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九章二把刀是个二把刀
作者:坐看冰轮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打网吧回来,三个人也睡不成,李大师这间正打斗地主斗上瘾了,老张拿着牌神神道道的喊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开。”老张一摔牌,霍,梅花3方片4红桃5,魏源一看老头手里的牌,好吗,拿起底牌后变成了一个三三张四一对五,没有六,一个七,对八对十三个九,一对圈一对老k,一个二一个大王。

    诶呀,老爷子您是啥牌也敢要啊,就瞅瞅你这牌,你这一个二一个大王全手里都没有站得住的这不是送钱嘛,果然仅仅三分钟之后就臭着张脸开始洗牌。

    反正是闲着也是闲着,睡也睡不着,魏源也不会打麻将斗地主的,于是下了楼打算溜溜弯。

    饭店后墙也就是宿舍楼对面就是小区,没事魏源就喜欢在这溜达,因为这经常有猫出没。

    魏源记得昨天与那只猫相遇的时候的场景,下午三点下了班,午后的阳光正好晒得人只往阴影里钻,他看见了一只漂亮的白猫,轻盈而又优雅,所以他希望能再见到它,可惜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到。

    再次回到宿舍,好吧他实在是困了,正想睡觉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心心念念的那只猫,远远的打了个招呼算是第二次的相遇,之后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安然入睡。

    当许多年后,魏源再次回忆起这一些事情,回想起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美食是给人带来幸福感的最廉价的物品。”

    “走吧,带你去办入职手续。”张东拿着一张领货单说道。

    “不是应该昨天就办吗?”魏源疑惑的问道。

    “哦,昨天人事不在。(还不是作者喝蒙了咕咕咕了三天,忘了剧情。)”张东抖了抖单子说道。

    “刚刚你似乎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魏源挠了挠头,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拍桌子的声音。

    “没有吧,你听错了吧。”张东也很懵逼的说道:“走吧办一下入职手续,录一下指纹,对了带身份证没有?”

    “带了。”魏源拿出钱包说道。

    ……

    仓库在宿舍楼隔壁楼,人事部就在仓库隔壁,所以办入职可以顺便领货,两个人顺带就带了餐车,有餐车方便一点,毕竟领的还是有点货的。

    走过同样破旧的楼道,还滴答滴答漏水的管道让整个楼道显得有些潮湿,因为是老式的楼房,透光性非常差所以显得很昏暗。

    阴暗潮湿的楼道尽头就是人事部,推开门,里面亮着灯,两个人事正低着头在偷菜。

    “哦,小东东啊,吓死我了。”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人事摸着搓衣板说道。

    “话说,乔姐你能不能别叠着叫别人的名字啊,陆集就是这么被你给叫走到。”张东捂着额头说道,原来打荷的有个人叫陆集,后来他走了。

    “叽叽叽……”此处有小鸟叫声。

    “小圆圆也来了。”乔姐一看是魏源,马上跑了出来,就想揉他的脸,魏源赶紧躲开老阿(变)姨(态)的魔爪。

    “哼,你们这帮小没良心的,不理你们了,还是小琪琪好。”乔姐回到电脑面前,揉着对隔壁的贺琪的头发说道。

    “乔姐,你别揉了,我快要和你一样秃了。”贺琪摘了眼镜说道,。

    然后。

    (咔嚓)闪电声

    乔嫣然:“???”

    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吗?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背着我减肥。

    乔嫣然愣了愣,忽然站起身关了灯,拿着一根笔走到了窗边,然后蹲下在那画起了圈圈:“画个圈圈诅咒你们全部变秃。”

    三人:“???”

    “肥宅快乐水,快乐一整天。”贺琪只好拿出她的必杀技,没有一瓶快乐水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瓶。

    肥宅快乐水:功能主治抑郁寡欢、精神低落、烦躁不安、不能修仙等疾病,广泛适用于80、90后空巢老人以及一部分70后孤寡老人。

    “吨吨吨吨吨。”乔姐拿起肥宅快乐水猛的喝完,系统重启中,模式更换至正……正……沙雕模式。

    “库洛里多创造的库洛牌啊,听候我的指引,巴啦啦小魔仙,给老娘全部变秃吧。”乔姐突然拿起笔喊道,沙雕模式已启动。

    “额,我不会给她喝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吧。”贺琪拿着手里的空瓶自言自语道。

    “恢复正常吧。”贺琪拿出一张照片在乔姐面前晃悠了一下,然后只见乔姐老脸一红,咳嗽了两下,捂着三秒后,回到了办公桌前。

    “张东,你有什么事吗?”乔姐推着眼镜问道。

    “额……”三人彻底无语,眼前这一本正经的家伙真的是刚刚的那个哈士奇吗?会不会别人夺舍了?

    “带他办入职。”张东已经习惯了浑身上下全是戏的乔嫣然。

    “哦,小圆圆你叫什么名字?”乔嫣然一本正经的问道。

    “魏源。”魏源一头黑线的说道。

    “小圆圆,你的性别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么可爱一定是女的没错吧。”乔嫣然继续问道。

    “你猜错了,是男的。”魏源捂着额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在暗暗想:“这女的是深井冰吧。”

    “你一边喝快乐水去吧。”贺琪看着快要在暴走边缘的魏源,拿出了一瓶快乐水递给乔嫣然说道。

    “哦。”乔嫣然接住丢出来的快乐水在一边美滋滋的喝了起来,肥宅快乐水快乐一整天。

    “年龄。”贺琪比起不靠谱的乔嫣然来说要靠谱多了,她们不仅仅是做餐饮这边的档案,住房那边也归她们管。

    而且贺琪还兼职仓库管理员的工作,乔嫣然还兼职会计,毕竟做人嘛要做到一专多能嘛,毕竟是小地方没那么多讲究。

    “17岁。”这个是最低年龄是十六,但是最低也得报成17岁,要不然就有点太嚣张的意思了。

    填完身份证、家庭地址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就完事了,没有用工合同,也没有什么工资待遇的商议。

    最开始的那几天不办入职是因为那算是试用期,成与不成全看那几天,这种几乎是口头约定式的入职合同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但是餐饮行业就是这样,凭借着这样的一份口头协议维持了数十年,用工方没有保障,员工随时可能撂挑子走人,而员工也随时可能被裁员,所以导致了餐饮行业特有的体系和用工方式。

    虽说后来不少大一点的酒店都开始注重这一方面的考虑,主要是培养一个熟练的人员,不论是厨师还是服务员都要好几年时间,好不容易养的技术好了却飞了,一个两个还好说全是这头谁都受不了。

    但是总的来说,餐饮行业的用工制度依旧是有待完善中,就和那啥一样,有待完善不是。

    本来还是要办一张健康证的,就是那种花五十块钱买的证,但是吧正好这有一张没有用的,这种证就是谁贴上照片把名字一改就行的证,但是谁也不会真把这玩意当真就是了。

    入职完了就开始拜师傅了,也就是跟那个师傅来学艺,这会的餐饮行业已经没了原来的规矩,由于人员流动性大,所以所谓的拜师不过是口头上改一下称呼而已。

    “师傅。”魏源没有选择,直接就拜师李大师,这是他唯一一个熟悉的厨师,也是第一个接触的厨师。

    李大师表现得很淡定,虽然拜师李大师,但是李大师平时不炒菜,所以实际上跟着的是二锅的陈伟也就是伟哥。

    谁也想不到,刚刚拜师第一天,就出了一档子事,原因是倒霉催的二把刀。

    二把刀之所以被叫做二把刀,那是因为他手艺不好还特别喜欢吹牛逼,夸下海口说自己炒的红油特别好,于是乎就有了这档子事。

    “特辣口味牛蛙。”魏源把配料放到了二把刀面前的荷台上说道。

    “这个……”其实据后来二把刀说其实他想说自己不会炒的,口味牛蛙他根本没有炒过,不知道怎么炒。

    口味牛蛙本来就辣,在湘菜中都算是少数的极辣菜,即便是以辣著称的湘菜菜谱里辣度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一道菜了,何况是特辣的口味牛蛙。

    “你去重新问一下,是不是要点特辣的口味牛蛙。”李大师本来只是看一眼结果一下子就惊到了,口味牛蛙这家店只卖过两次,没有一次不出事的。

    毕竟这里是三晋,不是嗜辣如命的湘南,这里的口味偏酸咸,一个菜炒的酸一些咸一些顶多会被说成是:“一看就是本地厨子教出来的。”

    “嗯。”传菜的一看也知道不对劲了,点菜宝里出来的这道菜是这家店的绝命菜啊,那一点就出事啊。

    在传菜确定了客人一定要点后,李大师靠着二把刀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二把刀,能行吗?”

    “放心吧,妥妥的,我上个厕所马上就来。”二把刀这会已经骑虎难下,这会他是去厕所查上网资料去了。

    因为口味牛蛙需要牛蛙剁成丁后,放入盐、料酒、淀粉、色拉油腌渍一段时间,这个时间一般是十到十五分钟,所以二把刀上个厕所也是可以的。

    只见二把刀回来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点火开风机,熟油入锅后,二把刀就把手背放在了油锅上方。

    “刺啦啦……”油热至五成(北),二把刀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将牛蛙沥干后倒了进去,马上扔掉笊篱抄起炒勺不停的翻搅。

    微微变色后立马捞出,倒入另一盆没有热过的油,油热七成(北),入姜片葱片拉油爆香,入花椒、小米辣、杭椒、泰椒、八角,继而入豆瓣酱、蒜蓉辣椒酱提香,再入牛蛙翻炒。

    此时整个厨房里都弥漫着着辣椒的味道,仿佛笼罩在了一股红色的烟雾之中,那是一股直入脑门的辣。

    淋入红油,这一步非常关键,红油的质量直接关系到这一锅菜的成败,红油是川菜的灵魂,就好比粤菜的高汤一般,不会炒红油的川菜厨子不是好川菜厨子。

    淋入红油后立即倒入辣鲜露、麻椒油,反正能用到的调料二把刀是全给放进去了,加入紫苏继续翻炒。

    直到菜出锅,二把刀好似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呛的实在不行,赶紧背过身去咳嗽个不停。

    此时牛蛙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红黄绿紫颜色分明,由于出锅前淋入了明油,所以色泽鲜亮无比,这一道菜辣椒的数量比牛蛙还要多。

    一口下去让二把刀咳嗽的更厉害了,但是不得不尝一口,这是厨师最后的尊严,你做的菜你自己必须得吃的下去。

    “快上菜。”李大师赶紧拿了一个黄铜盖子将菜盖了起来,虽说口味牛蛙是干锅菜,但是保温也是非常重要,一则保温,二则留香。

    传菜用跑的速度逃离了厨房,这厨房不能呆了,太呛人了,脑门就跟炸了一样的疼,呛的人鼻涕眼泪一起流。

    时间在默默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整个厨房的人都在等待,连接菜炒菜都变得没了太大的兴致。

    “退菜,口味牛蛙,客人说还没熟。”传菜回来说道,几个人尝了尝确实没熟。

    “我来吧。”李大师系上围裙说道,关键时候还得自己上。

    比二把刀更加熟练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他炒菜要用三口锅,江湖人称三口锅,左边拉油右边汆水中间炒菜。

    经过再一次的炼狱般的体验,这一回总算没有退菜,但是这一次的退菜完全是二把刀本人的原因,炒菜炒生本来就是手艺问题,而且还是炒口味牛蛙炒生,所以没的说二把刀之名自此传遍了圈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