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可疑的东家
作者:两只野猫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你直接让管财务的把工钱结给我就行了,为什么要去船上?”

    顾青山问道,心里却是万分警惕,从他今天到了这里后一切都变得不对劲。

    先不说其他中年工人一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光是这几个管事的一直催着他去船上就足够说明事情已经不对劲了。

    “我们东家让你去船上谈谈。”一位管事的男子不怀好意地说道。

    “谈?结了工钱我就走了,有什么好谈的。”顾青山警惕说道,一只脚悄悄地向后退去。

    一有问题就跑,拿不到钱总不至于再丢了命吧?

    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被这几个管事看在了眼里。

    “你别怕,你在我们这干了这么久我们还能赖你工钱不成?你把我们东家当成什么人了?说掏心窝子的话,我们东家平时对你们两小夫妻怎么样?快去吧,别让东家等急了。”

    众管事尽量微笑着,只是这笑容却颇有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顾青山细想,这话不无道理。平时东家及一众管事的确待他不薄,或许东家只是看他能干想把他留下来?

    再加上那天杀了人,如果再拿不到足够的银两作盘缠,他和苏清凝也迟早会因为报复而死在这姑苏。

    “这才对嘛!”管事们看着向船上的甲板走去的顾青山,兴奋地道。

    顾青山虽然踏上了甲板,不过一言一行仍是小心谨慎。

    如果东家肯把钱结给他自然是最好,若不肯他也没有法子,谁叫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呢?不过看这架势,想必工钱是拿不回来了,不过一想到苏清凝仍在那破漏的不像家的家里等着他,他便决定要搏一把。

    “这就是这一趟的羊?”一个胡子发白的中年男子品着一盏茶问坐在一旁的另一名稍显年轻的中年人。

    “没错,他年轻能干,想必东瀛人这次会给我们开个好价钱。”

    年轻一点的中年人得意地笑道。

    “摸过底了吗?”白胡子男子谨慎地看着向他俩走来的顾青山。

    “还摸什么底?家住贫民窑,家里一个瞎眼的妹妹还有一条狗,天天上工他都带着,还有什么底可以摸?”中年人笑了,咧开一嘴的金牙。

    “管老鬼啊管老鬼,你干这行还真有一套。”白胡子男子也笑了。

    “哪里哪里,码头这一块,谁能比得上你祁泽富祁东家啊?”

    两人相视大笑,此时顾青山也已经走近两人。

    “小伙子你来了。”中年人刚才的贪婪满面马上变为了笑容春生。

    顾青山看着中年人那慈善的笑,稍微打消了一点心中的疑虑,问道:“东家,您找我什么事?”

    “哪有什么事……对了,这位是祁东家。”

    “祁东家好。”

    “你好。阿管刚才还和我说你这小伙子很有干劲,我还不信来着,现在看来的确是这么一回事。”白胡子中年笑着夸赞道。

    顾青山礼貌一笑。

    白胡子中年心下疑虑,这哪像管老鬼说的贫民窑出来的人啊,行头整的干干净净,举止得当不失礼节,走在路上他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呢。

    “那东家,你看我的工钱……”顾青山话虽只讲了一半,可是话里的意思已经相当明确了。

    “哎呀,这个工钱嘛……”

    管东家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正准备讲一个刁难顾青山的理由时,却被白胡子中年抢了话:“这工钱嘛自然要结给你了,付出劳动得到回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谢谢祁东家!”顾青山激动地感谢道,在姑苏待了这么久,看来终于可以回到长安了。

    管东家却是一脸愕然地看着白胡子中年,都要宰了他了为什么还讲好话给他点期望?

    “小伙子,拿了钱想带你妹妹去哪里玩呀?”

    白胡子中年问道,眼中闪过一道狡黠地光。

    “家妹自小眼疾,我想带她去长安治病。”顾青山随口造了个谎出来。

    “小小年纪却能为妹妹着想,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哥哥啊,若我那两个不成器的逆子也能像你这般懂事就好了。”白胡子毫不吝啬的夸扬。

    “您过誉了。”

    白胡子中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哎,我那两个没用的儿子啊!长这么大了还要我来整天操心……不像你,才十五六岁就不需要爹娘来照顾了,哎,对了小伙子,你爹娘呢?怎么没见和你一起来?”

    问得恰到好处,问得天衣无缝。

    不过顾青山这整整四十六年也不是白活的,自然知道这白胡子中年想要套他的话,那颗放下的心再次提了上来,他谨慎地回答道:“双亲已逝。”

    “哎呀,你看我这嘴真是的。小兄弟你别往心里去啊!”白胡子中年自责地说道,“小伙子”的称呼也暗暗改成了“小兄弟”。

    “没关系的。”

    “小兄弟你说要去长安治病,想必……那里一定有位高权贵的亲戚可以搭手吧?”白胡子中年品了一口茶,底已经摸得差不多了,看来这傻小子的确没势力没背景,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跟他浪费时间。

    噔噔噔!

    顾青山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知道了,这两人根本就没想过给他结工钱,现在问的都是在摸他的底,怕是还另有所图。

    这个问题他应该怎么回答才可以转危为安……

    顾青山偷偷将目光看向白胡子中年,正巧此时白胡子中年也刚好放下茶盏看向顾青山。

    四目相对。

    顾青山刚想说“确有亲戚”,却突然撞见了白胡子中年的目光,眼珠子便是咕噜一转,说道:“您真是说笑了。”

    您真是说笑了?

    白胡子中年一怔,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细细揣摩这句话,明面上的意思应该是在否认,不管仔细想想却是比较中肯的一句话,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他刚才看到我的眼睛后迟疑了,难道说了谎?

    白胡子中年心道,嘴上说道:“小兄弟你谈吐不凡,我看呐,是哪个世家子弟来我这等穷乡僻壤历练的呢!”

    “姑苏人杰地灵,可谓人间佳境,若这等仙境般的地方都是穷乡僻壤的话,那我长安……哎呀,失言失言。”顾青山假装说漏了嘴,一脸的歉意。

    可白胡子中年却牢牢地抓住了中心。

    “管兄,我突然想到家中还有急事,今日便不作奉陪了。还有这位小兄弟,今日有幸与你相识,日后若有困难可来钱塘报我祁泽富的大名,我定当竭力相助!”

    “一定一定。”顾青山赶紧道,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那祁兄一路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