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九章 所见所闻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卧槽,剑主?快点让我摸摸。”

    “后面的别挤啊,一个一个来。”

    “卧槽,我摸到剑主了,我摸到剑主了。”

    “皇天在上,拜托剑主保佑我早日成为道人。”

    被狂热的师弟妹们挤到了一边的恋梦一脸懵逼的看着‘众星捧月’般的玄流言。

    玄流言此刻比恋梦还懵逼。

    在百城,除了小师妹和师尊以外,其他弟子哪个见到自己不是毕恭毕敬,弯腰行礼的叫一声大师兄,在请教自己问题的时候简直卑躬屈膝的可怕。

    那还是已经到达了道师道者再不济也是道奴的师弟们,怎么遇到这些普通人反而对自己没那么尊敬了呢?

    玄流言感觉百城的师弟妹们和眼前这群不明生物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见到自己时候的想法了。

    百城师弟:“是大师兄,快行礼,我等一定要加快修行,不能拖大师兄的后腿。”

    这群奇葩:“卧槽,是剑主,快点摸啊,这辈子都见不到几次的剑主,多摸摸说不定能转运。”

    这群普通人到底有没有意识到眼前是一个可以改变他们一生的剑主?

    到底是无知者无罪还是他们真的不想给自己行礼,玄流言其实也无所谓,原本在百城自己就很不喜欢那些师弟们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样子,后来慢慢习惯了而已。

    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反而是自己曾经想要的。

    但自己已经习惯了啊。

    这种操蛋感玄流言不知道该怎么说......

    至于为什么玄流言觉得他们一点都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一位是一个可以改变他们一生的剑主,还是要取决于他旁边两个能让他脸黑一年的小伙之间的对话。

    “这就是剑主?感觉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嘛。”

    “剑主不也是人吗?为什么你会觉得他会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

    “你想啊,根据进化论,长期不用的器官和肢体都会慢慢退化,而剑主不是可以御剑飞行吗?长期不用腿不就慢慢没了吗?可为什么他的腿还在?”

    “嗯,有道理,按照你那么说到了道尊以上的境界是不是就会慢慢的有口无肛门。”

    “卧槽,有道理,这个我得去研究研究。”

    ······

    神经病啊,这群到底是些什么奇葩?

    一想到自己今后可能会与这群奇葩作为同门,玄流言内心十分的绝望。

    “三尺!”玄流言一声轻呵,顿时围在玄流言身边的师弟妹们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向后推搡,直到所有人离开了玄流言三尺之内。

    “不是说有什么测试的吗?诶?恋梦呢?”玄流言四处张望,却发现刚刚还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恋梦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爷爷,你也看到了吧,如果他肯执掌千剑锋的话,我们签·····签到宗一定会崛起的,成为像国学一样的存在也并非不可能。”一座阁楼上,恋梦一脸激动的朝着一位面对窗户的佝偻背影说道。

    “恋梦啊,我问问你,你知道剑主代表着什么吗?”老人远远没有恋梦想象中的那么兴奋。

    “御剑飞行,灵气护体,剑驰九州风云变,惊涛一斩立剑主!”恋梦不假思索的回答,同时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向往之情。

    “可你又知道,这么年轻的剑主代表什么吗?”老人眼孔一缩,看着窗外远处的玄流言说道。

    “爷爷······”恋梦不知道该怎么说。

    “代表着这孩子可能会到达剑尊,甚至剑宗······我们这么做,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你明白吗。”老人缓缓转过头来,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突然有些慌乱的恋梦。

    “我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补偿他啊,我们签到宗不是还有几本剑术秘籍吗?而且他还是靠我恢复的实力,为什么帮这点小忙都不肯,有一位剑主的帮助我们签到宗最多十年绝对会发展成浔阳国第一大宗门,到时候······”看着恋梦越说越激动的样子,老人摇了摇头。

    “你还是不懂剑主是什么概念,恋梦,你有把握十年能踏入剑师吗?”老人打断了恋梦的话,反问道。

    “爷爷,我·······”恋梦迟疑了,她知道自己别说十年,就算再过二三十年也不一定能踏入剑师,能这么快成为剑者还是靠爷爷——也是自己师傅的倾囊相赠。

    恋梦甚至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会停留在剑者境界。

    “做不到吧?至于那些剑术秘籍,说点难听的,就算是送给人家,人家一不一定会要·····”

    老人再次转过身去,看向了远处的玄流言。

    ······

    此时的玄流言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跑路了,这群奇葩真的太烦了。

    这个时候,一位胖胖的男弟子突然挤了进来,整张脸贴在了空气墙一样的三尺剑阵上。

    “剑主大哥,剑主大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看着小胖子眼中闪烁着的火花,玄流言仿佛看到了自己在百城时挤入指令道道宗天灵讲座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对这些未知领域的东西充满好奇。

    “可以,你问吧。”玄流言点点头。

    小胖子听到玄流言的许可之后浑身一震,脸上的肥肉一甩一甩,肚子上面如同玲珑宝塔一般的层层肉山也翻滚起来。

    “我我我·······我什么时候能成为像你一样的剑主?”小胖子说完一脸紧张的看着玄流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已经手心冒汗,连旁边的不少弟子也停止了叽叽喳喳,全都放慢呼吸的想听玄流言的回答。

    玄流言看了看小胖子的资质,嗯,没有。境界,嗯,凡人。但看到小胖子都在冒虚汗了,一脸紧张的都要哭出来的样子,玄流言迟疑了。他仿佛看到了当初被师尊收为弟子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也是如同这小胖子一般,紧张的问师尊自己能不能达到他的境界。师尊当时笑着说可以,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信心满满的原因。

    想到这里玄流言决定鼓励这个小胖子的同时给他指一条明路。

    随即看向小胖子的玄流言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这让那个紧张的不行的小胖子差点跳了起来和月亮肩并肩。他从小就坚信自己与众不同。不然为啥别人吃一两碗就饱了自己要吃十几碗?

    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出人头地,遇到慧眼识珠的老爷爷或者高手收自己为徒。

    现在看来自己好像得到了一位剑主的肯定,而且看样子这辈子好像有机会成为剑主。

    那可是剑主啊,书上记载着的那句“剑驰九州风云变,惊涛一剑立剑主”那可是让自己豪情壮志誓成剑主好久,可惜自己都三年了还是普通人,一点灵气都感觉不到。

    但现在!咸鱼翻身了!

    “你资质太差,最多是个普通人,这辈子没希望的,下辈子投胎到百城或者其他大域的大城的话还有些希望。”玄流言一脸肯定的回答到,还冲着已经石化的小胖子点点头以示肯定。

    周围原本期待着玄流言回答的众人先是集体愣住,然后哄堂大笑。

    小胖子原本骄傲出天际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死不瞑目的表情。

    然后他转过身去,朝着人群外面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哭,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的东西被他甩了又甩,完了呢还摔了一跤,让玄流言目瞪口呆的同时也在好奇那块倒霉的地面有没有事。

    起来之后这位小胖子还在哭,嘴里还喊着。

    “呜呜呜,我不活了,我这辈子都是普通人,呜呜呜,我不活了。”

    看着小胖子悲痛欲绝的背影,玄流言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鼓励貌似有点小问题。

    然而就在他像换个方式说的时候,一位少女突然站了出来,朝着孤独中透露着绝望的小胖子的背影大喊。

    “师弟,要开饭了。”

    “什么?要开饭了?”小胖子整个人仿佛焕发了第二春那般,一蹦一跳的跑了回来,还又特么摔了一跤,不过起来之后满脸的喜悦感让玄流言更加心疼那块地面。

    看着小胖子这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玄流言在心里提醒自己。

    自己以后不可能变成这样,死也不会!能被世俗食物勾引的家伙,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不过玄流言马上就庆幸自己刚刚的回答了,因为有了小胖子的示例,刚刚还蠢蠢欲动向往自己这边靠的几位少年明显退缩了。

    嗯?有人在看自己?

    玄流言眼孔一缩,猛地转头朝着远处一座阁楼看去,在那座阁楼的第四层,一位老人站在窗户上看着自己。

    “这个宗门的长老?还是宗主?不可能吧?宗主才道者?”玄流言有些好奇的同时也暗自推测,不过在他看来恋梦一个弟子都道者了,那宗主应该最少是道主吧?

    就像自己是剑主而师尊是’剑宗‘那样。

    “还有哪位想问我问题啊,本剑主当是知无不答。”众人缩了缩脖子,渐渐的有人散开了。

    ······

    “去把他请过来吧,我这样子估计会吓到人家。记住,姿态放低点,毕竟人家是剑主。别人的平易近人不是我们肆无忌惮的理由······”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回里屋,留下一句话给了此刻欲言又止的恋梦。

    “爷爷······”恋梦终究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

    而是再次回头看了里屋一眼,接着神情黯淡的下楼了。

    ······

    “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啊,还真就受不了打击。”看着走的差不多的众人,玄流言失望的摇摇头。这个时候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玄流言精神一振。

    “你哪去了?”果然,一回头,恋梦就站在自己身后。

    看着嬉皮笑脸的玄流言,恋梦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又气又好笑,而是产生了一种敬畏感。

    爷爷说的没错,他毕竟是一位剑主。

    “爷······师傅让我请你去阁楼坐坐。”恋梦没无表情的开口道,但玄流言总感觉着小妮子有什么相对自己说,但是又不知道是畏惧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应该是不好意思吧?这小妮子得知自己是剑主之后还敢嘲讽自己,怎么可能害怕自己?

    简直就是小师妹2.0。

    “可以啊,走吧,我也想见见这签到宗宗主是何等风采。”在玄流言心里是带着对同等境界或者更高境界强者的尊敬去的。

    这让恋梦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眶红红的让兴致满满的玄流言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这又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吗?

    没有啊。

    莫名其妙。

    恋梦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转身开始带路。

    看着似曾相识的阁楼,玄流言心里感到一丝不妙。

    刚刚见到的那个道者老头,不会真的是这签到宗的宗主吧?

    不能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恋梦突然停了下来,阁楼的大门近在眼前,恋梦却迟迟没有推开。

    “怎么了?”看着微微颤抖的恋梦,玄流言问道。

    “流······流言,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恋梦转过身来,低着头带着一丝恳求朝着玄流言说道,尽管低着头,玄流言仍然看见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滴落下来。

    神经病啊,自己什么都没做你这又是哭又是要求的。而且这称呼是什么鬼。

    除了师尊以外从来没有人称呼自己’流言‘,小师妹倒是经常叫自己玄。

    不过处于长期被小师妹虐待的经历,玄流言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心脏。

    只见他露出了招牌的自信微笑。

    “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

    “真的?”恋梦突然抬起头来,嘴角上面还残留这一些水滴,一脸的兴奋和阴谋得逞让玄流言如何想不到自己上当了。

    “自然·····是真的。”玄流言嘴角抽搐着,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相信女人的话。

    “一会儿要是师傅赶你走,你能不能强行要求留下来?”恋梦眼中又浮现出一丝恳求。

    还来啊?

    而且你师傅居然要赶我走,没眼光的臭老头。

    “这个自然。”

    “居然还有人看不上我,我倒要看看你师傅是何等境界!”玄流言心中暗想。

    “那好,我们一起上去吧。”玄流言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被一头熊拉着跑。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四楼阁楼。

    “爷爷就在里面,走吧。”

    “爷爷?”玄流言注意到恋梦的称呼变了,难道这签到宗宗主是他爷爷?

    “小友进来吧,恋梦你去沏茶。”签到宗宗主这是明显要支开恋梦有话单独对玄流言说啊。

    “哦。”恋梦心不甘情不愿的下楼去了。

    倒是玄流言在心中不断祈祷。

    “不是道者,不是道者。”

    一开门,只看到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老人,右手在颤颤巍巍的抚摸着一块大红布,嘴里还念念有词。

    “果然,还真的是他······”玄流言内心开始绝望。

    但老人显然没有注意到玄流言的情绪,开始旁若无人的说起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