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灵隐寺的不速之客
作者:两只野猫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青葱竹林环曼着一座古寺。古寺大门立着两尊石像,石像的神态神情栩栩如生,但是坑坑洼洼的石体似乎也在诉说着那些被人逐渐忘却的往事。

    古寺名灵隐寺,曾流传过此寺有得道高僧修成法身的传说,因此上到真龙天子下到黎民百姓,无不前来造访,只为求这一丝难得的佛缘。

    “小子,你知道我家主人是什么身份吗?!我家主人上奏万岁爷,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灵隐寺的门口一群宛如强盗般的家仆打扮的人扯开了喉咙在怒斥着面前的一位和尚。和尚并无闲情理会这群人,这群人反倒以为是他怕了,带头的那个家仆更是得意洋洋地看着和尚:“怕了吧,怕了就放我们进去,不然等万岁爷怪罪下来,一百条命都不够你死的!”

    和尚看着这群人,嘴角浮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我们这里是寺庙,不是乞丐窝。各位小施主快快请回吧!阿弥……”和尚没说完便打了个哈欠,将后面的陀佛两字生生咽了回去。

    这群人一下子全部定住了。

    “大哥这小子好像在骂我们!”

    “大哥给他点颜色瞧瞧!”

    “对,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京城四虎是好欺负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但是你大哥不愧是你大哥,一声令下就让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小子,你也看到了,今天不让你身上挂彩我以后怎么服众?!”大哥一顿,“不过嘛,你只要愿意跪在地上让我从你头上跨进寺庙里,这件事也算了结了。不然的话,我今天必要你知道京城四虎的厉害!!”

    “说得好,不愧是大哥!”

    “大哥威武!”

    领头的大哥听到更加得意了。

    和尚平静的看着,不为所动。

    大哥指着和尚的鼻梁,由于身高差了和尚一个头,所以样子看起来格外滑稽:“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你今天已经惹到你惹不起的人了!”

    话音刚落,大哥的拳头犹如出鞘的利剑,他心中冷笑,这一招出其不意可是他的拿手招数,当他人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时,突然之间的伤害会更加的直接!

    “哈哈,这小子死定了!”

    “大哥的拳头在整个京城也是赫赫有名的,这小子得在榻上躺两个月咯!”

    和尚没多话,直接抓住了他的头发将这个大哥提在了半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让这个大哥怔住了。

    他是冲过去的,在这么快的速度下这个和尚竟然可以抓住自己的头发,并且可以在这种情况将自己提起来,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

    且不管旁边人的目光,大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诚挚地道:“对不起菩萨,是我冒犯到您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说完他心里冷笑,和尚终归是和尚,心肠软弱即使武功再高强都没有用!只要等他跑出去他就告诉他的主人,举国兵马难道还揍不过一个毛和尚?

    和尚多一个字都没有,提起脚就踩,腾腾腾地踩,将这个大哥的头活生生踩进了地里,边踩边口吐芬芳,吐的也多半是些问候对方家人的暖心话。

    众人全都看呆了。

    和尚似乎看穿了众人的思想,心里冷笑:当老子二百五,我不还手站着给你们打?

    “怀让,何人在喧哗?”寺庙里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小和尚急忙将踩在大哥头上的脚伸了回来,双手合十笑容颦颦地道:“各位小施主,这位便是我们的住持。”

    那个年迈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个看着非常普通的佝偻老人,看起来不苟言笑。

    “释住持,我可终于见到您了啊!”大哥经历了大起大落后从地里爬出来,此时看到住持自然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位小施主怎么会弄得满身泥泞呢?”释住持牵起了大哥。

    大哥刚想向住持抱怨,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盯着,定睛一看,那个小和尚的眼睛正死死勾住这边,大哥吓得浑身一激灵:“这...我...我自己摔的。”

    随后住持便带众人进入了大厅,而名为怀让的小和尚担心这群人在住持的面前偷偷倒他的坏话所以也偷偷跟了进来。

    “几位施主前来我灵隐寺所为何事?”住持点起了一根熏香,站起身来缓缓道。

    “释住持,我等是开国丞相李哲基的门客,专为,二十年前那件事而来!”

    释住持一怔,二十年前?二十年前...好久没有人提过那件事了吧...当了近半百年的住持让他此刻迅速冷静下来。

    “请各位施主告知李丞相,贫僧对当年所发生之事实属不知,阿弥陀佛。”释住持双手合十道。

    “住持且听我讲来,二十年前那场大灾虽未亲眼见闻,但是能令玄门百家休养了二十年还缓不过劲的事能是小事吗?如今结界受损,李哲基李丞相现已上奏万岁爷,与其说派我们来见您是李丞相的意思,不如说是当今圣上的意思!”

    这群人虽然平时脏不绝口,但是在释住持面前还是放低了姿态。第一个,这是他们打心底里对这位平易近人的玄门巨擘的尊敬,第二个,实力的绝对差距就摆在这,他们毫不怀疑地相信这个看着站都站不稳的住持一个屁就能把他们几个崩没了。

    释住持微微笑道:“此事贫僧实属无能为力,但是苍生有难,我们佛门就不会袖手旁观。”

    “好,我一定将您的意思转告李丞相!那在下等人都先告辞了!”“对了,下月月初李丞相设百素宴邀请了各大佛门宗派的泰斗,释住持一定不要缺席啊!”

    “善哉善哉,贫僧一定赶到。”

    在得到回答后众人也便离去了。

    释住持拿着一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词,神情中似有悲怆似有凄凉,也有少见的恐慌。

    最后将这些杂陈的感情“诶”的一声吐了出来,随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