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鸭胗事件
作者:坐看冰轮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三个人喝上了,因为贺琪不能喝酒,加上都是豪爽性格,你喝啤酒吧,就这样人家喝白的,她喝啤的,顺带手就把她灌多了。

    一喝这就敞开了,胡天海地的啥也往外秃噜,就没有这帮娘们不敢说的,一个个都是大龄剩女,开起车来比男人豪放多了。

    听的外面那些个服务员那脸都红了,眼睛也直了,又想听又害羞,一抬头,呵,全围在这了大家闹了个大红脸,那真是关公战秦琼红脸对红脸。

    然后啊,大家一块听听着是越听越上瘾,没一会就围了一群人,连客人们也好奇啊,里面是什么人啊?

    那也好奇啊,也趴在旁边听,就这么一大群人听门缝,吱呀一声门开了,一大群人能有三十来号人,门里面门外边对视一眼。

    “碰!”一声门关上了,这车也不开了,四个姑娘逃也似的跑了,徒留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呵呵,要放后来早就成名了,还用干什么朝九晚五啊,那开直播一天四五个小时两三年就把下半辈子生活钱挣下了。

    乔嫣然的朋友不止这些,那是多么妖魔鬼怪都有,早些年姑娘为人好爽仗义,加上家庭条件好,大学朋友多啊,出了社会自然是如鱼得水。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朋友多了,干什么事情都方便,这不后来跳槽,到什么地方都有朋友照应着,也算是种因得果。

    她朋友里据说还有个叫顾长钧的,听说还是个作家,一米七左右,瘦瘦的,带着黑框眼镜挺严肃的一个人。

    后来呢李文静还和顾长钧结婚了,那外面的大事小事都是李文静帮忙操持的,这姑娘看起来彪悍,其实人不错,在外能给丈夫留面子,维持住丈夫那所剩无几的尊严。

    两口子生活,回了家关起门来没人管你怎么样,就是回家跪搓衣板那都可以认为是小夫妻之间的情趣,在外边,男人好面子,给他留点面子捧着点没错的。

    ……

    希望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魏源直到三十年后也不明白,可能就是家里那盏还没有灭的灯吧,但又不像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勇气又是什么?常看网上说:“勇气就是不要回头。”

    魏源觉得没错,以前路过坟地的时候害怕极了,就不敢回头,现在想来居然是勇气也是可笑。

    “这人一辈子,大概就是上天注定的。”又一次被老婆赶出来无家可归的二把刀在宿舍里说道。

    “我瞅着你过马路挺小心的啊。”魏源说道。

    “什么意思?”二把刀不明就里的问道。

    “你这意思不是说什么什么都是上天注定了的吗?”魏源反问道。

    “是啊。”二把刀还是不明白回答道。

    “那你看什么车啊,那该死的活不成啊,你看也没用啊。”魏源翘着二郎腿说道。

    “可滚吧你。”二把刀点上烟骂道。

    后来吧,魏源明白了,什么狗屁天命,那就是扯淡,你要是过马路不左右看,你再说什么天命说不定我能信。

    别看那个大仙这个主教厉害的紧,过马路照样看左右,还是那句话,该死的活不成,您就别看了。

    命啊都是人做出来的,早年子自个不爱学习吃不了学习的苦,后来半辈子都看人眼色,这是自己做出来的选择,怨不得旁人。

    厨房里呆着,没有外头那么多寒暑,一眨眼就中秋到了,这冷库里堆积了老些鸭胗,有不少那都是陈年货色了,也卖不了那些个玩意,老张干脆就一声令下吃了算求了,留着占地方,于是啊,魏源就被征调切鸭胗。

    鸭胗就是鸭子的胃部,每一个鸭子都有这玩意,没有也活不成啊,这吃烤鸭鸭子的下水,也就是鸭子鸭掌鸭心鸭脖子是不会上的,这个是餐饮规矩,下水归店里。

    这鸭胗一多了也就卖不了了,自个吃吧。

    冷库魏源是常去的,不论是拿货还是去送货都得去,大葱小葱喇嘛肉、小酥肉之类的离了冷库可不行啊。

    冷库不大,只有二十来个平米,一边是冷藏一边是冷冻,其实冻库就十来个平米而已,整个厨房都在用,显得很紧凑甚至是非常的拥挤。

    房顶上挂着冰碴子,地面上结着冰凌,不少乱七八糟的小东西黏在地面上,都是散落下来的小零碎。

    鸭胗就在下面架子下头,乱七八糟堆的到处都是,这鸭胗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然也就是放的很随意,所以这就苦了这些个翻腾的人。

    又得一代一代的往外拖出来,还死沉死沉的,冷库里又冷,没一会就冻得全身发抖,好歹是不用全找出来,拿了十袋就走。

    回到厨房里,把鸭胗拿到下面洗菜房里,那就准备开始处理鸭胗了,首先菜刀案板都准备好,然后放好水准备完成。

    鸭胗这玩意能吃的地方其实能吃,跟那毛肚子是一毛一样的,把胃里头的那些个食物残渣全处理了,仔细洗一下,全部能吃。

    可是把这玩意有点多,足足有那蛇皮袋子三十五六袋,加起来能有六七千个,仔细洗是别想了,一顿也吃不了,拿了十袋先切着看吧。

    提溜袋子,往水台里一到先解冻着,抽调过来的点着烟先等着解冻要不然切不动不是?

    抽着烟三个小伙学着老大们的样子抽着烟翘着二郎腿,嘿,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这没到几天该学的没学会不该学的学全乎了。

    三个人抽了两三根烟,吹了半天牛,这鸭胗也解冻的差不多了,拿刀子一刨开,把排泄物一抖,泡到另一个池子里头。

    切完了这离能吃还远着呢,这还没有洗呢,三个人这会手泡的发白,可是还得干啊,把鸭胗捞出来,把这个胃里边的剃掉,留着外边肉多的剔下来,然后切成片就能炒了。

    中午吃的就是鸭胗,这玩意你要是吃一顿味道其实不错尤其是麻辣口的,那特别下饭可是架不住你天天吃。

    晚上吃的还是鸭胗,中秋前都是这玩意,一天三顿都鸭胗,一脸吃了一个星期,一打嗝一嘴全是鸭胗味道。

    后来魏源看见这玩意都发汗,吃伤着了,诶呀,见了就发愁,但是不得不说这玩意练技术。

    就跟那切莲藕一样,切莲藕土豆丝炼臂力,早年间半包饭这些个东西一切一大盆,那会练出来的功夫可不比后来的人,那刀功一个比一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