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四章后北屯夜市
作者:坐看冰轮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中午下班的时候才两点,魏源也不困于是就拿出手机玩了玩切水果,这个时间段也没什么玩的,无非就是愤怒的小鸟、切水果、割绳子、神庙逃亡之类的。

    晚上有十几桌的饭,没什么事情,八点多就已经结束了,一般普通的大餐厅都是八点半就已经收档了,不接餐了,当然也有那种24小时的店,有值夜班的师傅。

    这个时候就开始切葱花姜片,姜片是菱形的,需要将姜先切成长方体,两边改出斜坡,斜切成菱形的柱体,再切出来就是菱形了。

    剩余的下脚料也不会浪费,可以用来炒料油,葱花分小葱花和葱花,小葱花是小葱切末,葱花则是大葱切了葱丝之后的下脚料,同理葱叶也不会浪费可以用来炒料油。

    蒜片切起来简单,现在有去皮蒜不用剥蒜皮,至于蒜末也有那种绞蒜末的小机器不用刀剁了,都省事了。

    香菜得捡一捡,把根一切,握着头在垃圾桶那抖一抖,再捡捡枯叶洗一下也就能切了,这个家里都切过不难。

    到了九点左右,客人走得也差不多了,就开始下料了,没事的就开始串岗了,刘敏带着魏源到处乱跑,首先去的是凉菜,因为这两天凉菜新下了一箱百香果和一箱牛油果。

    这两样魏源都没吃过,尝了尝之后发现,牛油果除了当植物奶油之外没有什么用处,论味道甚至比不上芭蕉,而百香果也不如草莓的味道。

    拿凉菜老大张强的话说:“这牛油果就是价钱贵名气大,论起味道来还不如一根黄瓜。”

    这些东西就像是米国大杏仁,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杏仁,那是桃仁,巴旦木的价钱也完全就是炒起来的,产量小又怎么样?那夜明砂的产量更少。

    那不过就是收智商税的玩意,可是就是有很多人去买去上当,不过是心存侥幸,或者炫耀的心思去吃。

    那就跟那鲟鱼子酱似得,鲟鱼子酱比起普通鱼子酱强不到哪去,论起价钱却贵了几百倍,却有很多人吃就是这个原因。

    回到了厨房,老李拿着本本子开始对考勤,今天是八月二十号,二十五号发工资,今天对了上个月的考勤明天就得交上去做了表。

    厨房里的人围着荷台歪歪斜斜的勉强是站成了三排,灶台边站了一排,荷台下站了两排。

    “二把刀,你上个月迟到了28天,早退两天,你可真行啊,扣三百块钱,大家鼓鼓掌,这个月出去吃饭二把刀给大家加菜。”老李露出招牌大板牙说道,二把刀可是个迟到大王了,天天不是迟到就是早退。

    “那也不怪我啊,这天天堵车的,我也想早点到啊。”二把刀抱怨道。

    “你骑个电动车,堵个屁的车啊?”老李绷不住骂道。

    ……

    点完二把刀,其他的人就没什么了,就他屁事多,一屁股事,整天不着四六的,上班躲在厕所玩手机都是小事,一天去厕所八会,一去半个小时,炒菜找不见人是常事。

    老李骂骂咧咧的对完表,也就是开始安排明天进货的事情了,这个店叫老城烤鸭店,自然以烤鸭为主,所以明天要进三十箱烤鸭、两袋淀粉、两袋生粉、一袋白糖还有乱七八糟如海鲜酱、排骨酱、灯笼椒、老干妈辣妹子之类调料。

    厨房里没多少好人,天天窝在厨房里,面对着顾客的刁难还有服务员的抱怨,就是脾气再好也早就磨成暴脾气了,这地方脾气要是软一点根本管不住人。

    所以老李必须把自己武装起来,从老李身上魏源学习到了很多,最重要的就是软脾气管不了人,要想做人上人心肠就要硬一点,兵法上有句话叫慈不掌兵就是这个意思。

    “张东去皮蒜够不够?”燕子拿着表问道,表是他报采购,所以得问材料。

    “那就下一袋吧。”张东想了想说道:“再下二斤小葱吧,凉菜也要用。”

    “下一桶酒精。”班长王嘉文进来说道,王嘉文自称是当过八年兵,退伍的时候据他说是中士班长,大伙都管他叫班长,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了传菜,现在是传菜这边的领班。

    今年27岁,一米七五的个头,微胖,一脸的小疙瘩,一年四季都是毛寸,一言一行都带着军人的气质。

    晚上下了班才九点多一点,晚上没有事,索性就出去买点日用品,后北屯那地方便宜,顺带就算是溜腿了,张东带上矿泉水桶准备换一桶水,两个人跟散步似得走着路。

    后北屯是周围著名的美食街、休闲街、住宿房屋租住地、圣地还是最大的生活用品批发市场。

    这个地方是个神奇的地方,与繁华的滨河大道仅仅只有一河之隔却好似隔了半个世纪一般,与这个快节奏的一线城市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这里是一片避风港,这个没有高房租,没有高物价,一顿饭六七块钱就能解决,甚至你可以找到一个月八百块钱独门独户的房子,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耐心。

    这里脏乱差,这里污水横流,饭店旁边可能就是垃圾堆,小卖部老板就有可能是结了婚安了家的社会青年,胳膊上全是纹身,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网吧里常驻的三和大神、街边的理发店、高高的帆布招牌、扛着大包小包拖家带口的农民工,这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坑蒙拐骗偷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这就是后北屯,一个城市中流着脓的伤疤,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昏暗的路灯散在路面上显得那么无力,昔日涛涛奔腾的汾河水不仅仅量少还有浓烈的恶臭。

    八月是丰水期,站在桥面上还是听得到水声的,这里并不算繁华,而且由于最近在修路,没多少车,走了大概两百米,往左一拐就到了后北屯。

    高高的牌楼、斑驳的油漆、烫金的大字还有做工精美的石狮子,当年晋阳城全盛时期,这里非常繁华,当然现在也很繁华,但是怎么也比不上原来的那份光景了。

    城市规划中重心偏移到了地价更便宜、人员成分更简单、拆迁更容易的其他地区之后这里就越发的开始衰落,柳巷这个原本不怎么起眼的小巷子崛起了。

    一个城市的资源有限,一个地方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另一个地方相应的就会衰落,后北屯就是这样子,据说城市计划已经启动后北屯也要拆迁了,当然十年前就已经有这样的传闻了,到现在还是这样。

    一进夜市比汾河水更加湍急的人流、嘈杂的砍价声、目不暇接的各种各样的日用百货、服装、各类小吃、水果、干货应接不暇。

    “纯棉袜子十文钱四双……”

    “周公解梦、算姻缘前程……”

    “z县土豆”

    “大哥来二十文钱的袜子。”张东拿出钱包说道。

    “好。”商贩大哥穿着一件迷彩外套,熟练的包了九双袜子:“多送你一双。”

    “谢谢大哥,烟不好抽烟抽一个。”张东掏出烟盒给了魏源一根自己也抽了一根。

    “我才的五文钱。”商贩大哥掏出自己的烟说道。

    买了袜子,还得水盆、枕头和鞋,厨房里必须得穿人造革的鞋或者是皮鞋,一是防水,二是好刷,厨房里避免不了水和油,所以啊旅游鞋和运动鞋就有点不适合,脚臭。

    厨房里的全是臭脚丫子,跟当兵的一样,那个脚臭啊,厨房温度高加上脚丫子在皮鞋里捂着不臭就见鬼了。

    那男宿舍就根本不能进,那跟特么的粪坑似得,要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鼻子特殊好的一进去能当场闷晕过去。

    这时候是夏天,可是热水壶是不能不买的,因为厨房里的人普遍都有胃病,饮食不规律,加上食物多油腻,暴饮暴食是职业原因,胃病很正常,所以得喝热水。

    “年轻的时候得多保养,别等到了老了才后悔。”老李揉着老腰说道。

    他这会胃溃疡、腰间盘突出、支气管炎都来了,加上三高,一个月得花一千多文去看病,本来就赚不了多少钱,更穷了,现在连烟也不得不戒了。

    厨房里一大半人都抽烟,原因嘛,都差不多,抽烟其实就是男人们光明正大的偷懒一会的借口,坐在那美美抽一颗烟,一整天的怨气和火气都吐了出去。

    “走,陪我喝两杯。”张东拍了拍魏源的肩膀说道。

    “省点钱吧。”魏源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贵,一顿饭也就五六十文钱。”张东笑了笑说道。

    胖哥饭店是张东常来的地方,老板人不错,菜量也足,当然主要是便宜,这里也卖散酒,十五块钱一斤。

    “胖哥老规矩来一瓶神八,炒一个肥肠一个家常豆腐一盘油炸花生。”张东一进门就喊到,喝酒也是厨师们的职业爱好之一,不抽烟的厨师不少,但是不喝酒的厨师真的很少。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一盘花生米,两个小菜,一杯小酒,几个老友,坐在一起吹牛打屁,这就是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