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女人一笑 阎王难料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啊!好痛,你干什么呀。”恋梦站起来后揉着屁股,怒视着若无其事的玄流言道。

    亏自己还觉得这混蛋突然好帅的样子,结果事实证明混蛋就是混蛋。

    一言不合就丢女孩子的做法也就这种注孤生才能做得出来。

    “额······你能不能不要笑,我对女孩子的笑有恐惧感。”玄流言看着怒视自己的恋梦一脸认真的说道,同时左手朝着恋梦伸过去。

    “你又想干吗?”恋梦下意识的往后退,却看到玄流言的左手慢慢张开,手心躺着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簪子。

    “你的簪子,白痴,下次不要把这种能给自己带来危险的东西随意卖掉亦或者扔掉了。”玄流言看着愣住的恋梦,心里想着这小姑娘怎么还不拿走呢?难道······

    “你难不成还要我帮你戴上?”玄流言想起自己后来赎回小师妹很喜欢的簪子时小师妹闭着眼睛面对自己不言不语的表情,玄流言当时也愣着看着闭着眼睛头往前倾的小师妹整整五分钟。

    直到小师妹黑着脸睁开眼睛问自己这么温馨的时刻自己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然后自己亲手给她戴上了簪子,然后小师妹踢了自己裆部一脚。

    那种刻骨铭心的真正的蛋疼体验让玄流言记忆犹新,路过的小师弟们一个两个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为了保全颜面只能说了一句。

    “我在练习与剑灵沟通的特殊方式。”玄流言话音刚落,然后就目瞪口呆的看到自己沟通大半年不出现的知风剑灵‘刷’的一声,从知风里飞出,还说了话。

    “你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然后在玄流言目瞪口呆下飞回了知风剑。

    然而似乎是因为他们听不懂剑灵语,一个两个看到剑灵真的出来之后不少弟子兴奋的拿出自己的剑学着玄流言捂裆的姿势,甚至连玄流言挠屁股的姿势都齐刷刷的模仿。

    直到师尊黑着脸遣散了所有沙雕师弟。

    现在回忆起来慢慢的泪与血啊·····

    话说自己当时是扎到小师妹肉了吗?还是扎到头皮了,为啥小师妹脸这么黑反应这么大?

    “啊?我······好啊。”恋梦鬼使神差的开口道,然而说出这句话之后恋梦就有些后悔了,小手紧紧的抓着衣裙。

    人家帮自己找回簪子已经很够意思了,自己居然要他亲手给自己戴上,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呢?想到这里恋梦有些紧张的抬头朝玄流言看去。

    果然看到一张意味深长的脸。

    完了完了,他不会生气了吧?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那种不知进退的女孩?

    自己要不要说些什么辩解一番?

    “你不会也想踢我吧?”玄流言很是怀疑眼前这个除了动不动就低头,一副不好意思样子外几乎跟小师妹如出一辙的少女,玄流言警惕道。

    也不对,师妹在见到自己的前十分钟也有点动不动就低头,一脸难为情的样子。

    “额······我不会。”恋梦发现自己好像完全摸不清玄流言的套路,他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啊。什么自己想踢他?自己是那种动不动就踢别人的人吗?

    “你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刁蛮任性的女生吗?”恋梦有些不服气道。

    “大师姐你别说,刁蛮任性你绝对排第一······啊!”一脚踹飞不知何时跑过来接话的沙雕师弟,恋梦继续不服气的看着玄流言。

    玄流言······

    果然,果然都是想踹自己。

    不过吃一见长一智,自己这次不可能被踹了。

    玄流言眼神凌厉起来,看着恋梦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惧生死起来,颇有一种赴死的觉悟······

    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对女生有心理阴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要下地狱闯九幽呢。

    玄流言盯着恋梦的脸,突然莫名的觉得恋梦好好看。

    是啊,跟小师妹一样美。

    女孩子这种生物为什么会这么漂亮呢?

    难怪师尊说过越漂亮的东西越危险。《百城记事录》上面也经常出现这种实例。

    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正准备给恋梦戴上簪子的玄流言却迟疑了。

    “怎么了?”眼神上瞟的恋梦看到玄流言拿着簪子停在自己额前的左手,疑惑道。

    “其实,你这样子好看多了啊。为什么一定要戴上簪子呢?”玄流言说着把手缩了回去,问道。

    “真······真的吗?”恋梦很开心,来自心底的开心,虽然经常有师弟师妹们夸自己漂亮,但自己从来没有想此刻这样开心过。

    说真的恋梦此刻的确很美。

    原本盘的复杂但整齐的头发被一根紫色的细系带系着。额前片分的刘海下是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面若桃花之类的话就省了,也过时了。

    少女看上去有些紧张,带着一丝疑惑和少女的俏皮歪着头看着玄流言。

    时不时眨巴眨巴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似的,微红的小脸和灼烧感让少女忍不住把头慢慢低了下去。再往下就能看到微微露出的锁骨,少女身上的香味也在渐渐飘到玄流言鼻子里。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下,恋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

    玄流言突然伸出手抬起了恋梦的下巴,然后深情的看着恋梦的眼睛。

    恋梦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呼吸苦难了起来,想阻止玄流言但似乎自己内心又想着继续发展下去,整个人有向着大闸蟹的方向发展。恋梦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想让玄流言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虽然有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感觉。

    “亲上去啊,别怂啊。”一旁暗中观察的清郑要不是怕可能会把正在‘激动’中的玄流言吓阳痿恐怕都会吼起来了。

    急死个人啊。

    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嘴唇上,恋梦整个人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顿时感觉彻底呼吸不了了。

    对,物理上面的呼吸不了。

    下一秒恋梦感觉自己鼻腔一疼,整个人浑身一抖,瞬间睁开眼睛的恋梦看到玄流言吹着他不知道夹着什么的食指和大拇指。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说。

    “刚刚看到你有一根鼻毛差点露出来了,在这么漂亮的脸上显得有些大煞风景啊,我帮你把它拔出来了,不用谢,我叫鲁迅····啊呸,我叫**。”

    说着玄流言还一副你真的不用谢的样子,颇有一种世外高人风范······

    接着在全宗弟子一脸懵逼中,一阵震耳欲聋且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在宗门门牌附近响起。

    “玄流言你这个混蛋!”

    躲在暗中的清郑捂着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小子,注孤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