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回宗 审讯中的煞士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余国,一位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战役的国家,其最强势力当为拥有无数煞士的白煞门。煞士分为四个等级。灰色煞士对应道奴,银色煞士对应道者,金色煞士对应道师,而红色煞士对应道主。

    他们长期修炼白煞门特有秘籍,拥有常人无法感知的煞气,这种煞气若是长时间伴随普通人亦或者实力底下之人,就会慢慢将其吞噬。

    所以在道奴之前的煞士都是不安全的,他们谁是会死于自己的怠惰,想要暂时没有性命之忧救必须要达到道奴,否则都是慢性死亡。

    而达到道奴之后便可出行任务,这些任务往往伴随着危险和极大的好处。而且这些任务通常都是在国外进行,主要活跃于浔阳国和商国国内。

    传说余国国内特有的十万雪山中有一个十分可怕的势力,拥有常人无法理解的力量,据说曾经不少人都企图攀登十万雪山,最后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更可怕的是那些人的亲人好友都仿佛失去了所有关于消失之人的记忆,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

    据说余国国主和白煞门第一任门主有着极其暧昧的关系······

    一下省略上万字。”

    没错,就这样,《万道记事录》关于余国的记载大约占了五十页,大约五万个字,其中就前面那么多是介绍实力之类的。然后剩余的都是爱情故事。

    当初玄流言差点没看自闭,不过幸好那些仅有的信息还是能帮到自己。

    当初在施展天演看到凶手的时候,玄流言就在想这些人可能是活跃于商国和浔阳国的余国煞士,毕竟除了余国白煞门有搞到商国国徽(商国国士专属),其他人可没那魄力和实力能丢弃那么多枚在商国可以轻松当上将军的国徽在这里。

    说来商国也有点奇葩,他们讲究的是认牌不认人,你有牌上一秒可以指挥军队,下一秒被抢了,军队下一秒就有可能被所持令牌者指挥着杀死你,毫不犹豫的那种哦。

    商国国徽分为三种,铁铸,银铸,金铸。

    铁铸国徽可以指挥三千人以下的任何部队,这类部队在商国大约有几百支。

    而银铸国徽可以指挥一万人以下的任何部队,这类部队在商国大约有千支左右。

    仅有的两块金铸国徽可以指挥所有部队,当然,这两块国徽掌握在商国最强的两个人手中。

    最主要的是看到卿萝的时候,那股隐藏的煞气,玄流言轻松的就感应到了。

    那么有些人就要问了。

    “诶?说道理根本不是玄流言聪明,而是那个煞士卿萝不懂得保护自身的煞气呗?”

    不不不,就好像就算你穿的再豪华,再怎么掩饰自己穷的事实,真正的有钱人仍然能从你的习惯或者语言动作里看出你的实际情况一样。

    又或者你就算打扮的再严实,一些整容医生或者摄影师都能看出你丑的事实。

    “那么说来到浔阳国的少说也有三个道者六位道奴了?”玄流言看着远处已经浮现出来的签到宗,自言自语道。

    ······

    “怎么快?”

    刚落地,玄流言就听到了这句让自己脸能黑一年的话。

    不出意外的,玄流言看到了坐在宗门牌上俯视自己的恋梦。

    “不要对任何男性说快字。”玄流言脚下的知弱再次放大,不一会儿就载着玄流言飞上了八米的宗门门牌上。

    “怎么在这儿呢?那个煞士怎么样?”玄流言自来熟的坐到恋梦身边,两人相聚不过十厘米。

    “审讯这种事情当然是要交给爷爷啦,我又不会审讯·······诶?呀,你干嘛?”恋梦转身回答玄流言的时候却看到一只手朝着自己涅来,把自己的脸上软乎乎的肉一扯一扯的。

    “啪。”恋梦拍开玄流言不停揉捏自己脸蛋的手,然后轻轻揉了揉。

    “都被你捏红了,哼。”恋梦瞪了一眼玄流言之后转过头去,转过头去的一瞬间恋梦眼中浮现一丝慌乱。小脸上的红晕仍然不减,反而好像还在慢慢加深。

    “坐在上面干什么呢?”玄流言看着远方,若无其事的朝着旁边的恋梦问道。

    “哼。”恋梦傲娇的把身子也往旁边挪了挪,似乎玄流言刚刚的举动把她惹生气了。

    ‘难道要我告诉你我刚刚在等你吗?’想到这里恋梦悄悄转头看了玄流言一眼,却看到玄流言不知何时已经把脸凑到了自己眼前,两人差不到一厘米就亲上了。

    “你。”恋梦感觉自己大脑急速充血,整个天空开始暗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却摸了个空,整个人朝着八米高的地面摔去。

    “完了,死定了。”就算了道者,头朝地面的话八米的高度也足够挂掉了,更何况下面可是坚硬的石头。

    然而自己腰间好像缠上了什么东西,恋梦下意识的挣扎一番,却听到了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白痴,你还要闭眼到什么时候,这么大个人,还是个道者,居然还能以这种方法差点死掉。”玄流言真的服了女人这种生物,好吧,自己刚刚貌似靠的有点近了。但至于反应这么大吗?跟见了鬼似的,这样的敏感性到了九幽那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恋梦微微睁开眼,看到了玄流言俯视着低声呵斥的那张脸。

    为什么这个登徒子看上去帅帅的······坏坏的。

    准备再说些什么的玄流言一低头就看到恋梦的那张笑容。

    玄流言突然觉的毛骨悚然起来,准备开口把簪子还给恋梦的想法彻底抛弃到九霄云外。

    此时的玄流言心底就一个念头。

    “女人一笑,阎王难料。”

    每当小师妹露出笑容的时候,往往就是自己遭受苦难的时候。

    半夜惊醒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人,还对自己下了剑阵。

    然后就看到小师妹一脸微笑的缩到自己怀里睡觉,自己动弹不得又心惊胆战的过完这一夜。

    到了后来玄流言每次睡觉都至少在房间周围下不少于百道剑阵,甚至让自己的佩剑知风守着自己。

    ·····

    然并卵,每次醒来玄流言都会发现自己的被窝里多了一个睡得正香的小师妹。

    嘴里喊着的‘大师兄我要抱抱。’也逐渐演化成了‘玄流言你给老娘过来,抱死你丫的。’

    敌无不斩斩无不断的知风在小师妹面前就跟二哈一般,完全一副舔狗姿态。叫它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小师妹仿佛比自己还熟悉知风似的,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知风特性小师妹居然都知道。

    这让玄流言郁闷了好久,自己当时为了收服这把傲娇的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结果这把到现在还时不时傲娇不做这儿不做那儿不让自己踩着飞的知风居然让小师妹任意差遣。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而现在,自己怀里这样一个生物,又露出了类似的笑容,这让玄流言怎能不害怕?

    于是他一害怕,就把恋梦扔到了地上。

    恋梦,卒,本书,完。

    ······

    开玩笑的,皮这一下很开心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