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天上不掉馅饼,但掉现金
作者:何岸UP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二婶啊,二叔抑郁症又犯了?你快带他过来,给钱?那多不好意思,要不冲个会员好了,长个业绩。”二婶乱入。

    “失恋了?你今天多大?9岁?那个小朋友叫你妈妈下午带你过来,你妈妈经常打你?那正好,叔叔这有亲子套餐。”

    “刘总啊,你好你好,那个我上次跟您说过的,集团特聘讲师三十二场的事,明天行不行主要我……你就在楼下?行行我等着你。”郑奕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足足十几个结结实实的客人砸过来,将他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排满了,最后甚至约到了明天,而这个刘总这个超级大客户,可是他早就想合作的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就在楼下。

    郑弈忍不住哼起了小曲,眼睛朝着刚才随手放在的一旁的杂志瞄了一眼。

    封面非常的具有现代艺术气息,用巨幅的马赛克遮住了所有信息。估计是杂志编辑脑袋抽风了。

    忍不住好奇翻了几页,然后又翻了几页……一连翻了十几页,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几乎要达到了量子的速度。

    脸上的轻松表情,也在短短几秒时间里,经历了疑惑、惊恐、沉重等过程。

    有个细思极恐的故事,讲的是复明的盲人进入隧道,然后自杀。

    估计他当时的心里变化和郑弈差不多。

    虽然郑弈没有真的变瞎,但也好不到哪去。

    在他眼中,那些本应表达某种含义的文字,突然变成了杂乱无章的符号。

    几乎每个字的轮廓都能分辨,但就是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这种感觉非常的迷幻。

    “失读症”三个盘旋在郑弈脑海。

    认知心理学课上,曾将这种病症当作典型来讲,这一点郑弈很清楚。病因是脑部的某一片区域受到损伤或是产生了病变,患者彻底失去了文字的能力。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郑弈感觉后背发凉。连忙走向办公桌旁边的书架,抽出一本之前过的心理学书籍。

    神奇或者说古怪的事发生了,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见。

    再看杂志,则又是“失读症”发作。

    似乎发病与否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自己而是在于书的本身。

    错的不是自己而是世界?

    他多么希望整蛊节目的主持人这时进来,带着笑意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整蛊节目,其实他还挺想红的,这样就有人来找自己看病了。

    不过他的希望显然落空了,这时听到门口传来的“欢迎光临”声音。

    刘总来了。

    郑弈来不及细想,坐回到座位上。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这个单子很大,对郑弈这个快要倒闭的心理诊所异常关键。

    感谢他的职业,让他有了强大的心理调节能力,等刘总进来的时候,郑弈的面色已经恢复如常。

    刘总生的短小精悍,即便在他那一辈也算是比较矮了,放到现在,大概相当于五年级小学生的水平。

    虽然身材矮小,但他走起路来却是气势十足,龙行虎步坐在郑弈对面的椅子上。而身后跟着的类似于司机保镖小弟的平头小伙,直接将门关上,站在后墙,郑弈注意到他手里拎这个手提箱。

    看着出场的架势,就知道刘总不是一般人了,郑弈知道他开办了多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便是一家工程公司,而这次商谈的事宜则是关于他手中另一家家培训服务公司。

    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以郑弈“奢望”的价格拿下。算是完胜,不过这还不算完。

    刘总冲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上前打开了箱子。

    红色的光,仿佛熠熠生辉。

    那是一种永远都无法形容的冲击力,一叠叠的钱,起码上百万。

    “这么公道的价钱简直太合适了,买到可就是赚到。所以我决定一次性签二十年的培训合约。如果你后期需要增加人手,我可以再加钱。”刘总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解释到,流露自认为很精明的笑容。

    虽然钱很多,非常多,而且就在眼前,恐怕只要点点头,这箱子钱就会属于自己了。

    但郑弈不能要。

    这根本不是傻不傻的问题,而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

    别说20年了,就是两年之后,郑弈干不干这行都不一定。

    你去存自行车,会直接掏出一万块,说要停20年?

    这根本就不合逻辑,其中必定有诈。

    郑弈不动声色的说道:“刘老板,说实话已经不适合做这一行了。”他将自己的“突发病情”说了出来,没有任何斡旋余地的回绝了。

    这钱他可不敢拿,要是黑钱自己这一辈子就完了,有了前“实验”之鉴的郑弈,自然无比小心。

    刘总却一脸迷茫愣,连忙说道:“郑医生您是觉得少?其实这已经是我所有的存款了,没关系我可以借。”说完就要掏出手机。

    郑弈制止了他,也不废话从箱子里抽出一张。

    “你看看这。”他指着右下角。

    这是一种暗示,表明已经知道了钱有问题。

    刘总凑过胖脑袋,还没看两眼,脸色突然就变了。

    紧接着身体开始抽搐,瘫倒在地,眼睛上翻,嘴角流出津液。

    钱中毒?当然不是。

    郑弈临危不乱,冲小弟说道:“这是羊癫疯,你老板之前有这病吗?”

    正准备拨打急救电话,刘老板却陡然起身,朝他扑了过来,瞬间把郑弈撞到,狠狠的朝他肩膀咬了一口。

    “艹”郑弈吃痛,一旁的小弟赶忙上前,拉开了自己的老板。

    两个成年男子齐心协力,总算控制住了陷入狂躁状态的刘总,将他给绑了起来。

    郑弈看着咬不到别人,便开始咬自己的刘总。他一口钳住自己的胳膊,血浆不要钱的泼洒,猩红侵染了大半个身子。

    “这不是羊癫疯,是狂躁症,非常严重的狂躁症。”心脑血管疾病可不会攻击别人,这是严重的精神障碍。

    “那怎么办啊?”小弟完全蒙了。

    郑弈看着小弟,他刚好知道有一个地方治疗这种病症,不过医院离自己这太远,叫救护车会浪费时间,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郑弈准备当一把司机。

    两人合力将刘总抬到楼下,抬上车,在一阵烟尘中,汽车离开。

    “阳州八院。”

    ·········································

    ·········································

    郑弈并没有注意到,当他下楼的时候,一直有个人站在一旁观察着他。

    此人身上穿着明显不符合时令的单薄衣服,那衣服的材质却十分奇特,走进看去会发现上面浮动着特殊光彩,就像是液体凝集成一样,十分具有科幻感。

    他愣在原地,仿佛在思索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一旁两个穿着紫色制服的年轻姑娘从他身旁路过。

    “郑医生,不觉得冷吗?”她们是楼下整形医院的导医,平常也认识郑弈这个清闲医生。

    一边说还一边笑,“大冷天穿这么薄,真傻。”那人听见了女孩路过时低声的交谈。

    两个女孩还未走两步,其中一个突然被拽住头发,巨大力量直接将她拉倒。

    在两位导医的尖叫中,灰衣男子郑重的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