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大战狼人
作者:两只野猫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一道银色的利芒划破了天际,直直的刺向变异后的李朝暮。

    后者一个后仰躲过了这道利芒。

    利芒的灿光映出侏儒惊讶的目光后,定在李宅的围墙上。

    是一把长且窄的东瀛剑。

    咻咻!

    两道身影从不远处闪现而出。

    一位抱着小女孩的和尚与一位面色阴冷的白衣少年出现在了李宅上空。

    “还是一只有灵智的狼人。”和尚略微皱了皱眉。

    有灵智的狼人便有自己的思想,半人半狼。

    而无灵智的狼人则身体之内狼性偏多,凶狠残暴。

    狼人盯着这两名外来者,目光中的青绿色渐渐被充满杀戮的血红色包裹。

    白衣少年凌空一脚踏出,射向狼人。

    狼人也扑了上来。

    两道身影便在半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对决。

    一时间打的难舍难分。

    “爹爹爹,你说他们谁会赢呀?”小女孩手握一束棉花糖,扑朔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和尚。

    “你朔哥哥不太好对付这个怪物,他的剑法以灵巧与速度为主,这头怪物变异后的防御力已经逆天了,再快也根本伤不到他。”

    和尚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那你快去帮他呀!”

    小女孩小手一指,指挥道。

    “喂,你怎么和长辈讲话的?”和尚一把抢过小女孩手中的棉花糖,将棉花糖举过了头顶。

    小女孩伸出手去够,见几次都够不到便哇哇大哭起来,对着和尚又是踢又是踹的。

    “呜呜呜,洛儿好可怜啊,三岁没了娘,跟着亲爹整天吃不上饱饭,现在又被亲爹送给别人当女儿,还要被这个假爹欺负,呜呜呜,死了算了!”

    “好好好!还给你还给你!”

    看着递回来的棉花糖,洛儿的脸上马上阴雨转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和尚看了看这阴晴不定的小女孩,虽然觉得她无理取闹到讨厌,但是却总能给人带来发自心底的欢笑。

    洛儿靠着和尚的肩膀,一边将嘴埋进棉花糖里一边看着场上还在争斗的二人,担心地说道:“那那那,朔哥哥会不会有危险啊?”

    “应该不会。”

    对,是应该。

    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毕竟这个狼人的血脉实在是太强大了。

    虽然德川朔此时也毫无倦意,但是与精力越打越充沛的狼人比起来,终归显得劣势。

    德川朔终归也是在他父亲的培养下于血与火之中的童年走出来的,充分的战斗经验拉开了这个只会冲锋的狼人。

    他故意卖了个破绽给狼人,后者见势一个爪子掏了上来,德川朔一个诡异的侧身,狼人的爪子落在了他的胸口。

    德川朔借着冲力快速朝地面坠去,半空中,他的双手快速的在胸前结印。

    狼人也乘胜追击朝德川朔扑了上来。

    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狼人,德川朔意念一动,那柄插在围墙上的东瀛剑此时一声嗡响,自主地离开墙体,朝狼人直直刺来。

    狼人感受到剑上令人心悸地气息,忙脚步一顿立在了半空中。

    而就是这一顿的时间,德川朔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手上的术法也是结完了印。

    “天照!”

    德川朔低声嘶吼,那只带着六芒星的瞳子流出了一行鲜血。

    随着视线的聚焦,狼人周身燃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火焰。

    “嗷——呜——”

    狼人发出一声痛哭地哀嚎,双脚点在了房梁上跃上了月空正欲遁走。

    “想跑?”

    陆启明伸出一指就这么凭空一弹。

    啪!

    清楚地传回来狼人腿骨断裂的声音,而后狼人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在半空摇摇晃晃地坠落。

    “噗!”德川朔猛的一口鲜血吐出。

    虽然结果来说他是赢了,不过刚才狼人的爪击却是实打实地拍在了他身上。

    惨胜。

    陆启明一把按在了德川朔的肩膀上,一边输送着源源不断的灵力一边道:“哎呀小朔子呀,打不过就不要勉强嘛,这不是还有我在吗?”

    德川朔苦笑道:“我只能出险招了啊,因为我没被打的半死陆兄应该都不会出手吧。”

    陆启明闻言狡黠一笑:“知我者莫如卿。”

    险招的确是险招。

    卖破绽时便要提前计算好狼人的出爪位置以及落地后的位置,算到狼人会冲过来要提前让那柄窄剑发出共鸣,以及空中的一系列快速结印......

    缺一不可。

    “这头畜生怕是已经有千年修为了,竟然附身在一个......诶?这里还有个人?”

    陆启明正说道,突然发现角落还有一道生气。

    德川朔也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拿起窄剑对准那个角落:“谁在那里,出来!”

    “两位大侠两位大侠,饶命,饶命啊。”

    侏儒从那个阴暗的角落里缓缓钻了出来,双腿不断打颤着。

    原以为能和凶狠的狼人斗得难舍难分的白衣少年已经够猛了,谁知道这个和尚一个弹指就把狼人腿打断了。

    “我去?!这是哪个品种的?”陆启明回头看了看那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怪物,“那个叫狼人,你叫啥,蛆人吗?”

    “咦~好恶心哦!”洛儿将头埋进陆启明的胸口,不再去看这个侏儒。

    德川朔也是放下了剑,一脸难以言表。

    侏儒听着冷嘲热讽,羞红地低下了头,却不敢反驳丝毫。

    因为绝对的实力差距就摆在这里。

    “你叫什么,身上有灵气波动应该也是个修士吧。”陆启明强忍恶心说道。

    听到对方提起名字,侏儒略微兴奋,因为他的名字与某一位大侠的名字是谐音,名字就是他的骄傲。

    “我叫路启明!”

    “啊?”陆启明挠了挠耳朵。

    “我叫路启明!!”侏儒笑了。

    “你叫啥?”陆启明略微有点懵,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路!启!明!!!”侏儒更得意了,果然爹娘名字取得好就是有用。

    “......”陆启明这回算是听清了,“我听说,天下第一好像也是叫什么陆......”

    “不错,就是我。”

    侏儒笑了笑,自信地站了起来,双腿也不再打颤,一副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架势。

    一旁的德川朔正在用内力疗伤,刚才狼人的那一爪击着实给他造成不小的伤害。

    突然他听到了陆启明与侏儒的一问一答。

    噗!

    德川朔硬撑住笑意,不料急火攻心,猛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