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破空眼镜 不一般的蝶迹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除了‘牢房’的玄流言一脸嫌弃的拍了拍三叶羽袍。

    “话说你们能不能认真造一个牢房出来啊。”玄流言有些不爽的看着旁边的恋梦道。

    “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宗们,好好的造什么牢房?”恋梦没好气道,同时默不作声的闻了闻自己的衣裙后一脸嫌弃的转头朝着阁楼走去。

    “我去换个衣服。”

    “等等,你们这里有没有正常一点的衣服,我这衣服貌似也有点臭臭的。”

    想了想玄流言还是决定去换个衣服。

    “额······爷爷的衣服你穿吗?不穿的话恐怕只有宗门定制的衣服了。”

    “就后面一个‘签’的那件衣服?”

    恋梦看着玄流言极度嫌弃的眼神,感觉很受伤。

    “也不是只有这一种,千剑锋,千刀碎,千拳破后面都是千百的千。只有未达到要求的弟子才会穿着背后为‘签’的衣服······”恋梦差点说不下去了,她发现这样下去仅仅因为衣服原因恐怕就会失去一部分弟子。

    “行了行了,带我去那个什么平安镇吧,我自己去买一件。”玄流言摆了摆手到,金色小剑知弱已经出现在了他手上,东风吹起玄流言的长发,原本唯美的场景因为一股猪粪味让两人彻底脸黑。

    “你有钱了?”恋梦狐疑的歪着头看着玄流言道。

    “没有呀,你付······”没错,玄流言大爷吃起软饭就是这么悠然自得。

    “算了,找件衣服将就一下吧······”玄流言想到在明镇貌似这傻丫头就卖了簪子,可见她应该也没有钱,以前每次买东西貌似都是花小师妹的钱······

    现在想起来小师妹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哦哦,那一起去洗吧······”恋梦一开始听到玄流言说’你付‘的时候心里一慌,卖簪子的钱可没有了啊,现在自己除非去找爷爷要,可是自己根本开不了口啊。

    现在听到玄流言说’将就一下‘之后恋梦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稀里糊涂的就回答道。

    “额······一起······洗?”玄流言瞪大眼睛看着恋梦道。

    “不·····不是····我·····你混蛋。”恋梦反应过来之后小脸瞬间红了起来,尤其是转头看到玄流言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恋梦‘,整个人感觉中暑了似的体温飙升。

    丢下一句混蛋就灰溜溜的跑掉了。

    留下原地一脸懵逼的玄流言看着恋梦离去的背影。

    “女人哎······”下意识的摸摸鼻尖,然而一股猪粪味却让玄流言浑身一震,然后若无其事的将手放下,顺着恋梦的背影走去。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还跟着我?”恋梦一路上都在回想着自己稀里糊涂的说出的那一句’一起洗‘,想到玄流言的反应更是脸红到了耳后根。

    结果一回头发现玄流言居然就跟在自己身后。

    脸上又红又烫,此时的恋梦恨不得挖个地道把玄流言埋了。

    别问为什么不是挖个地道钻进去,签到宗的女孩就是这么彪悍。

    “去洗澡啊,我又不认识路,你不是知道吗?”玄流言反而一脸诧异的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恋梦道。

    此时的玄流言已经有些无所畏惧了,反正恋梦已经知道自己是路痴了。

    这就好像你第一次坑队友你可能觉得不好意思甚至道歉。

    第二次你不至于道歉,但可能还有点不好意思。

    第三次可能就习以为常了。

    第四次你甚至能骄傲出天际的指着对面发育成爸爸的英雄说;“看这个爹猛吗?我养的。”

    “那你可以让师弟们带着你去男生澡堂啊,我这是回到自己家洗澡啊。”恋梦手舞足蹈道,认认真真的解释道。恋梦真的不信她都说出这句话了玄流言还好意思跟着自己。

    “没事啊,借用一下也没多大问题吧,又不是真的一起洗。”玄流言一脸别大惊小怪的样子淡然道,看的恋梦都下意识的误认为自己才是不正常动不动就大惊小怪之人。

    其实这都归功于传说中的小师妹。

    只要自己洗澡三秒之年小师妹必定出现在自己五米之内,这让玄流言无语至极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跟师尊讲师尊不信,自己又打不过小师妹。

    所以玄流言每次洗澡都习惯闭眼睛,在他看来只要旁边没人,在哪儿洗澡都一样。

    “可是······可是······”恋梦说不下去了。

    事实证明对付那种无耻你还偏偏打不过的人自己还是没太多办法。

    “我带你去行吧。”恋梦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带着玄流言去男生澡堂了。

    去自己家洗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

    “前面······前面就是男生澡堂了,这个时候应该一个人都没有,你要洗就去那里洗。”

    恋梦指了指前方一个小小的建筑后就转身跑掉了。

    玄流言看着前面这个所谓的’男生澡堂‘,心里莫名的怀念起来百城自己专属的大池塘了······

    不行,不能因为安逸而失去人格!

    在小师妹面前的自己压根就没有任何人格,完全就是小师妹的玩具啊。

    所以还是这里的世界好。

    进去之后玄流言看到有两个大木桶,大约两米高半径五六十厘米,里面装满了冰冷的水。

    “冷水······知弱!”玄流言试了试水温之后唤出知弱剑,知弱剑立马出现在了玄流言手中,不过与往常不同,此时的知弱剑身上有一个巨大的’炎‘字。

    “去。”玄流言轻轻一丢,知弱剑就飞入了木桶,仅仅两秒之后水就开始翻滚起来。

    温度什么的对于灵气护体的玄流言并无大碍,所以即便是一百度玄流言也能安然无恙的洗澡。

    “哐当~”一声,解下三叶羽袍的玄流言低头一看。

    一副眼镜出现在了地面上。

    “这是·····小师妹给我买的那副破空眼镜?”弯腰捡起来之后,玄流言仔细打量了一翻这眼镜。

    “不太像······又有点相似····应该是吧,想不到这眼镜没有落在死亡极行海,也算是万幸吧。”玄流言跳进大木桶里,能把普通人烫的怀疑人生的开水在玄流言看来与温水并无区别。

    “想不到这眼镜还在啊,这里什么时候有一个蝴蝶印记······刚买的时候我记得没有啊······好像很久没用了,正好,一会儿去商国还能试试那些作用还能有没有效。”

    想着想着玄流言将眼镜放在了一边,自己安逸的泡起了澡。

    回想起来自己貌似没有衣服换,玄流言转手再次将知弱剑扔进另一个木桶里。同时三叶羽袍也飘落进去。

    “小师妹在的话,我只用躺着就行了啊·····”

    神呐,我在想些什么?

    玄流言觉得是最近自己失了智了才会想小师妹,如今自己想做的就是洗完澡去商国看看实际情况。

    然而玄流言貌似没有看到,他在放下破空眼镜的一瞬间,那个刻在眼镜镜片上若隐若现的蝴蝶,悄无声息的闪烁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