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心理医生
作者:何岸UP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恍惚间,郑奕又回到了实验室,七八个师兄正对着看着自己,站在最前面是身穿白大褂的导师,他冲自己露出欣慰的笑容。

    “郑奕,我们终于成功了,实验完成了。”他们拥上来,说道动情处更是与郑奕拥抱。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成功的。”导师拍着拍的肩膀,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我?我自己恐怕……”郑奕有些犹豫

    “你不愿意吗?”导师寒声问道,脸色骤然冰冷,看着如同僵尸一般叫人胆寒。

    郑奕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他的手死死钳住。

    就连站在他身后的同僚也目露凶光。

    “你必须去,否则我就白白牺牲了。”导师瞳孔洞洞涌出鲜血。

    “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也将付诸东流。”身后的师兄弟神色凄惨。

    ·················································

    郑奕赫然起身,胸膛剧烈起伏,额头隐隐冒出汗珠。

    目力所及依旧是自己的房间。原来是个梦。

    郑奕颓然的躺在床上。弗洛伊德说,梦境是压抑到潜意识里冲动和愿望的反应,对此郑奕持保留意见。这个梦中出现的实验,已经成为他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眼睛放空看着上方的离他只有很短距离的天花板。自己所住的是一间loft公寓。

    起床准备收拾一下去上班,发现手机没冲上电。

    不禁回想昨日晚上,记忆已经变得模糊,隐隐约约回忆起后半夜喉咙里很呛自己一直在咳嗽,周围似乎闪动着光亮,空气中闷热无比。

    现在是初秋,是流感的高发时节。

    难道生病了?

    郑奕摸了摸额头,触手冰凉,也许是睡了一觉自动痊愈了。

    郑奕没有多想,以现在他的年龄,夸张点说没什么小毛病病是一觉治不好的,如果有,那就两觉。

    收拾穿戴完毕,郑弈离开家门。

    半个小时后,一台起码有十五历史的汽车驶进达茂购物广场的露天停车场里,熄火时甚至还发出连串抖动,就像男人最后那一哆嗦,透露出一丝运动过后的疲惫。

    郑奕吹着口哨下了车,向着专属于他的诊所走去。

    他的诊所详细位置就位于这座繁华购物广场的角落里一家医疗整形医院上面二楼的火锅店旁边因为觉得地方太大,隔开对外出租的小房间里。

    嗯,有点绕口,但好歹还算市中心。

    沿着楼梯走到二楼,一上来就看到了白底蓝字的招牌。

    “郑式心理诊室”乍一听还以为老中医,其实他的职业是心理医生,一种大众既熟悉又陌生的职业。

    熟悉的是很多影视作品小说都会提到它,而陌生在于对这个职业的了解程度上。

    现实中的心理医生可不像电视剧里那般风光,甚至现在还不算是正式的职业名称。

    精神病人有了症状,第一时间想到的总会是三甲医院的精神科或者是阳州八院这样的专科精神病院。而下游的心理咨询,像什么育儿经验了,处理青少年叛逆了,夫妻和睦人际关系之类,又被心理咨询师把持着市场。

    外加上心理医生行业本身,由于缺乏专业评级手段,可谓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敢自称心理医生,导致民间风评很差,进一步压缩了生存空间。

    像是郑奕这样正儿八经的心理医生,如今已经很少了,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其实以郑奕的业务能力完全可以去私立医院,但他为什么不去呢?

    当然……不是因为什不肯寄离人下的自尊,更不是为了实现什么狗屁理想。其实另有隐情。

    这就说来话长了,但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早上所梦到的狗屁实验。一个在开展之初就被国际心理学强烈谴责,并公开宣称为“恶魔的实验”。

    走到大门前熟练的打开地锁,推上电闸,简单的打扫地面,再回到办公室换上白大褂……一套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生意不好,保洁、前台这些自然就被郑弈一个人全包了。

    叹了口气,不由的回想起当初风光的日子,在学校的时候他怎么也算是风云人物,最高光的一件事就是参与顶级心理学科研杂志刊登的论文撰写,虽然仅仅是作为末席署名人,也只负责撰写了其中的一小段,但考虑到他当时学生的身份,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本来前途无限大,最后却什么也没落下。

    说起来也算命运的捉弄,正是因为这篇论文,那位被戏称为“疯子”的导师才会邀请郑奕本人,邀请他去参加那场“恶魔实验”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按照官方的说法是郑弈“操作不当”引起了实验事故,直接导致教授精神分裂,而他本人也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只拿到一本肄业证,黯然离校。

    这就是他没办法去私立医院的原因,就算他的业务能力再出色,私立医院也不可能接受一位连毕业证都没有的心理医生。

    一番忙碌结束,郑弈坐在他的办公桌后,算了算,加上昨天已经是第三个工作日没有客人上门了。

    郑奕不禁回想四天前上门的家庭主妇,她本是在楼下做整形的,当时包的跟猪头一样就上来了。所问的也都是一些家庭感情问题,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似乎受自媒体的毒害不轻。

    郑弈感觉她应该去找个算命的,毕竟她看起来有点不相信自己,但郑弈还是拿出认真的态度的为她做出了一些心理疏导。

    想到这的时候,郑弈脸上不禁露出自嘲的微笑。

    其实实验事故全跟他没有一点关系,是导师私下授意他更改实验流程。当时实验连番受挫,导师决定铤而走险,将自己当作实验对象。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就算给郑弈九张嘴巴他也说不清啊。

    很快门口响起了的“欢迎光临”的电子声音,这个点不会客人上门,郑弈随即意识到这是送名为“心理”杂志的人来了。

    推门的却不是小猴,而是漂亮妹子,婉约的五官,画着淡妆,与总是风尘仆仆的送报小侯可谓是两个次元的人。

    郑弈走过去接过的杂志,下意识的问道:“小猴呢?他生病了吗?”

    “不,您觉得他长的丑,所以他害怕影响您的心情就让我来了。”女孩子说话的时候脸都红了。

    郑弈脸上也是火辣辣的,之前送报的小侯那里都好,就是人如其名,看着跟猴子差不多。

    为了缓解尴尬,连忙岔开话题。心中不禁疑惑,自己身为心理医生自然懂得察言观色,之前从未对小猴的长相有半点评价。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来不及细想,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一响,居然就停不下了,一连十几个电话,居然都是预约看诊的。

    郑弈直接蒙掉。

    咋回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