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我死了?
作者:乌龙烤奶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大家好,我是郝仁,一个半只脚踏入社会的大四实习生。呃~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个什么状态?”

    一道虚化的身影飘浮在空中,郝仁望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泛起一丝苦笑。

    将目光投向地上,这是一处偏僻的街巷,平时罕有人至,此时却围满了人群。一群人指着围在当中的某道身影,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那地上躺着的,正是郝仁自己。

    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面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仍握着一瓶马栏山二锅头,在其身旁还散落着八九个空酒瓶。

    郝仁:“我这是,死了?”

    一身警服的中年警察叔叔站在郝仁身旁,望了眼地上已然冰凉的躯体,轻声叹息:“现在的年轻人啊,太可惜了。”

    警察走上前去,在尸体周遭划了白线,有几个同事在一旁疏散人群,只见他翻看郝仁的躯体,嘴里还说些什么。

    “死者面部与后背皆有明显淤青,身上还有打斗残留的痕迹,但这些不足以致死。”

    这位警察脱了白手套,望着散落一地的酒瓶,右手抚过下巴,陷入了沉思。

    “既然不是殴打致死,莫不是饮酒过量?”

    俯下身捡起一个空酒瓶,看了下标签,“42度,接连喝了八九瓶,这是想不死都难啊!”

    “初步估计,死者应该是饮酒过量致死,基本属于自杀,具体情况还得等法医检测结果。小王,先把人群疏散,等救护车来把死者拉去太平间。”

    站在一旁拿着笔记本记录的年轻警察闻言,忙跑去招呼同事疏散人群。

    飘浮在空中的郝仁,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警察抬走,眼中尽是平静,就像那地上躺着的只不过是陌生人一般。

    “呵,甄美丽,李江阳,算你们狠!”

    郝仁本来是在一处小公司实习,有一个好看的女朋友,便是甄美丽。

    对于自己的女友,郝仁也非常疼爱,每个月不过三千的工资有一半给了女友,还有一千回馈给孤儿院,自己仅靠着剩下的五百过着拮据的生活,天天吃土度日。

    这周郝仁天天夜班才多得了一天假期,想着给异地的女友一个惊喜,早早买好票,来到女友所在的大学门前。

    只是,当看到女友身着盛装,被一个西装男子从一辆阿斯顿马丁中接出,长得还俊美不凡,郝仁的双眸中燃起了怒火。

    郝仁直接冲上前来质问甄美丽,吼道:“为什么?”

    “郝仁,我们去那边,你听我说。”

    甄美丽被突然出现的郝仁吓到,下一刻反应过来便想要拉着郝仁去角落,不想自己苦苦打造的形象在身旁的贵公子面前崩塌。

    “为什么?”

    “郝仁,你是个好人,只是我们不适合。”

    “甄美丽,老子天天加班赚钱养你,结果你却花着老子的钱去钓凯子!”

    浑然不管甄美丽的请求,郝仁甩开她拉着自己的右手,将她推倒在地,狠狠恨道:“滚开,老子嫌你脏!”

    此时周围已然多了些人,本来在一旁看戏的李江阳见人越来越多,面色颇有些不虞。

    李江阳走上前来扶起甄美丽,见她并无大碍,从兜中取出一张银行卡甩在郝仁脸上,漫不经心的说道:“穷酸,拿着钱,滚!”

    “呸!”

    郝仁一口唾沫吐在李江阳帅气的面庞上,转身离开,落寞的身影不带走一片云彩。

    取出胸口的方巾,擦拭了面庞的唾沫,李江阳眼角闪过一丝阴郁。

    再转身时,面上洋溢起和煦的笑容,令得甄美丽如沐春风,温和的声音传入耳旁:“丽丽,我送你回寝室吧。”

    李江阳伸手将甄美丽涌入怀中,两人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进入了校园。

    当李江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校门口前,钻入车中,面色不再温和,眉间一抹深深的阴郁。

    “龙哥,帮我揍个人......”李江阳拨通了电话,与那头吩咐道。

    原本怀着喜悦来到这里的郝仁,此时目光呆滞,失魂落魄,颇为心灰意冷。

    一想到相识两年半的女友,平时甜言蜜语,暗地里竟背着自己与其他男人勾搭,郝仁心中便去刀割般痛。

    浑浑噩噩走进一家商店,取了八九瓶酒提着走了出来,孤零零一个人走在偏僻的街巷中,痛饮着酒,哼起落寞的情歌。

    “情歌怎么越唱越多,因为,失恋的人太多,爱情太过脆弱......”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

    ......

    “大哥,就是这小子吗?”

    “按李少的描述应该就是了,兄弟们,给我上去打。”王龙打量着不远处的郝仁,招呼身旁几个小弟迎上去,对着郝仁便是一顿胖揍。

    “你,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打我?”迷迷糊糊间,郝仁晃晃悠悠挺着身子,指着眼前几人,只是目光有些涣散,兴许是多饮了些酒,已有些醉了。

    “哟,年纪轻轻原来是个酒鬼,小子,告诉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顿打你还就得扛着。”

    王龙不屑地看着眼前这青年男子,摆摆手,示意弟兄们继续。

    直待打的郝仁起不来身,一个小弟迎上去,谄媚的询问道:“大哥你看,打的是不是差不多了,再打怕是要出人命了。”

    王龙闻言点点头,一行人不再理会躺在地上抱头不语的郝仁,离开了现场。

    半醉的郝仁只感觉浑身阵阵疼痛,想要挣扎起来,却无法支撑起身子,躺在地上举起酒瓶,狠狠灌入腹中。

    “我是真的没用,废物啊!”

    “打的好啊,哈哈哈,喝,继续喝!”

    一口接着一口,似乎唯有饮酒,才能够短暂消除身上与心中的苦痛。

    “若是一醉不起,那该有多好啊!”已然醉倒的郝仁心中这般想。

    是以,梦想成真,此时仍飘浮在半空中的郝仁,回想起昨夜的经历,止不住苦笑。

    “呵,郝仁啊郝仁,你这是有多傻,为了这么个女人,是多不值得。”

    只是事已至此,再后悔已是无用。

    “死了,难道不是一了百了,一切都停止的吗?我现在这副模样,又是个什么状态?”

    郝仁的目光循着远方久久凝望,双眸中充满了迷茫。

    “接下来,我,又会去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