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13章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作者:一颗小白菜啊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陶燃的教学让观众们产生了一种有手就行的错觉,似乎就和他说的那样,流心蛋包饭确实简单易学。

    手:我不行,我真不行,你别试,试了你也别怪我。

    弹幕大神们却不这么认为,满屏的豪言壮语。

    “就这么简单啊,我还以为有多难呢。”

    “确实简单易学,我感觉我最多三次就能成功了。”

    “楼上的你还要三次,我一次就过了!不过倒立洗头!”

    从这一条开始,各种的弹幕flag就开始了,喜闻乐见的网友整活环节。

    教学视频是满满的干货,最后还很贴心的为大家指引了店铺。

    所有的特殊模具和锅,还有特制的五常大米,以及两种特调酱油,都可以在一个叫做桃花源的网店上买到。

    还特地的加上了一条字幕:全网独家,非推广。

    朱富贵看着这条字幕,内心有些许的猜测:这桃花源网店莫不就是陶燃的产业,他的教学视频这么详细,肯定有靠着视频来促进桃花源产品销量的打算,所以不管接下去菊下家家酒的传奇流心蛋包饭卖得怎么样,陶燃他都是稳赚不赔的。

    萌小喵在一旁闷闷不乐:“为什么还要等三天啊!现在还不给预售,要到23号才公布,我现在就想去吃啊!”

    许初晴:“那你跟富贵哥说去,看他会不会带你去。”

    朱富贵下意识的如坐针毡,这是她在测试我?

    “现在不能去打扰他啊,视频里不是说了嘛,要制作60个小时,而且只供100位,肯定有着许多限制。”

    教科书式的回答,谁也不得罪。

    许初晴:“那下次等他不忙了,你带小喵一起去?”

    朱富贵疯狂摇头:“我下面可能没时间,大四了事情多,还是你带她去吧。”

    许初晴极为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算你过关了。

    萌小喵的心思压根就没在两人的对话上,因为她已经被视频中的画面给吸引了。

    画面中,从夜幕降临到阳光明媚的午后,从狭窄的门面到花木繁茂的园林,幽径清溪,石桥小筑,最终定格在了水榭楼台。

    许初晴穿着一套水墨风的渐变旗袍向着画面缓缓走来,伴随着轻快的音乐跳起了当下最流行的宅舞——芳草林间。

    那腰身,那长腿,那手臂,那脸蛋儿,无论如何都挑不出一点点的毛病。

    随着节奏和音乐翩翩起舞,把她173的身高优势完美的发挥了出来,萌小喵有些羡慕,她只有165的身高。

    虽然有些地方发育的格外良好,但是她穿起旗袍来确实没有那些个子高,体态更匀称的女生好看。

    不光她觉得好看,弹幕中也是如此。

    “awsl!”

    “老婆,你真好看!”

    “楼上的拔剑吧!”

    “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许初晴刚刚跳完,画面就转到了观众老爷们喜闻乐见的试吃环节,不过这次先登场的是特约嘉宾朱富贵,才试了一口就发出了哼唧哼唧的猪叫声。

    “猪叫警告!”

    “我就知道,他只要好吃就会发出那种哼唧哼唧的声音。”

    画面一闪而过,就转到了许初晴的闭目养神环节。

    “出现了,盲人吃播!”

    “她闭着眼睛的时候,也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也好想吃啊!”

    紧接着画面飞速的快进,只见许初晴一大口一大口的舀着,那仿佛是三五年没见过肉的模样可把弹幕给馋坏了,直到她因为吃得太快捂着肚子撑住。

    “画面引起极度舒适。”

    “这就是她在晚上发试吃视频的报应。”

    “哈哈哈,笑得我水都喷出来了……”

    “因为吃得太快而撑住的,她是第一个。”

    温柔的手掌递来了一份特调的饮品,许初晴喝了几口,明显是好多了。

    任谁都知道那是陶燃的手,不仅让人觉得暖,屏幕外的少女和少男们或多或少有一些羡慕,或者说恰柠檬了。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1”

    “+2”

    ……

    “为什么叫耳光流心蛋包饭啊?”

    “你打他一耳光就知道了。”

    画面中的许初晴仿佛被这一句话所支配,一巴掌拍了过去,论及出手速度,想来各位观众的老妈们也比不上她。

    “啪!”

    一声脆响和手掌出现在了朱富贵的脸上,可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抱着盘子继续扒拉着吃。

    随着许初晴道歉和揉脸,弹幕再一次酸了起来,一些有奇怪倾向的网友们恨不得取而代之。

    “我们常说‘打着耳光不肯放’,这份饭是真的让我被打了耳光也不肯放。”

    朱富贵的肺腑之言着实让网友们深刻理解了这句老话的真正含义。

    “原来打着耳光不肯放,是因为东西太好吃了。”

    “真实啊!太真实了!”

    “应该说真香才对!”

    “完了,他这么一说我更饿了!难受!”

    “楼上的,忘记前面的的视频说了嘛?

    当你无法拥有的时候就去多看几遍,那样方便你记住它。”

    “nmsl!”

    ……

    试吃环节在弹幕的欢声笑语中走到了尾声,最后是一段独特的花絮。

    陶燃正在录制流心蛋的教学视频,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

    惊艳到不能再惊艳的戏腔,震惊了所有正在看这则视频的网友们,弹幕一时间鸦雀无声,等到歌声褪去后才缓缓的出现。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我的妈啊!这是哪个神仙姐姐唱的啊?”

    “不止你一个,这歌曲简直,简直。反正就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在线求歌名!”

    “+1,求大神解答。”

    可弹幕还没有火热几秒钟,那一段真正要命的梅腔和哭头来了。

    “你方唱罢,我登场。

    莫嘲风月戏,莫笑人荒唐。

    也曾问青黄,也曾铿锵唱兴亡……”

    所有人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能把一个人逼到不疯魔不成活的程度,但如果非要用一个画面来描述。

    那是一个妙龄少女穿上凤冠霞帔后,从数十丈高的城楼上一跃而下的情景,她把一生之中最美好的瞬间,永远定格在了生命的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