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剑主回归 加入签到宗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我最多再坚持十分钟,如果在想不出办法的话都得死在这里。”恋梦阴沉着脸,扭头对着一旁一脸犹豫不断的玄流言道。

    至于为什么说都会死在这里,看看外面那一匹凶神恶煞的魁狼就知道了。魁狼似乎是认为恋梦欺骗了它对她的感情,说好的那那只弱鸡来喂自己,结果居然让狼大爷饿了快半个小时。

    暴怒情况下的魁狼即便是道师······

    好吧,再怎么生气的道者魁狼道师还是能轻轻松松吊打的。

    “那个······你能给我一把无主之剑吗?”玄流言还是下定决心开口了,找一位剑客要剑那是大忌,脾气不好的当场就得把你砍了。

    因为对于剑客而言,剑就相当于自己的家人,你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开口就是要老婆,你是觉得自己有几条命?

    “什么······无主之剑?什么无主之剑?我让你想办法,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恋梦没好气道,早知道就不救他了。救起来吃自己豆腐还不说,还在回去的路上遇到魁狼。

    这货就一灾星。

    “你不是剑客吗?无主之剑不知道吗?就是去除自己和······等等,你的意思是你跟这些剑都没有签订剑契?”玄流言突然眼前一亮,原本半蹲着的身姿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眼睛闪着光看向了漂浮在五方剑行阵的阵眼。

    也就是那把悬浮在四剑中心的那把剑。

    “你要干嘛?混蛋,那是阵眼。”恋梦这边维持的五方剑行,回头准备让师弟师妹们跑路的时候突然就看到玄流言朝着阵眼走去。还没有接近阵眼那双不老实的手就已经伸了出来,一看就是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妈蛋,拔个无主之剑都这么费力了吗?”看着自己手中的剑,玄流言一脸嫌弃的打量了一番。不过随后叹了口气,堂堂剑主流落至此,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个屁啊,老子有了无主之剑还用怕区区一个道者?

    “快走。”此刻恋梦心里恨不得把玄流言大卸八块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朝着在一旁愣住了的师弟妹们喊道。

    趴在石块上已经接近半个小时的魁狼站了起来,利爪撑起身子的时候还顺道削下来几块碎石,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恋梦几人,长长的哈喇子已经滴落在了石块上。

    “虽然也许不到几天时间,但还真的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呢。”玄流言轻声道,同时转过身去,对着恋梦说道。

    “这次救下你们,我们就两清了。”

    恋梦原本都准备和魁狼决一死战了,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浑剑气凌厉的玄流言回头对着她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恋梦感觉这一切好熟悉,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发生过了一遍似的。

    “师姐,这个臭无赖为什么突然······”海纱小心翼翼的走到恋梦身边,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玄流言。此时的玄流言意气风发,浑身扩散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剑气。

    剑气外放,剑师境界才会有的特征。也就是说这位刚刚还嬉皮笑脸,为了活下去而抱一位剑者大腿的少年是一位剑师,至于再往上的剑主她们压根想都不会想。

    生物都是有本能的。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懦弱不堪的弱者这个时候似乎拥有了随意斩杀自己的实力,不过魁狼可不是被吓大的,它明白人类阴险狡诈,也许这只是这些人类垂死挣扎之际的虚张声势而已。

    “吼。”魁狼怒吼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朝着玄流言飞来,挤压空气产生的音爆不断响起。

    然而玄流言只是一声淡笑。轻蔑的看了魁狼一眼。

    魁狼瞳孔一缩,这种笑容和眼神自己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每次自己捕食之际。那些明明已经是板上之肉的猎物试图反抗是自己才会流露出的神情。

    对弱者的不屑和嘲笑。

    “畜生,去死吧。”玄流言一声冷哼,举着一把平平无奇的白剑就这么轻轻一挥,扑上来的魁狼突然心里一颤,下意识的朝着周围翻滚而去。

    下一刻,原本自己身后那块巨石如同豆腐一般被完完整整的切开来,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头,整座山被斜着切成了两半,大片石块山体崩塌瓦解,惊起山谷之中成群的飞鸟。

    “呜呜呜。”魁狼趴在地上,对着玄流言露出肚皮。这种境界上的压迫令魁狼的血性彻底崩塌。即便是以魁狼从小厮杀的个性也吓得胆色全无。

    自己运气能好一次,若是再来一次呢?而且很明显眼前那个人类明显没有出尽全力。

    “还真是一把破破烂烂的剑,不然怎么可能被一个道者躲过去。”玄流言不满的看着手中的这把剑,身上扩散着的剑气似乎能感觉到主人的不满,大量溢出的剑气将原本就凹凸不平的大地切割的面目全非。玄流言再次把剑又举了起来,但看到魁狼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对着自己露出肚皮的时候玄流言愣住了。

    “这一点也不煞鬼,啊呸,我为什么会想到煞鬼?这玩样儿哪能跟煞鬼比。”玄流言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投降了,在玄流言潜意识里他把魁狼当成煞鬼了。那可是即便之后道者境界也敢去咬道宗的狠角色,玄流言一开始心里就做好不是魁狼死就是魁狼死的准备了。

    什么?自己会死?不存在的好吗?

    见到魁狼诚服玄流言犹豫了,毕竟这个畜生刚刚想要杀了自己。而且以魁狼的成长经历来看这货应该是心狠手辣阴险狡诈之辈,最好还是斩草除根比较好。

    但是一联想到自己的路痴属性玄流言又犹豫了,这样离开的话自己估计连怎么出森林都不知道,看着斜坡下面郁郁葱葱的森林,一望无际的绿色让玄流言几乎绝望。

    御剑飞行万一飞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去呢?所以玄流言又希望能带着这条魁狼当一下临时导游,带自己出这片森林,去确认一下这里是不是万道域万道城。

    想到这里玄流言放下剑来,下意思的想要收入体内,却发现剑毫无动静的立在自己眼前。

    “卧槽,差点忘了还没有签订剑契,想不到我玄流言有一天会跟一个凡剑签订剑契。”玄流言拍了拍脑袋懊悔道。玄流言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魁狼,右手一挥,魁狼就感觉自己身上压着一座大山似的,根本无法动弹,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剑神誓约,起。”玄流言一声轻呵,一些金色的陌生符文突然从玄流言体内飞出,经过几秒杂乱无章的乱飞之后,随着玄流言指尖一滴鲜血滴落在凡剑之上。陌生的符文如同找到家的鸡崽子们那般围绕着凡剑旋转起来,接着一道道符文看似无章实则有序的刻入剑身。

    一旁的六人更是看的一脸懵逼。

    “师姐·····他这是在干什么?看上去好厉害的样子。”一名男弟子吞着口水说道。

    很难想象自己刚刚捆绑了一位这样的高手,感觉自己可以出去吹一辈子——前提是这位高手不记仇。

    “果然,以我的修为怎么可能失败,”看着自己手中那把缩小数倍的凡剑,不断自转的同时。一些金色的符文隐隐约约的显现在剑身之上。

    拳头一握,下一刻凡剑已经消失在了玄流言手中,看了看在一旁快要嗝屁的魁狼。玄流言打了个响指,下一刻魁狼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不然为什么会轻松起来?

    “没死的话起来带路,带我离开这里,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玄流言踢了踢躺尸的魁狼,刚刚魁狼对着恋梦点赞的样子玄流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呜呜呜。”魁狼摇了摇尾巴,支撑着浑身酸痛的身躯站了起来,这点痛苦对于魁狼来说自然算不了什么,毕竟没有了死亡的威胁。魁狼小心翼翼的走到玄流言脚下,不断地摇着尾巴吐着舌头。不过这狼尾巴要起来就像扫帚那样,不仅没有讨好到玄流言,反而让玄流言眉头一皱。吓得魁狼赶紧退后几步趴在地上不再多事。

    “那个······你把那把剑还给我。”恋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玄流言身边,看着一脸犹豫的玄流言道。

    看着恋梦那副有些胆怯却又有些不服输,双手在不断地交叉抖动的样子,玄流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自己居然能从一个陌生人身上感觉到温馨,就好像见到了什么故人。

    刚刚恋梦的表现他看在眼里,的确是一个合格的师姐。

    自己翻盘用的却是人家的剑,也许这些自己看来破破烂烂的剑对于他人很重要。

    但自己也没有办法,没有了无主之剑自己所有手段都施展不开来。

    “姑娘,这把剑送于在下可好?在下保证将来还给姑娘一把更好的剑。”玄流言对着恋梦淡笑道,虽然这笑容很无意,但在恋梦看来很刺眼。

    自己需要拼命才能微微抵抗的魁狼,在玄流言手中却轻而易举的臣服了。

    那刚刚算什么?耍自己吗?恋梦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师姐,要不算了吧,我们能毫发无损的活下去还得谢谢他,一把剑而已,回去找师傅再拿一把便是了。”海纱悄悄走过来说道,看到玄流言把视线转向自己之后又连忙走开。

    “师姐,要不就这样吧,万一把他惹急了。”另外一名女弟子也过来劝导,却没有注意到恋梦眼睛此刻越来越红了。

    呵,自己刚刚愿意堵上千剑锋半数的实力来救玄流言,结果玄流言一莫名其妙有了实力之后却二话不说想要离开,不知道是因为宗门即将失去一位强者还是因为一些别的东西。

    恋梦感觉自己好难过。

    “你走吧。”恋梦黯淡的说出了这句话之后转过身去,即便在眼泪落下的一瞬间就转过头去了,可玄流言还是看到了眼泪落下。

    不知道为什么,玄流言感觉眼前这一幕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眼中紫色道袍的少女慢慢和记忆中一道紫色的身影相融合。

    少女缓缓转过身来,眼泪在不停流下,嘴里还在说些什么,但是玄流言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一句话如同惊雷那般在玄流言脑中炸响。

    “流言,不要再让你师妹流泪!”

    “师妹。”玄流言猛地上前抱住那道身影,却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刚刚自己眼中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可她是面对自己的,然而这个所谓的大师姐是背对自己的。

    于是悲剧了。

    嗯,糖是甜的,盐是咸的,胸是软绵绵的。

    两人在这一刻大脑同时短路。

    至于另外几人则是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甚至想象力向来惊人的海纱甚至在幻想这两个人是不是上辈子有一段孽缘,这辈子又遇见了。而且玄流言也是在遇到师姐之后才有的那么强的实力。越这样想海纱越相信自己的推断。

    嗯,没错,就是这样。

    恋梦经过短暂的大脑短路之后也涨红着脸,羞恼着不断挣扎,一边挣扎一边掉着眼泪。泪水滴在玄流言手上,让玄流言心头一颤。

    很快恋梦便挣脱了玄流言的怀抱。恋梦面向玄流言,回头走了几步,脸上还带着泪痕,咬了咬下嘴唇。用一种悲痛欲绝的眼神看着玄流言。

    “你走便是了,为什么还要上前羞辱我?像你这样的强者,还真是时间多。”很明显,恋梦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剑师以上的强者吃多了,没事做来羞辱自己而已,她可不会自恋到觉得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人拿了自己一把剑就成了剑师以上的强者。

    说完恋梦抱紧自己蹲了下来。

    “我······我不走便是了。好师姐别哭了好吗?”说出这句话之后玄流言心里突然响起一句’卧槽。‘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自己脸皮明明一直比较厚,为什么遇到她之后感觉自己有点不受控制。

    玄流言转过头去,不敢看恋梦的反应,过了一两秒还是转了回来。

    还是得看看,万一自己伤透了这位少女的心,她要赶走自己呢?

    事实证明玄流言想多了,少女早已站了起来,破涕为笑,轻哼道。

    “哼,要加入我们签到宗可是没那么容易的,这也是要经过考核的。”不知道为什么,恋梦原本内心是想立刻答应玄流言的,毕竟这种现成的高手几乎不可能遇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玄流言的声音就情不自禁的傲娇起来。

    “师姐,我们签到宗哪来的考核······啊♂!”事实证明人还是不要嘴欠的好。

    “好好好。”玄流言无奈的点点头,下意识的想摸摸少女的头,却在即将触碰到少女的时候止住了。

    “哼,登徒子师弟。”恋梦加重了‘师弟’二字,很明显是想起了刚刚玄流言叫自己‘师妹。’看着少女走向黄昏的背影,玄流言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随即又脸色一沉的看向了魁狼,吓得一旁暗中观察的魁狼浑身一抖,下一刻如同警卫那般站了起来。

    “死狼,跟我走。”玄流言哼到,万一自己通不过考核的话就让这只死狼带自己出去。

    师尊,我好像加错宗门了。

    其实我希望是师尊你说错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说‘好’字的时候,我内心欣喜若狂,我明明觉得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可我的意识告诉我我应该开心。

    这是为什么?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