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10章 简单易学的流心蛋包饭
作者:一颗小白菜啊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许初晴和朱富贵离开菊下家家酒的时候,夜色才渐渐浓郁起来。

    陶燃刚接完电话,就告诉两人菊下家家酒三天之后试营业,他要立刻把视频给剪出来,用作宣传。

    许初晴和朱富贵帮忙制作花絮,陶燃负责教学和正片,三人一起联名发布。

    这是视讯天下的一种模式,允许多个up主合作,然后联名上传。

    因为视频要的很急,也涉及到菊下家家酒的开业,两人马不停蹄的离开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他们仍然沉浸在那惊艳到极致的戏腔歌声中无法自拔。

    许初晴坐在车上用手机查了很久,出声道:“那是一首未发布的原创歌曲,没有任何的资料。”

    朱富贵喃喃自语:“难怪他不近女色,看样子芋艿那篇文章说得有些道理,能唱出这样歌声的女孩子,想来也是漂亮的吧。”

    许初晴却不那么认为,芋艿的那篇文章她也看了,起初她也以为陶燃是受过什么情伤,可现在她有了别的答案。

    因为她也学过戏曲,甚至能够分辨出戏腔音色上的细微差别,但那个不能明讲。

    于是她饶有兴致的问道:“一年前,在我们遇见的那家小餐馆里,你想都没想就替我买单,是不是也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朱富贵连忙回答:“不,不是的,在排队的时候我看见了……”

    许初晴:“看见什么了?”

    朱富贵:“你穿着汉服爬到静安公园的那棵树上,替小女孩把卡在树上的气球拿下来。

    为此还划破了你的衣袖,可你一点不生气,笑呵呵的把气球交到了小女孩的手里。

    我觉得能请一个善良又大度的女孩子吃饭,是我的荣幸。”

    许初晴:“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那件汉服买来花了我好几千呢!

    结果穿了一次就破了,害得我心疼了好久!

    喂,胖子。

    以后拍外景,你陪我去吧。

    这样万一遇见这种情况,我就不用自己去爬树了。”

    “好!”朱富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他不傻,一个对待儿童善良的女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太坏,更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

    朱富贵觉得自己的工具人生涯,也是一种独特的曲线救国。

    许初晴拍外景,从来都是一位专用的女摄影师,男性摄影师压根就不接触,就连今天的拍摄,也是看在朱富贵带她去菊下家家酒的面子上才破例的。

    刚才那段话之后,标志着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当然距离达到男女朋友的那种程度,还远着呢。

    “胖子,你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去陶燃那边知道吗?和我一起去也行,或者带个别的男生一起去都可以。”

    朱富贵不明所以,许初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担心陶燃把自己给掰弯了,都同窗三年了,怎么可能说弯就弯呢?

    就当是许初晴吃飞醋吧,他答应了。

    小车行驶在拥堵的街道上,缓缓驶向了许初晴的小窝。

    华灯初上,陶燃站在自家小筑的屋顶上迎着风,伴着身旁菊花的清香,看着外滩人来人往的浮华,点燃了今生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烟。

    烟雾萦绕,似花如梦,回首往事皆虚妄,笑问苍天我是谁。

    “跌宕半生,浑浑噩噩,不知朱楼宴宾客,但见楼塌放悲声。

    重活一世,勤勤恳恳,愿玉殿莺啼,水榭花开,再无冰消。”

    ………………

    晚上九点整,一则视频投稿空降视讯天下魔都板块,分别投稿了生活区、美食区、唱跳区,仿佛坐火箭一样飙升到了魔都板块视频榜第一的位置。

    视频合集:简单易学的流心蛋包饭

    联名up主:、、

    “女神又整活啦?”

    “这更新强度,高产赛母猪哇!”

    “快去请芋艿娘娘来,她的男神出现了!”

    “一个是女神,一个是胖子,陶燃就是那个做菜很帅的小哥哥吗?”

    “陶燃是小哥哥的真名嘛?”

    “那些做流心蛋的up们还没断气吧?快去把他们抬上来。”

    “救星来了!救星来了!”

    这一次的视频总共有三部,p1是陶燃的演示视频,p2是陶燃的教学视频,p3是许初晴和朱富贵的试吃环节。

    p1和p2发上来之前,甚至朱富贵和许初晴也没有看过,他们现在也和广大网友一样,才刚刚点开。

    片头极为特别,密集的鼓声中,漆黑的画面出现了两行字。

    佛曰:旗未动,风也未吹,是人的心动。

    今天,你心动了吗?

    紧接着,是四个大字——陶燃作品。

    鼓声越来越密集,随之而来的是孤寂的洞箫声。

    恍然中,观众老爷们仿佛见到了大漠上冉冉升起的孤烟和苍茫无际的黄沙。

    音乐戛然而止,一身唐装的陶燃端坐在室外的太师椅上,身旁是菊花和香茗作伴。

    他手持折扇,随意的开合一摇,静品了一口香茗,对着镜头轻声道:“大家好,我是陶燃。今天我来给大家演示流心蛋包饭的做法,很简单,很易学,请欣赏。”

    画面一闪而逝,悠扬的音乐声再度响起,有琵琶声,有洞箫声,音乐声震撼人心,让人陶醉和沉迷,甚至让他们连弹幕都发不出来。

    画面再度出现,是在菊下家家酒的厨房中,陶燃的面前放着一块黑布和一把中餐最常见的片刀,桌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两排准备好的食材。

    “这是要干嘛?”

    “切菜吗?”

    不只一个人这样问,弹幕似乎也开始活跃起来了。

    “既然是最简单的切菜,那么我觉得我上我也行。”

    “肯定是切菜啦,不然他放这些干什么,就是不知道那块黑布是干嘛的。”

    “咦!边上还有一个画面。”

    在主画面的旁边,出现了一个小画面,播放的是检测黑布透光性的。

    这黑布难道是拿来蒙眼的,他这是要表演盲切?

    画面中出现了一行字:专业技术,请勿模仿。

    真的是盲切,说好的简单易学呢?

    你这个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