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死人复活
作者:何岸UP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临近中午,阳州八院。

    郑弈和刘总的小弟正站在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看着医护人员将癫狂的刘老板推走,这些医护人员是清一色的男护工,因为重度精神病人往往会做出攻击的举动,女护士明显不占优势,阳州八院男护工的比例要比其他医院多不少。

    小弟上前千恩万谢,把自己的钱包都递了上来。

    他似乎和刘总一样,找寻各种就会给郑弈送钱。

    郑奕自然是没有收,从里面抽了两张算作车费,然后就让小弟离开了。

    怪事可太多了,郑弈陷入了沉思。

    来的路上,路牌也是清晰可见。刘总的发病也十分不符合常理,送杂志的美女,总会捡钱……

    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背后被拍了一下,打断了思绪。

    “还愣着干嘛,快上去啊。”还未转身便听到对方说道。

    “我说兄弟,你是不是认错……”郑奕话只说了一半,原来对方并没有认错人。

    对面的人看着和郑奕年龄差不多。但其实郑奕比他了几岁。这是比他小两届的学弟,名为叶豪。不经意间郑奕还看到了他胸前的铭牌,上面写着助理医师。

    而他也看见了郑奕胸口上锈着的蓝色字符:“郑老师心理诊所高级心理诊疗师”

    两个人相视一笑,都觉得有些尴尬。

    郑奕尴尬的是他这个杂牌军,碰上正规军了。

    叶豪同样有些不好意思,在学校的时候他可对郑奕十分的钦佩,一直都是他小迷弟的角色,也是为数不多相信他无辜的人。

    “快上去吧,现在是第三道病危通知书了。”叶豪语重心长的说道。

    郑弈知道他恐怕误解自己来意了,正准备澄清,突然捕捉到了病危通知书几个字眼,好奇心作祟的他下意识的问道:“谁啊?”

    “还能有谁,导师呗。”叶豪理所应当的说道,他们这些学生,私下里称呼各位老师教授都是用的代号,但因为那位导师的外号实在不怎么好听,潜移默化的就称他为导师了。

    而这个导师……就是主导“恶魔实验”的那位。

    “他不是去年就……”难道自己听得是假消息?郑弈犹豫起来。

    问了具体的房间,郑弈走入了电梯。

    恩怨不说,最后一面必须得见,当然如果能还能帮自己证明清白的话,就更好了。

    刚一出电梯,就看到了乌洋洋的人,大多为郑奕认识的。

    不少人也发现了郑奕,只见刚才还叽叽喳喳的人群,瞬间变寂静下来。

    有数道不友善的目光汇聚在郑弈身上。但也仅限于此了。

    郑奕朝着一旁高大的男子看了一眼,对方显然想起了过去不太好的回忆,有些恐惧的向后退了两步。

    当年事情一出来,郑奕可谓受到了大量的声讨,这个高大男子便是其中最嚣张的几个人之一。

    然后郑奕忍不住教训了他们一下……然后就没然后了。叫的最凶和最怂的往往是同一拨人。

    一路穿过人群,走进姑息病房。

    看着床上那个枯瘦的老人。这么多年过去,所谓的恨早已淡去了许多,此时更多的则是一份师生情谊,导师他何尝不是一个受害者?试验进行时,导师何尝没有受到压力呢?只怕程度比日后郑弈受到的还要强烈的多。那段时间,许多人在校园里撞见他之后,都会下意识的皱紧眉头,暗自道一声:疯子。

    疯子,就是他的外号。

    对许多人来说也许还真的只有疯子能做出来那种实验。

    郑奕有些颤抖的靠近病床,昔日的话语浮现心头。

    “实验的最终目的:是用催眠或与之类似的强心理暗示手段,来改变实验对象对于某些事物的看法,从而影响情绪,并最终改变意识,继而改变行为。”

    “目前参加实验的有,心理学方面、精神医学科方面、动物心理学方面和生物学神经学科认知学科的专家。而且我还有幸邀请了一些社会人士,其中有舞台催眠师,还有一些民间大仙,不是让他们来作妖,是让她们传授一些心理暗示的细节……”

    “……而且实验中还需要一些普通人来旁观,站在不同的角度进行研讨,你是个学生,刚好具有一些知识,我想请你加入我们,但事先我需要说明,这件事很危险,而且会陷入争论,你要做好准备。”

    床上的老人颤颤巍巍睁开眼睛,他也看到了郑弈,紧紧握住他的手。

    “其他人都出去!”老人突然开口。仿佛平日里的他很有威严,医生和护士非常配合的离开了。

    “这就叫训练。”老人裂开歪着的嘴笑着说道“以前啊,只要他们敢违逆我,我就疯给他们看。”

    恍惚间,郑弈感觉到老人的语速突然变快,精神矍铄,虽然眼睛依旧有些浑浊,但绝不是刚才病入膏肓的样子。

    老人抚摸着郑奕的额头,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孙子辈一般语重心长的说道:“当时你也看见了,实验承受了莫大的压力,那个时候如果不想些办法……所以才有了那一切,我要向你道歉。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其实我这几年对外面的事一直有所耳闻,但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把研究做好,这样才能让咱们都扬眉吐气。而今天我终于有了重大的进展。”

    郑弈内心叹息着,到了这个时候导师依旧放心不下他的实验。

    “怎么你不相信吗?”导师眼睛一瞪,眉毛一挑,他察觉了郑弈的表情。

    “我现在就演示给你看。”只见导师伸出三个手指。

    缓缓倒数。

    3 2 1

    带着笑意,导师失去了支撑,彻底瘫在床上。

    一旁的监护仪发出刺耳的鸣叫,表明导师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郑弈愕然。这个老人带着一段隐秘的历史,带着心中的执念,走了。

    正欲喊医生进来,导师突然就又醒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意。

    “这就是开发的能力。”

    外面链接机器的警报发出,医护人员推着急救机器进来,却见到导师生龙活虎的,其中一个护士半是调侃半是羡慕的说道:“老爷子真命大,今天都病危三次了,自个儿就醒过来了。”

    “托你们的照顾。”导师哈哈笑道。

    那种熟悉的后背脊发冷的感觉再次袭来,全身汗毛倒数。这一次不是第一次了,今天遇到诡异事件太多。

    再次送走了医护人员,导师解释起了来龙去脉:“其实我们当时都走入了误区,这改变他人第一步就是先要改变自己。经过我数次的尝试,今天终于完成了一些成果,没想到阴差阳错把大家都叫过来了。”

    测量仪器可不会骗人,这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就发生在自己眼前。

    郑奕大脑一时缺氧,半晌说不出话来,虽然导师的说法也非常的牵强。但“奇迹”就发生在眼前,郑奕语言有些错乱的说道:“这么多年,您真的一直在尝试吗?”

    内心颇有些复杂,不知该恨自己无故成为了牺牲品,还是该喜实验终于有了成果。

    “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这只不过是第一步,明天下午,你来这医院后面的8号病房楼找我到时报我的名字,我和你详谈。”原来导师刚才的展示,正是为了明日做铺垫。

    郑弈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下来,导师表示并不着急,让郑弈可以好好思索。随后又主动与郑弈聊天,提到了往日一幕幕喜怒哀乐,两人都是长吁短叹,一切都是那么鲜明,反复就在昨日。期间导师还提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并表示这么多年了一直隐瞒着自己的实则康复的事实,实在有愧于为人父。

    郑弈劝了他一阵,直到老人觉得累了,约定好次日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后,自己才告辞。

    走出了病房,两个小护士看郑奕出来,好奇的问道:“许久没听到老爷子怎么开心了。你是老爷子的学生吧?”

    郑奕点点头,“劳你们费心了。”

    另一个稍年长的护士却说道:“何止许久,自打老人到这来就没见他笑过,今天还是头一回,以往就会他的儿女过来,他也从来不见,这老人太古怪了。”

    “他也有难言之隐吧。”郑奕略有无奈的说道。心中却疑惑起来,既然自觉愧疚,为何不见呢?难道是怕儿女看出来?可连专业的医护都不曾发觉他的真实情况,儿女又怎么会察觉呢?

    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正欲离开,却感觉身体再次汗毛竖立,后脖颈发凉,浑身冒出冷汗。

    与前几次不同,这次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女性的声音。

    “跟我讲讲之前的实验吧。”声音飘飘荡荡,恍若洪钟,轻似啼鸣,似乎远在天边,却又近在眼前,十分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