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情景回忆 惨镇生还?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看得出来这些人对于签到宗还真是熟悉啊。”玄流言时不时的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两位剑者,四名剑奴,一名刀奴,一名拳奴。嗯?”玄流言注意到了地上还有一些自己刚刚没注意到的东西。

    “这是······商国国徽······”玄流言看着地上一块半碎的令牌,想起了昨天晚上那本令自己蛋疼不已的《万道记事录》上面所记载的商国国徽。

    “按照记事录上面的记录来看,道者已经是一国的主要战力了。虽然拥有道师甚至道主,可道者应该一个国家还是相当重要的,可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一群人,为什么会犯这种致命的错误呢?”

    玄流言可没有蠢到认为一块令牌可以决定一切。

    “看来只能启动’天演‘了。”玄流言慢慢的闭上眼睛。

    周围的环境开始迅速变化起来,那些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废墟开始如同情景回放那般迅速恢复。接着玄流言身边出现了八个人。

    “这次的任务都明白吧?”

    “明白,门主。”

    “好,全杀光!”

    接着这八个人开始分散开来,一位老者看着这八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皱着眉头道。

    “你们也是来看烟火的?”话音刚落,刀光一闪,老人的头颅应声而落,死之前眼中仍然残留着警惕。

    可惜道奴杀普通人,那简直是巨人撕老鼠那般容易。老人虽然看出了他们的不正常,可惜除了说出这句试探性的话,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八个人见一个杀一个,很快这座镇子便变成了人间地狱。

    那八个人点燃了房屋,原本热热闹闹的烟火观赏大会变成了杀戮大会。

    甚至很多外镇人都莫名其妙死在了这里,一个逃出去的都没有。

    “该死,天演只能持续十分钟。”玄流言睁开了眼睛,虽然玄流言在此处丝毫不动的站了十分钟,但此刻他已经在这刺骨的冬天汗流浃背了。

    “那群人有没有离开还是一说,看来昨晚看到的火光应该是烧毁房屋的亮光。可为什么偏偏那么巧每一个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有人路过的话看到不远处火光冲天说不得也得去看一眼吧?”玄流言暗暗想到,毕竟他昨天要不是知道那里也许在放烟火,自己绝对会飞过来看一眼的。

    等等。

    “烟火!”玄流言突然响起老人说的那句话,而且在《万道记事录》中,浔阳国的烟火一般只有大镇首都才能欣赏的,这么一个偏僻的小镇哪来的烟火就很奇怪。

    而且偏偏在几次放过几次烟火之后才杀人。

    更重要的是根据那位老人的说法,以前明镇从来没有过烟火大会,老一辈的人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也就谢绝了周围有卖烟火的商人。

    可突然出现的烟火只能证明一件事。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杀戮与栽赃,几次烟火大会就是为了掩盖昨晚的杀戮时刻。

    就算自己没来,他们也会进行计划。

    而且这里居然出现了商国国徽,更是让玄流言彻底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如果自己没来的话岂不是会让签到宗彻底凉凉?

    勾结敌国,残杀本国百姓。任何一个罪名都足以让签到宗这个小宗门万劫不复。

    到时候那几个高手再偷偷的去签到宗留下什么’证据‘之类的,那真的就百口莫辩了,就是不知情的情况下玄流言知道这种情况,估计也会认为是这个小宗门在狡辩。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一两次巧合就算了,偏偏所有证据全都指向你。

    “既然遇到了,那我还真就要管一管。”玄流言微微用力,铁铸的令牌······在他的手心完好无损,甚至划开了一道口子。

    “卧槽,痛。”玄流言右手一甩,同时苦笑不得的想起了自己貌似没有炼体。

    “mmp,知风!”玄流言伸出右手怒道。

    ······

    转头尴尬的看着自己仍然空空的右手,玄流言感觉自己像个傻逼,这死剑怎么还这么傲娇。

    玄大爷突然想起自己那把傲娇的佩剑好像落在了死亡极行海。

    “知弱。”这是玄流言给自己新佩剑取的名字,目的是让自己明白自己没有佩剑之时的脆弱。

    下一刻,四道金色的符文围着玄流言旋转绕出,最后聚集在玄流言的右手,金光散去,一把银色长剑出现在玄流言右手。

    “所累也开拓······”看着已经灰飞烟灭的铁铸令牌,玄流言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知弱。

    “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令牌,猎人可不只有一张网。”玄流言眼神一凌,看着四周自言道。

    而另一边的恋梦正小心翼翼的四处勘察。

    莫名的栽赃让她心底很不是滋味,明明在自己的记忆力签到宗从来不主动欺负人,也没有的罪过哪个势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有着不下于甚至远远高签到宗实力的势力陷害签到宗呢?

    “是谁?”精神紧绷的恋梦一下子就听到了角落里的动静,想到玄流言说的,对方最高的实力也才道者,恋梦也对自己的实力有把握。而且这里一旦有动静不远处的玄流言应该能支援自己,恋梦这才决定过来看看的。

    不然早就怕腿就跑了,在明知极度危险的情况下还去作死那是傻逼才会干的事。

    “别·····大姐姐别杀我,我······我·····”是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子,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身上脏兮兮的,眼中挂满着泪水,脸上一道道泪痕。可怜兮兮的看着恋梦,肚子传来咕咕叫的声音更是让女孩有些畏惧的看着恋梦。

    “你是······明镇的居民。”恋梦收起剑来,既然还有人活着那这里应该是没人了。毕竟过了一晚上了恋梦可不信八个人要是在这里搜一晚上找不到一个小女孩。

    “是。”女孩有些不敢看恋梦,主要是恋梦此刻实在太过凌厉。

    得知自己宗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陷害到有灭宗危机的恋梦心情怎么好得起来,属于道者的气息席卷着四周,连佩剑都随着主人的愤怒而不断产生震动。

    这样一个一脸杀气的存在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受得了。

    话说恋梦对于小女孩‘大姐姐’这个称呼有那么一颗米的不满意,自己好像今年才十七,最多比她大四五岁的样子,为啥把自己叫的这么老。

    “你家人呢?除了你还有活着的人吗?”恋梦现在想找一个能把话说清楚的人问问情况,小女孩不断颤抖的样子明显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爸爸······爸爸妈妈都死了······都被杀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女孩想到这里眼睛又开始喷涌出眼泪来,上前抱住恋梦。恋梦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小女孩挺脏的,但一想到小女孩的经历和刚刚自己看到的惨象,恋梦又有些心疼。

    “你跟我一起回宗吧,我们宗门有个和厉害的大哥哥,他能保护你。”恋梦摸了摸女孩的头,安慰道。

    “大哥哥?不用了大姐姐,我在附近镇子有亲人。”小女孩显得有些慌乱道。

    “把我当坏人了么?”恋梦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明明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居然会被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当作坏人,不过小女孩刚刚经历了恐怕是她一生能经历的最可怕的事情了,有一点警惕性那是正常的。

    “那我就先走了·······”女孩说着转身就要跑。

    “咚!咚!咚!”三把金色的剑插在小女孩面前,阻挡了她前进的道路。

    “今天你哪儿都去不了。”熟悉的声音传来,恋梦一抬头,玄流言站在剑上,伸出右手冷冷的俯视着小女孩。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