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忙中出乱的寿宴
作者:坐看冰轮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卤蛋最近摘了眼镜了,魏源说了句:“你脑门显得更大了。”结果被追杀了三天。

    魏源挺喜欢和她逗闷子,其实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说实在的他看卤蛋更像是看一只猫一样,想要亲近却又怕被挠。

    少年慕艾,却又分不清楚,懵懵懂懂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却又碍于脸皮薄不愿意表露。

    这份小小的心愿或许就像是清晨的小小的露珠,不久之后就会被蒸融,升腾起同样是小小云雾,在心里留下一点微不足道的痕迹,直至许多年后或许都不会忘记。

    中秋已经过了,乍起的秋风和连日的阴雨似乎将城市一夜之间拉入了秋季。

    清晨起床,难得一见的阳光让阴郁的天空再次焕发光明,枝头的麻雀依旧在叽叽喳喳的叫着,只是比起前几天似乎欢快了几分。

    窗外的窗沿上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阳光格外明媚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一切都似乎预兆着这是个好日子。

    魏源来到这个店已经一个半月了,汆水拉油这些学虽然是做过了,但是吧,火候还差得很,也就勉强炸一些辅料而已,在厨房里依旧属于那种最底层的人。

    虽然天气冷了,但是魏源并没有穿秋裤,有一种冷叫做忘穿秋裤,有一种成熟叫做主动穿秋裤。

    例如老张现在他已经主动乖乖的穿上了秋裤,都不用老婆操心,毕竟身子骨已经不比早年了,年岁不饶人啊,早二十年十月份他还是冷水洗澡,如今十月份都得穿秋裤。

    今天是有二十桌的包饭,过四十生日的,这生日宴会属于红事,一般来说红事都是准备的不够,所以虽然报了二十桌但是却准备了二十五桌的饭,毕竟就算用不了也不会浪费。

    这寿宴有大宴小宴之分,六十岁以下都是小宴,六十以上则是大宴,逢七十八十九十都得大操大办,当然也有提前一岁过生日的这叫过坎,意思是早迈过这个坎。

    还有就是不称这个七十三和八十四这两个年龄,逢这两个年龄要么就是实一岁,要么就是多出去虚一岁,原因么是有句老话叫:“七十三八十四,阎王自己去。”

    包饭其实熟练之后就是那个路数,凉菜热菜主食依次上菜,有条不紊的进行,根本不会出事。

    这按老辈子留下来的规矩,开饭之前是要发喜烟的,现在呢看人,有的发有点不发,以前这个红白事是要给厨子发烟的。

    好赖那得是有两包的,有钱的给云烟贵烟,没钱的呢就是八分钱的诚实烟也得发两包,这是规矩。

    如今呢这规矩是没几个人记得了,全凭人家的这个心情,心情好发你几包烟,心情不好也无所谓,反正多也不多少也不少就是了。

    魏源的运气不错,办事人家给了五条烟说是沾沾喜气给后厨的拿去抽吧,按照这个大大小小的这个顺序排下来,魏源也分了一盒烟,霍,二十三文钱的玉玺,平日里他可舍不得抽这烟,毕竟一天工资才七十文钱罢了。

    前厅的事情魏源是不知道,反正吧他对这家人的映象是不错的,平白拿了人家一盒烟,有道是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

    这烟不是这么好消受的,东西是好,好吃难消受啊,你得上点心要不然会让同行笑话不懂规矩的。

    这些个人都拿了烟,自然得上点心,尤其是李大师毕竟他拿的最多,究竟拿了多少只有他们那些老大心里有数。

    发正李大师是破天荒的上灶开始炒菜了,这次标准比较高是一千三的标准,在晋阳城一千三一桌已经算是不错的饭了,寻常百姓家哪里有那么多讲究,无非是鸡鸭鱼肉上个齐全。

    鱼从多宝变成了红龙斑,红龙斑是石斑鱼的一种,肉质细嫩甘甜,刺少肉多脂肪含量低,营养丰富是一种相当优秀的食用海鱼,当然价格也偏贵。

    虽然比不得动辄上万的生猛海鲜但是对于普通人依旧不便宜,毕竟这年头一只网箱养殖的大连鲍便宜的也不过十文钱而已,五十文钱一斤的红龙斑已经算是不便宜了。

    到底是一千三也得上点干货不是,烤鸭得提前片,原因很简单人手不够,但是呢也只能等到起凉菜之后才敢片,要不然也挺麻烦的

    鸡这玩意在红白喜事上是常见的,南北方都一样,尤其是南方无鸡不成宴,三晋人早年为了显示主人家豪爽大方均以整只上桌,如今虽然夸富的百品八十品菜少了很多,但是这整只鸡鸭缺是不能少的。

    鸡鸭鱼齐活,那就该这五牲,五牲是指牛羊猪狗鸡,前头本就有整只的鸡,而狗肉三晋人并不怎么喜欢,再者狗肉粗鄙上不得席面,于是就剩下了牛羊猪这三样,牛肉是卤牛肉凉菜有了。

    猪肉也多上不得席面,但是三晋人的扣碗菜却是例外之一,八大碗(注1)里上席面的多见酱梅肉(注2)、酥肉(注3)、夹蒸(注4)、焖子(注5)和丸子(6),其余三个清蒸羊肉、黄焖鸡块、海带豆腐倒是不常见。

    羊肉由于是秋季,也就顺应了季节变化中秋之后成了干锅,煮好的羊肉下面垫一些粉条冬瓜或者是粉条山药,上面铺一层羊肉,淋上厚厚的红油或清汤再点缀一些香菜葱丝煞是好看。

    三晋人偏爱面食,而且又是寿宴这个长寿面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面食,长寿面属于拉面,清汤。

    煮好的长寿面点缀以西红柿、青菜、豆腐,口感清爽面筋道而又韧性,不软不硬口感适中,加上清淡实际上就算是不过生日三晋人也喜欢吃。

    由于蒸菜有四个可把负责蒸箱的李德高给忙个够呛,毕竟六十个菜也的确不少,加上旁边的鲍汁扣辽参也要用到蒸箱所以今天是少有的忙碌。

    凉菜一开始准备,这边鸭子就开始片了,烤鸭那边负责十个厨房这边十个,李大师和伟哥还有燕子三个人操刀片鸭子,其他的开始准备菜,毕竟这是红事,凉菜开了用不了多久就得上热菜。

    烤鸭如果说这个起源谁也说不清楚,全国各地都有,谁也说不准,但是当世著名的也就是南北两京的烤鸭最为著名。

    紫禁城的烤鸭是吊炉烤鸭,而金陵(应天)烤鸭则是焖炉烤鸭,两者各有千秋,北地呢多以吊炉烤鸭为主。

    吃烤鸭人家讲究的是要片足整整一百零八片,每一片都得有足够的鸭皮和鸭肉,沾以甜面酱在荷叶饼内(注7)卷入葱丝、黄瓜丝、香菜、胡萝卜等佐料食用口感层次分明酥、嫩、脆,入口鲜香而有回甘,油脂多而不腻,百吃不厌。

    烤鸭性温平,尤其是果木烤鸭可以止咳化痰、润肺清热,实乃秋冬滋补佳品。

    李大师抄起柳叶刀轻快的开片,一片片鸭肉如行云流水被摆放在盘子中,动作简洁优美,吃烤鸭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欣赏技师的刀功,一片片红亮的鸭肉被分离出来,整齐的被码放在白色的碟子里光是看着就是一种独特的享受。

    三晋人片这种片皮算是行家,随说比不得那南北二京也属于上乘,毕竟三晋菜真正的硬菜可都得用上这种技术。

    没到十二点,包饭热菜就起了,现在热菜这边能上锅炒菜的就四个还是把蒸箱的李德高和砧板上的胖胖算是才四个。

    干脆就把已经闲下来的张强和还不着急的老金给抽了过来一起上灶,随说分了这个凉热菜但是炒菜这个基本功要是不会那还是回荷台回炉几年吧。

    这一忙啊,就容易出错,一会是这边散桌上菜上错了,一会是着急要催包饭,总之是忙的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热菜总算是结束了,临了临了一把菜刀给掉地上正好中了李大师的脚背上,刀刃朝下的把李大师当场疼的就站不住了。

    这血马上就出来了,呜呜泱泱的溢出来了,止都止不住,厨房的赶紧七手八脚的抬着往诊所送,这刀也不敢往出拔,生怕拔出来血更止不住。

    就这么虽然扶着可以依旧是晃晃悠悠的刀在脚背上面插着,一路可把李大师折磨坏了,又顾忌脸面不敢喊出来,李大师是个要脸面的人啊,这脸都白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魏源是跟着去了,一去医生吓一跳,好在这附近有不少施工现场,这边医生对外伤很有经验。

    “这是怎么回事?”医生马上问道。

    “您赶紧给看看吧。”燕子这会是主事的毕竟李大师这会疼的开不了口了。

    医生一看,哦外伤熟悉:“我们这只能暂时止血,具体情况得去大医院。”

    先剪开鞋袜子这玩意这会也就已经废了,剪开以后霍这味啊重的差点把医生给熏晕了。

    因为情况紧急,立马就吩咐护士马上打急救中心电话,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主动脉和神经,怕出事啊就是个小诊所真心担不起这个责任,如果要是重伤真不敢接这个病人怕死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