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五章夜市一杯酒
作者:坐看冰轮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生活是一个严厉的导师,他会教给你一切知识,这些课程没有选修课全都是必修课,无论你付不付得起学费,这些课程都会强加给你。

    生活无时无刻不在考核着你的每一项技能,虽然不在四六级考场,但是人生处处有问卷。

    学个手艺赚点钱,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起码现在的魏源的想法是这样的,入世不久的他怎晓得这人世艰辛呢?

    两个人喝了一瓶神八,不算多,在老家这就不算事,他八岁那年都一个人喝这点酒。

    胖哥一米八的高个子,这会穿着一件大裤衩子,系着一个红太阳味精的红色围裙,热的满头大汗,肥胖的身躯的轻盈的穿行在各个桌子和灶台之间,一手端着盘子一手用脖子上的毛巾摸了一把脸喊道:“让一让。”

    胖哥店里很小是搭着篷布在外面吃饭,有八九个小桌子,这会又五桌坐着人,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聊天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吵就是了。

    回到灶台边胖哥喊道:“神八花生自己拿,是一个溜肥肠一个家常豆腐是吧?”

    “对。”张东喊道,主要是太吵了不大声点听不清。

    魏源和张东两个人拿了一瓶神八一盘花生,两个碟子两双筷子,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花生盘子很大,但是张东只拿了有那么两三勺子,也就三两左右,毕竟吃不了那么多,还有菜呢,又不是只吃花生。

    大家都是干这行的,一盘花生才三文钱,外面卖的五香花生都有五文钱,餐饮行业毛利50%的利润已经是很低了,又吃不了何必浪费?

    盘子大是盘子大,那是老板客气,可是你打了吃不完那就是你的问题,这就跟自助一样,说是罚钱可是不可能真罚钱的,连押金都不可能扣。

    “慢慢喝别着急。”张东劝道。

    魏源的酒量他是知道的,要是敞开了喝,这种酒最少得三四瓶老家的曲酒65°的都能喝一斤半,那是出了名的能喝,三个他都不够魏源顺带上捎的。

    “行,意思意思就行了,来先干了。”魏源举起杯子碰了一下说道。

    “你啊。”张东看着老朋友说道,硬着头皮干了一杯,脸已经红了反过来看魏源,脸色一点没变,高下立判。

    这时候一个短头发的女人走了进来,瘦弱的身躯带着疲惫的神色,熟练的穿上围裙,带上毛巾到了胖哥身边给他擦了擦汗。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让胖哥跟打了鸡血似得,动作又快了几分,魏源看见他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不知道为什么累成那样还能笑得出来笑的那么灿烂。

    两个人耳语了几句,女人开始上菜记账,胖哥开始专注炒菜,有家的男人最幸福,可养家的男人有多难谁知道?

    男人累了你不能说,牙掉了你得往肚子里咽,老婆孩子还等着吃饭呢,这柴米油盐那一样不得花钱啊,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等了几分钟,两个人喝了能有两杯酒了,肥肠上来了,魏源目测能有四两重,一份肥肠22块钱,能有四两不少了,一般店里都是三两。

    这里的菜都是提前处理好的,进锅翻几下就能出锅了,毕竟都是属于快餐那种形式,价钱不贵,能有这饭就不错了。

    肥肠要是炒的好,就跟那爆肚一样脆,行家可以吃出和吃黄瓜一样的声音。

    粉红色的肥肠粘着明亮色的芡汁,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晶莹,红绿辣椒切成了菱形,看起来非常好看,葱片很大是那种大葱片。

    魏源夹了一块,仔细辨认后才放进了嘴,不是红肠,里面也没有肮脏的排泄物很干净,有的地方大肠洗不干净,还有排泄物很恶心。

    魏源嘴里发出“咔嚓咔嚓”的悦耳的声音,就如同嚼黄瓜一样,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吃饭的行家,吃饭是一种享受而不是生活必须。

    “好,好。好!好一个溜肥肠,入口香辣,入喉麻辣,辣种带鲜,入味精细,芡薄而不淡,大肠脆而不生,老板深的个中三味啊。”魏源放下筷子喊道。

    “兄弟是懂行的啊。”胖哥听到了连骨头都死似乎松了几分,那眉毛眼睛都是似乎舒展了开来。

    “这精下料,细调味才对的世道人心哦。”魏源这样感慨道。

    “您说的是。”胖哥一愣这样说道,带着几分的恭敬,高山流水难觅知音,当年岳飞有知音少断弦有谁听,凡人也有这种情况,不止是那名留青史的岳爷爷有这感慨,只不过咱说的顶多算是个牢骚罢了。

    豆腐也很快上来了,家常豆腐这个菜不难,就是普通的家庭妇女也可以驾驭,但是这道菜考功夫。

    豆腐翻炒中不可以烂,烂了就没了姿态,勾芡不可以重,重了就遮住了本味,不可以太淡,淡了就没了那个感觉。

    这个秘诀在于焯水的时候,是由凉水入锅而不是开水入锅,凉水入锅可以去豆腥味,将豆腐的本质精华激发出来,冷水下锅开锅捞出沥干备用。

    同理辣椒拉油也不可以油温过高,北方五成油温入锅,南方是六成油温,勾芡的水不能是凉水要用30°左右的温开水冲,太烫就会把淀粉冲熟了,太冷又起不到这个作用,个中滋味只有经验丰富的老厨师才可以做到。

    豆腐要活,这个活是个名词,也是一个动词,指的是不可以太死板,要嫩、鲜、滑、顺。

    入口有豆腥味又不可以太重,大凡异味中餐厨师只可去其七而要留其三,即是暗合天数更是因为一旦异味去尽也就没了味道,好比那羊肉若是没有膻味比那鸭肉强不了多少。

    酒喝完了,两个人也开始点面了,面只有饸烙,机器和的面,老板娘在哪压着面,卤是西红柿鸡蛋卤和猪肉土豆卤。

    五文钱一小碗七文钱一大碗,大碗自己在店里吃无限加,老板娘抱怨了多少次,加个面就行了,加什么卤啊多贵啊,可老板说过:“这是做功德哦,马虎不得。”

    大碗足有四两重,一碗面普通人已经吃饱了,但是有的人一天只吃一顿饭,因为吃不起饭,于是这免费续就成了他们的一项福利。

    如果遇上穷学生哪怕是小碗胖哥夫妇也会按大碗给装,虽然没钱帮不到什么,但是人总有恻隐之心。

    不得不说好心有好报,09年的时候,胖哥好心救了个老人,居然是当年随着世宗显皇帝打江山的老将。

    这不如今胖哥还是胖哥,这小店还是小店,可是这黑白两道没几个人敢来找麻烦。

    这世宗皇帝已经殡天二十年了,当年的老将军越来越少,便是原来一个裨将军如今在军中的也最少是个左将军。

    这些人老了活不了几天了,所以奉承着点这些老人是政治正确,毕竟大明以孝治国,连一省巡抚也要对那种耄耋人瑞以礼相待,何况那又不是普通人。

    越是那种刀笔小吏反倒是越不吧这些人当回事,越是高发而越是尊敬,前些日子连内阁首辅都特地来看了老将军一次。

    一说起胖哥来,大家都说:“胖哥仁义,好心终得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