑海中搜寻关于“兰儿”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