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还魂
作者:两只野猫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村民们倒吸了几口凉气,带着恐惧看着眼前这个和尚。

    杀个人如同杀了只鸡,这是怎么样的心性?

    本来有几个村民还想开口嘲讽一番陆启明一番,此时也都安静的闭上了嘴。

    陆启明并未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冷冷地看着跌倒在台上不起的侏儒:“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侏儒愤怒地质问道,只是他的质问明显显得无力。

    “为什么?就凭你长得丑,这一条够不够?”

    “我们都是玄门中人,何必为了一个凡人而结仇呢?”

    侏儒找了个台阶给陆启明下,同时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同时侏儒也深信不疑,不管是谁,也得给“天下第一”这么名号一个台阶下。

    可惜,遇上了陆启明。

    “同是玄门中人,我就更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别说我与她关系匪浅,即使素不相识我也会腾手来帮她。”

    陆启明这说的倒是真心话:“真正的天下第一,既要背得起美名,也要背得起责任,你差的远了。”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侏儒大惊失色。

    “我在说什么你自然清楚。”

    陆启明撇眉,随后一步步向侏儒逼近。

    “你你你,你不能碰我!”侏儒语无伦次地说道。

    “你他妈还挺能啊,我还不能碰你?”

    陆启明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禁骂道。

    “你可知道我的师尊是谁?”

    侏儒咬牙道,拼实力他根本不可能是面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和尚的对手,他只能有什么说什么,否则他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谁啊?”陆启明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究竟是谁会收下这么丑的人当徒弟。

    “我师尊乃是声名远扬的千毒道人!”侏儒哑声道。

    千毒道人?

    陆启明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

    千毒道人,千毒道人……

    他突然回想起来,剑门有一次下山历练,是有那么一个自称千毒道人的拦路抢劫,被门里功力最弱的唐一一小师妹一掌拍成了肉泥。

    “他是你师傅?”陆启明愣了愣。

    怪不得会收他为徒,那什么狗屁千毒道人长得也是一言难尽。

    “不错。”

    “怕了吧?”

    侏儒嘴硬道,其实他心里也知道,他的师父千毒道人别说出马杀人了,光是上街能不被人打也就是万幸之至了,更何况早两年,他师傅便不见了踪迹。

    “若是就此收手,我或许……”

    侏儒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声音打断,并不是陆启明,而是台下另一个带有磁性的少年的声音。

    “我呸!什么千毒道人百毒道人的,分明就是一群将活人炼成走尸的炼尸人!”

    李朝暮愤恨地说道,对江湖上的大小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所谓炼尸便是抽空生者的精气化为自身修炼所用的戾气的一种邪法,炼尸人也是最近在中原才打响名号的一伙团体。

    “炼尸人?”

    陆启明好奇地望向了李朝暮。

    “陆前辈有所不知,这炼尸人在我中原刚站稳脚跟便开始嚣张跋扈,起初只是吸收死者的精气,现在已经开始已生人为引了!”

    李朝暮终归也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少年,说完这一番话,双眸死死地盯着侏儒,眼神中诉说着被他们的团伙的无尽的厌恨。

    “还有这回事?”陆启明重新将目光望向了侏儒。

    侏儒方才为了活命而装出的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也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腑的对死亡即将到来前的恐慌。

    “神僧神僧,求你饶了我,什么炼尸人我根本不知道啊!”

    侏儒被地咚咚咚地开始磕着响头。

    “这些话去丰都地府和阎王说去吧。”

    陆启明转过头。

    噌!

    话音刚落,一声锐器穿身的声音。

    陆启明回过头。

    在昏黄且垂朽的抬头这片天,穿过了几缕温暖的阳光,懒懒散散地洒在了一位新娘的秀发丝上,发丝反射照耀出了金光,将她的面庞衬托的格外地坚毅。

    面庞下,是两行深深的泪痕,以及颤巍巍地拿着刀的手。

    侏儒事件了后,村民们再也不敢打李家宅子的主意了,不过李哲基也没有继续在这住下去的打算。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陆启明也告诉了新娘这个残酷的事实,祁涣早已战死沙场,如今尸骨已寒。

    新娘哭得梨花带雨,哭了整整一天。

    故者已故,再无他法。

    等到新娘渐渐哭哑了声后,陆启明便提议送她回蒙古。

    新娘却打死也不同意回蒙古,她想跟着陆启明一行人,她说她相信祁涣还活着,一日不寻到祁涣便一日不回蒙古。

    陆启明也不嫌麻烦多便收留了她。

    “以后就都是小伙伴了。”

    陆启明朝着德川朔使劲努了努嘴。

    德川朔何等的聪明,马上便会意地朝新娘礼貌地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德川朔,来自东瀛。”

    “你好,我叫…我的名字有点长,爹娘都叫我阿鸳,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来自北胡。”

    新娘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挤出一抹笑容道。

    “原来阿鸳姑娘也不是中原本土人,那倒是有缘。”

    “是啊。”

    陆启明留下他们二人在外间攀谈,他抱着洛儿径直走向了李宅内间。

    “怎么了,陆大侠。”正在闭目思索的李哲基想着下一站该去哪里落脚,这时陆启明却推门而入。

    “现在这里没人,你儿子也不在,说说吧,李丞相。”

    陆启明找了把椅子便不把自己当外人地坐下了。

    “说?说什么?”

    李哲基疑惑道。

    “到底有几个你?不对,是到底有几个李哲基?”

    陆启明问道,同时品了一口放在桌上的高粱酒:“你说吧,不会再有别人知道的。”

    李哲基叹了口气,“陆大侠确定想听吗?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说无妨。”

    “陆大侠可知道世上有一种邪法叫做还魂?”

    李哲基站了起来,看向了窗外。

    “还魂?是什么?”

    “天道轮回,每个人死后都会走过奈何桥,桥又分上中下。善人的魂魄会过上桥,平安度过这座桥,善恶兼半的人的魂魄会过中桥,而恶人的魂魄只能过下桥,会被奈河里的恶鬼拉下河,遭铜蛇铁狗撕咬。”

    “而有许多恶人因此惧怕,便发明了一个办法,奈何桥前夺取他人的魂魄,将魂魄强行塞进自己的体内,自己的魂魄就可以脱体,当大限将至牛头马面来要人时便让他人的魂魄带着自己原来的肉体去走过上桥轮回,而他只要在此人托生转世后重新进入身体便可。”

    “这就是还魂。”

    “奥奥……”

    待李哲基说完后,陆启明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听入迷了,“李丞相为什么会那么清楚这还魂,还有这还魂跟你秘密又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那个被夺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