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神秘老头
作者:两只野猫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三姐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没事。”

    付轻瑶微微笑道,似乎想告诉付琼瑶她是真的没事。

    “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你生气了?”

    付琼瑶皱起了眉,在他稚嫩的脸上显得格外可爱。

    “姐真没事!”付轻瑶弹了弹他的脑袋,“你看看你,哪有点皇位继承人的样子,穿的都是些什么啊!”

    一提穿着付琼瑶便来了劲,他抖了抖腰上的衣摆。

    “这可是在英格兰我托朋友给我定制的衣服,老贵了我和你讲!三姐,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吧,谁让你成日躲在这皇宫,皇宫这么闷!”

    孤陋寡闻。

    “谁,谁说的!我今天还刚出了皇宫……”

    三公主霎时像想到了什么,马上将脱口的话又吞了进去。

    “出皇宫?去干嘛了?”

    “没,没干嘛。”

    “三姐你有事瞒着我。”

    “怎么会呢。”

    她极力掩饰,不过她生来便不是一个擅长撒谎的人,躲躲闪闪的眼神早已出卖了她。

    “是找那个李哲基吧。”

    “没有。”

    “你有。”

    “就没有。”

    “就有。”

    “行行行,拗不过你,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他到底哪里好了?”

    付琼瑶责问道,把三公主问愣住了。

    是啊,他到底哪里好。

    这个问题三公主从来也没有想过。

    也许是那日在皇城外青草湖畔的匆匆一瞥。

    也许是那日他在路边捡了并带回家的一条可怜的脏兮兮的流浪狗。

    也许是那日围场时一箭射穿恶虎的脑袋保护了她的举动。

    也许只是某一刻不经意间,少年抬头望见一枝出墙的红杏时那一地阳光的笑容。

    “阿瑶,你知道过分地喜欢一个人会怎么样吗?”

    十二岁的付琼瑶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的随手轻描,便能成为你浓墨重彩的一笔,思之不来挥之不去。”

    “不管在何时,在何处,他都能住进你的眼睛。”

    “我想通了,明天就去向他道个歉。”

    “不可能!”

    正听得半入迷的付琼瑶猛地直起身子,“我不管!你可是公主,是我的三姐,怎么能和一个贱民低声下气的道歉呢?”

    “我是你姐还是你妹?怎么跟你姐讲话的呢,没大没小。”

    三公主没好气地伸出手指按在了付琼瑶眉心的位置。

    不知不觉间,半个月如白驹过隙,匆忙而逝。天气也是逐渐转凉,为了筹备即将到来的除夕,挨家挨户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姑苏。

    这座古城正如它的雅称,风吹可皱,落叶无声,小桥流水般的蕴意久久地荡漾着。

    “行了半个月的路程可算是到了。”顾青山叹道。

    这次出行,他带的行李并不多,一些换洗的衣物以及碎银两,还有那条他捡来的流浪狗。

    捡到时半死不活的只剩一口气吊着的流浪狗也已经被他养得肥肥胖胖,一身镀了金般的毛色,十分好看。初遇时这条狗吼得癫了一般,顾青山便为他取名为“金毛吼”。

    这条狗不仅长相出众,心智也十分的高,通灵性。而且别看他身材并不雄伟,即使是遇上比他大上两圈的同类他也能轻松打败,力气已经堪比一个成年男子。

    “汪汪汪!”金毛吼闻到了大老远传来的肉味,疯了似地四肢摆动向远处奔去。

    “这畜生!”顾青山骂道,却又无可奈何地只好跟着他跑去。

    金毛吼趴在了一摊生煎摊前,朝着还未赶到的顾青山讨好似的摇尾巴。

    顾青山赶到,见到了这滑稽的一幕不禁觉得好笑:“行行行,我买我买。”

    金毛吼看见了顾青山开始掏腰包,兴奋地摇头晃脑。

    摊主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此时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金毛吼。

    “老人家,来三个生煎。”

    顾青山大方地伸出拿着银两的手,他继承了前世养成的好习惯,总是喜欢乐于助人,他手上的银两已经足够买下这整个生煎摊了。

    老人却并未接过银两,甚至连看都未看,依然是将目光锁在了金毛吼身上。

    半晌,老人吐出一口浑浊的气:“年轻人,这条狗我很喜欢,你出个价吧。”

    “……”

    我随手拿出的银子就能买下你的摊子了,你还想反过来买我的狗?

    顾青山一下子没有话接。

    “如果你不愿意卖的话,也不要将它带在身边。”

    顾青山下意识脑子里蹦出的一个词便是“疯子”,不过他余光却瞥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老人藏在衣袖里若隐若现的手竟然洁白无瑕!常年摆摊的手,应该是枯黄而憔悴的。而这位老人的手不仅没有吃苦留下的老茧,竟然连一丝丝皱纹都没有,甚至比顾青山的手更加的细嫩。

    似乎……似乎像个女人的手。

    “老人家何出此言?”

    老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去看金毛吼,反倒是惬意地闭上了眼。

    “老人家,老人家?”顾青山又喊了几声,可是老人就像睡着了一般。

    “小兄弟,这老头这儿不太好使。”一旁的另一家中年男子摊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即一边磨着手上的刀,一边招呼道:“来尝尝我家的仙草粥吧!”

    “不必了,这粥我家狗也不爱喝啊。”

    顾青山笑着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转回了老人,老人仍怡然自得地枕着,将手捂得严严实实的。“难道是我看打眼了?”顾青山想道。

    不过做生意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既然对方并不想卖,自己也不必拉着脸去讨。

    就在顾青山牵着狗转身时,耳边却又传来了那道苍老的声音。

    “年轻人,看你的穿着想必家里也是权贵吧。”

    顾青山一怔,忙转头看去,可是老人仍然眯着眼,不过嘴角却是微微掀起。

    刚才那道声音,就像在自己脑袋里突然响起来的,这老头究竟是什么人?

    顾青山细细品味着老人的最后一句话。

    想必家里也是权贵吧……

    他特意咬重了权贵两个字。

    权贵的话,会怎么样呢?

    砰!

    如同一道闷雷在顾青山脑袋里响起,他牵起金毛吼便朝着远处跑去。

    那卖仙草粥的中年男子怎么会拿着刀呢?

    这里面猫腻大了啊!

    “跑了?给我追!”

    那一脸平和的中年男子此时换上了一副凶相,“这个兔崽子出手这么阔绰,腰包也是鼓鼓囊囊的,宰了这兔崽子够我们兄弟几个逍遥好几年了!”

    旁边几个摊主也纷纷放下了手上的活,提着藏起来的刀向顾青山一人一狗追来。

    “有钱也是种罪过啊!”

    顾青山一边跑一边长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