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15章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作者:一颗小白菜啊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经过一整夜的艰苦奋战,陶燃的流心蛋包饭教学成功冲到了视讯天下华夏板块第二的位置,全球排行榜的第六位。

    这一夜,有人欢喜,有人愁,喜的自然是做流心蛋包饭成功了,愁的那当然是翻车了,毕竟华夏网友休息的那会儿,欧美网友们的高强度整活才刚刚开始。

    陶燃的英语和法语教学视频可帮了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欧美网友们大忙,他在视频里反复强调了易贼(easy)和森破(simple)这两个单词,这不是明说了有手就行嘛。

    视频转到欧美区的一个小时后,欧美的up们发现他们穿越到了昨天,再一次回忆起了被鸡蛋支配着的恐惧,以及被网友们指指点点的屈辱。

    他们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根本不会用筷子。

    那噩梦一般的场景,仿佛求偶失败的公狒狒拿着两根火柴棍在上演绝地武士大战母鸡蛋。

    清晨,美利坚up主汤姆李的一则视频,再次把流心蛋包饭的热度推向了高峰。

    没错,他投稿在了华夏板块。

    “各位华夏的朋友们,你们好!

    我是来自美利坚的汤姆李,在刚刚过去的8个小时里,我遭受到了人生当中最大的打击,你们可以看一下当时的场景。”

    画面迅速的切换,一个系着围裙的年轻男子拿着平底锅在厨房里跳大神,那正是汤姆李。

    对,他就是在跳大神,或者再加上一些普通的老年迪斯科,又或者一点点大妈的销魂广场舞。

    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你快显灵;天灵灵,地灵灵,王母娘娘你快显灵!母鸡蛋之神,让我成功吧!”

    没错,他念得还是华夏语,而旁边有一个字幕记数:第五次失败。

    华夏区的网友们已经笑疯了,连带着弹幕都变得欢快了起来。

    “瞧,又是一个被流心蛋逼疯的!”

    “昨天那些要倒立拉屎,倒立洗头的人呢?”

    “你看他用筷子的样子,居然是握住两根筷子不停旋转,这是在画沙嘛?”

    “那是在搅屎吧,你没看鸡蛋都被他搅烂了。”

    “楼上的形容很贴切,可我还没吃早饭,现在看了这视频有些想吐。”

    第六次……第十次……第十八次……第二十五次……

    汤姆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报出了经典的国骂。

    这时候,弹幕的风向已经变了,开始变得同情了起来。

    接下去的画面,更出乎网友们的预料。

    汤姆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三根大葱,像是上香一样的把他们给点了起来,然后对着平底锅行三拜九叩的大礼。

    “这,这是疯了吧?”

    “他把平底锅当成灶王爷给供上了吗?”

    “这样做,真的有用吗?”

    画面直接跳到了第三十六次,汤姆李也被流心蛋给虐哭了,边上是美利坚网友们的评论,翻译过来大多也是嘲讽和冷言冷语。

    画面转回到了汤姆李身上,他用一口塑料的华夏语道:“各位华夏地区的朋友们,你们看见了,这就是过去八个小时发生的事情。

    起因就是那个一直说着森破和易贼的男人。

    他在视频里说了超过三十次的森破和易贼,还有快客利(快)。

    可我想说的是,这真的一点都不森破和易贼,甚至都不fun!(有趣)

    我已经买好了去魔都的机票,准备替美利坚的朋友们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位森破和易贼的先生。

    当然,那是开玩笑的,我想去现场找那位流心蛋包饭之神拜师求教。”

    弹幕满屏的“欢迎!”,不过汤姆李要找的师父,现在还在厨房里做苦力呢。

    蔡博文的diss陶燃早上看到了,那些砖家叫兽的评论他也看到了,不过看到了也没什么意义。

    厨师,最终还是要用菜品说话的。

    任那些砖家叫兽叫破天也没用,如果口水能够帮忙做菜的话,这些砖家叫兽早就已经是厨神了。

    不对,是超神了。

    陶燃这次要做的菜品相当的复杂,至少需要筹备六十个小时,还需要一大堆特殊的模具和昂贵的食材,而蔡博文的diss,正好让他再耍上一些小花招,彻底堵住那群人的嘴。

    不要小看了小花招,很多非常经典非常厉害的菜品,靠得就是突破于传统之上的小花招,但是请记住,任何菜品的创新和小花招,都依托于传统的基础。

    没有这样的基础,那只是空中楼阁或者说昙花一现。

    ………………

    燕京的一处别墅内,江佑佑正在看陶燃的视频,作为一个当红偶像歌手,了解当下的热点是她必须要做的。

    昨天网友们@她的时候,她已经睡了,早上醒来才看到。

    一看就停不下来,尤其是结尾的那段铃声,她反复听了十来遍。

    这段曲子,她曾经听过,她也知道唱歌的那个人是谁。

    而现在,她要去找那个人。

    不光是因为这首歌,还有别的事情。

    ……

    穿过狭窄的走廊,来到了一间特别的舞蹈室。

    那是一处戏台,还没进去就听到了一小段思凡。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

    “噔噔!”

    江佑佑轻声敲了敲开着的门,台上那人掐着个兰花指问道:“哟,这不是我的好妹妹么,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江佑佑对台上人的调侃习以为常,走上前掏出手机放起了那段铃声和陶燃的视频,“台下人走过……”

    台上人见了,依旧掐着兰花指道:“哎呀,想不到厨子,还真是个厨子啊,长得还这般的俊俏……”

    江佑佑的脸上有些绷不住,语气也有些急:“那你的老相好,知不知道你是个戏子?”

    台上人笑了:“傻丫头,说什么风凉话呢?我们只是纯洁的网友,怎么就变成你说的老相好了?”

    “你还说你们两个没一腿,那为什么他写的歌你就要唱,还被他拿来做铃声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开了几万的价格,悬赏你的身份和你俩的关系。

    你……你要是有啥想不开的,可以和我说啊。

    你现在这幅样子,我怎么去见地底下的爹娘呀……”

    说着说着,江佑佑的眼泪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