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囚缚落华峰
作者:弱心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院内,一众人寻声望去。白晴快步穿过谷内众人避开的通道,面色沉稳。她来到陆望山身前,“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陆望山直摇头。

    “晴儿小姐,莫非将这异族收留谷中,是你的意思?”一名花发婆婆眸如含针,逼视过来,竟不给白晴任何情面。就算你是整个谷内万年一遇的绝顶天才,即将涅升霸体,也不能触犯先祖留下的禁令!

    “是啊,就算是谷主女儿,也不能违背这先祖禁令啊!”

    “是啊,是啊,晴儿小姐怎么能收留外族呢!”

    “……”

    立时人群中又传出不少惊声,无一不是反对白晴的作为。

    白晴猛然回身,胜雪的白裙微微漾起又沉落。她眉宇平静自若,微抬声朗道:“前日,我在山林中遇见陆公子时,他已奄奄一息,我如何能不救他。况且,陆公子心性善良,并非恶人,绝不会毁坏风铃谷一草一木。”

    “我白氏族人能在风铃谷内安然度过千万年而不被外族搅扰,便是因为先祖立下这一规矩。如今,晴儿小姐硬要留下此人,他要是将来将我谷内行踪泄露出去,那你便是全族的罪人!”

    白晴坚决道:“我相信陆公子绝不会这么做!”

    “放肆!”一声沉雷般的怒吼猝然响起,惊的众人一跳,他们纷纷回首。但见一名年岁稍长,身材伟岸的男子在几名谷内青年的簇拥下步入院内,来人正是风铃谷谷主,亦是白晴的父亲!

    想必,早日便有人向谷主告密,白小维家中暗藏外族人。如今,他一双丹凤目按压怒火,清冷铁面更有一股肃杀之意。

    这突起的重喝便是叫白晴也忙不迭身子紧了一下。见自家老爹来势凶猛,她余光瞥了一眼身侧的陆望山,反是攥紧了拳头。

    白晴的父亲白斩风职风铃谷谷主已有二十余年,在谷内声望极高,凡他做的抉择没有人不照旨遵行,所以他也不轻易断绝。

    此时形势能劝动白晴主动交出这异姓男子的恐怕也只有她的父亲白斩风一人。然,所有人都满怀期待的等待他的断绝之时,他却仔细的打量起了从未谋面的陆望山。

    最先是白晴终于等不及,道:“求爹爹放过陆公子!”

    白斩风重重哼了一声,“这两日你荒废修炼,却是为了这名男子!你可知近日你便要至臻众生敬仰的体脉至高之境,如今却在为一名谷外人向我求情,晴儿,你,你

    当真令我心寒啊!”讲到最后,他竟是连嘴皮都开始打颤,心中的痛意更是无法形容。

    白晴终是无法镇定,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爹,倘若女儿真的突破霸体境,便要一个人在这世间存活千世万世,看着身旁的人一个接一个老去……死去……对么?”

    一时间,竟无人能回答白晴的问题。因为这个世上从来没人能长生不死,从来没有过!

    白斩风猝然发起的笑音令众人莫名的恐慌一阵,白晴却认认真真对视自己的爹爹,等待他的回答。

    “如若你修至永生不死的境界,便等同于凌驾众生之上的神!神又岂会在乎凡人的轮回?”

    白晴似柳的绣眉微微一紧,“女儿从来只是白晴,是风铃谷谷主的女儿!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所以……女儿不想错过遇见的每个人。”

    “这便是你不顾众人反对,想要留他的荒唐理由吗?你还不认错!”白斩风气急败坏吼道。

    “女儿……无错!”

    白斩风猛地挥袖,背过身去,“将这异族囚于落华峰顶,七日之内任何人不得上登峰观探!”

    风铃谷谷主如此抉择也是别无他法。若他真的依着祖规强行将这男子剜眼去舌,恐怕女儿会记恨自己一辈子罢。况且,近日是女儿突破霸体的关键时期,若是因此事心绪错乱,无法一举突破境界,于白氏一族无疑是巨大的损失;可要继续留这异族在白小维家中,如何能够服众,更是显得他身为谷主,带头挑战先祖立下的规矩。这罪名,他如何担待的起。

    ……

    落华峰位于后谷群峰之间,便是昨日白晴、白小维、陆望山三人所到之处。峰峦之高、之陡,山猿难攀,且远离闹市,更多了一股落寞之意。

    自陆望山被缚于落华峰顶,在那闹市中,甚是恢宏的楼宇之上,便多了一道倩影,终日凭栏而望。

    她在薄雾中沐浴暖阳,在夜幕中相伴孤月,她的眼,始终投向遥不可及的远方,似能穿越百里,落到那人的身上。

    白斩风终于还是出现在她的身后,将一件裘衣附在她的身上。他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他似乎后悔了自己这个决定,但却不能悔改。直到九星连珠的前一天……

    这天的整个风铃谷抑着一股诡异的气氛,却无人清楚诡异在何处,直到落幕时分,残阳中的一只黑影掠过!

    “凶蓬鸟!是凶蓬鸟!”

    随着第一个人的惊呼,越来越多的白氏族人陷入慌乱,惊恐之中。在惊声跌起之中,一只接一只的黑影从暮光中飞起。

    究竟是暗夜的提前降临还是不计其数的黑影遮蔽了天日。无数双猩红的血眼散布天际,窥观山谷中的白氏族人。

    刺耳的鸟鸣混杂在一起,如同千万的厉鬼降临山谷之中,生生要将这苍穹撕裂。

    浩荡的黑影潮水般涌下。与之抗衡了千万年的白氏族人自然不会束手待捕。但任谁也想不到,时隔数千年的凶蓬鸟再次来袭,会有这般阵势。

    此等凶禽本就非凡人能够抗衡。白氏族人具是隐世的体脉者,体魄超乎常人,面对如此之多的凶蓬巨鸟,也是不敌。

    一时间,利爪尖喙下,血浆四溢,不时传出白氏族人的凄惨痛叫。白斩风只从巨鸟喙下救出一妇人,便觉暗处有钢爪掠来。他移身险险避过,猛地托住凶蓬鸟的利爪。震怒之下狂吼一声,将这鸟爪碎骨断肉。

    来不及平复心神的白斩风猛然蹙眉,错愕一声,连忙四下惊顾,却并未从浴血奋战的众多族人中搜寻到他想要看见的身影。

    他忽然抬首,视向落华峰的方向。

    但见在沉蒙的昏暗中,无数凶蓬鸟往那个方向涌去,已是在落华峰顶形成一个偌大的包围圈。

    陆望山被铁锁牢牢缚于峰顶的巨石之上已五日之久。如今却惊目望着身前看似纤弱的白晴苦战血目凶鸟。

    陆望山只知谷内之人皆是体脉者,可这体脉者究竟拥有何等恐怖实力,若非今日目睹,凭他如何想象得了!

    白晴不仅拥有捕风捉影的迅捷速度。偏偏在那娇瘦的身体里蕴着奇大的力量却是令他不能理解。足有千斤的巨鸟竟被她玩物一般抛抡。

    “晴儿姑娘,小心!”陆望山惊语一句。

    白晴摇身避过凶蓬鸟的猛扑,“陆公子不必担心,既然爹爹吩咐要囚你到七日,那我便守你到七日之后!”

    远远观去,唯有落华峰顶无数凶蓬鸟形成的黑团聚而不散,更有红目巨鸟的尸身频频下坠。越来越多的凶蓬鸟往着落华峰的方向飞去。

    白晴也是切身感受到,原本实力堪堪的黑鸟中不时会出现一两只力气极大,难以对付的硬茬。越是往后,凶蓬鸟的实力越是强悍。

    但她却是一发狠心,毫无畏惧之色,凭着体脉巅峰之境,孤身逼退凶蓬鸟一波接一波的攻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