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卧槽,签到宗
作者:草灯城的小说      更新:2020-01-07
    “什么?签到宗?签到?你特么在逗我?”玄流言目瞪口呆的看着道契上面的’签到宗‘三个字。

    “嗯,对呀,签到宗嘛,你刚刚不是说要加入签到宗吗?”恋梦有些心虚,毕竟对方要找的可能不是签到宗,毕竟他们签到宗可不是什么修炼圣地。反而是一个小小的宗门,连巡镇使都没有一个的存在,不过一想到眼前这个怀疑人生的少年是自己主动说要加入签到宗的,恋梦心里又踏实了不少。再说了哪来那么多签到宗,签到一次还不够吗?

    “我说的是千道宗啊,万道域举世闻名的修炼圣地啊,小师妹和师尊口中天才的聚集地千道宗啊。千百的千,道行的道。而且你们宗门名字真的是一言难尽,告辞。”玄流言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站住。”恋梦下一秒拿着剑出现在了玄流言面前。看着左手拿着道契右手拿剑对着自己的恋梦,玄流言停了下来。

    “我不管你要找的是哪个宗门,今天都必须跟我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眼前这个喊杀喊打的少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红的厉害。

    不过一想到师尊对自己的期盼,以及······

    自己这个时候必须硬气一点,哪怕你拿着剑指着我,我也要······

    “姑娘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剑的呢?有话好好说嘛,我们都是剑客,讲究以德服人对不对?”玄流言嬉皮笑脸道。

    咳咳,百城有位伟人鲁迅曾经说过:”苟住,苟住才能反杀。“

    “你也是剑客······刚刚听你说什么师尊师妹,你已经加入一个势力了还要加入我们签到宗。我看你是图谋不轨,觊觎我们签到宗的独门剑术。”

    “大师姐,我们签到宗哪来的独门剑术···啊。”

    敢在本小姐说的自己都快相信的时候打扰本小姐,躺下吧你。

    “姑娘我估计你说的这些话连你自己也不相信。”无视玄流言鄙夷的眼神的嘲讽的语气,恋梦冷眼扭过头去,看了看躺在地上装昏迷的两个大男人。

    “你们两个别装死,给你们五分钟时间,给我把他绑回宗门,要是让他跑了我让你们扫一年厕所。”

    两人听到这句话连忙一个鲤鱼打挺,下一秒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师姐放心,我绝对会把这个觊觎我们宗门独门剑术的小子老老实实绑回宗门。”一名男弟子点头哈腰道,引得另一名男弟子翻白眼。

    咱们宗门到底有没有独门剑术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下一刻恋梦冷峻的眼睛看了过来。

    “咳咳,敢觊觎我们宗门的独门剑术还企图混入我们签到宗,小子,找死。”

    看着三人在自己眼前演戏,尤其是看到朝自己走来的两个男人连道者境界都没有达到。玄流言轻笑一声,左手划拳右手为掌,侧着身子一副战斗状态。

    “虽然我佩剑不在身旁,但也不是你们这些臭鱼烂虾可以欺负的了的。”

    ······

    “两位大哥,能轻一点么?”虽然玄流言很想说这句话,但嘴上缠绕着的布让他几乎绝望。

    一路上颠颠簸簸的让玄流言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自己当初就真的应该听师尊的多练习一点别的道法,不然也不至于没了剑就废了,更不会被一个道者与两个道奴完败。

    “师姐,他会不会来自什么大势力啊,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会得罪人。”一路上默默无闻的另外两外少女都问过恋梦这个问题,但恋梦的回答都如出一辙。

    “他这么废,而且他刚刚说的是师尊,一宗之主的弟子都这么废,那宗主又能强到哪儿去。而且就算他是大势力的人那也是对着我们签····宗门有着特殊目的的宗门,这种人不能放过。”

    看着恋梦冷静的分析。一双沉思的眼神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两位女弟子瞬间崇拜的都要五体投地了。

    “其实师姐的意思就是;连我们宗门那些东西都看的上的估计也是个垃圾宗门,菜鸡宗主······啊!”剩下一名男弟子感觉肩上一沉,差点把玄流言摔在地上,稳住肩膀上的玄流言之后心有余悸的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同门。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把他解开吧,不到半个小时的距离了。这一片是无人地带,他再喊也不会有人听到的。”不知过了多久,玄流言终于听到了这句让他梦寐以求的话。下一秒他感觉自己后脑一松,嘴巴一紧,那块该死的布终于离开了自己。

    “救命啊,绑架啦,强抢良家妇男了······”一松开嘴玄流言就拼命的嘶吼,同时不停的看向四周希望出现一个大佬来救救自己,但看到的永远是六人戏虐的表情。

    五分钟后玄流言放弃了,

    “呵,要是我师尊在这里保证能让你们连个屁都不敢放。”之前听到恋梦的话玄流言很是不服,他师尊如果出现在这里绝对能让整个万道域都抖三抖,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的菜鸡宗主。不过苦于刚刚没有办法说,现在求救无效,自己又没有实力挣脱。只能搬出师尊吓吓他们。

    不过所有人都如出一辙的回复了玄流言两个字。

    “呵呵。”

    好气。

    这绝对是我玄流言这一生中最悲惨的一天,不对,最悲惨的一天应该是遇到小师妹的那天。

    就在玄流言在沉默中暗自悲愤的时候,一阵怒吼几乎震得玄流言失聪,下一秒玄流言就感觉自己摔在了一块石头上。

    “痛······卧槽。”玄流言感觉此刻自己就像是一个桶,半山腰上面的那种。此刻他们正好处于一个斜坡,男弟子又是处于队伍最后面,这个时候放手跟从滑滑梯上放一个球没什么区别。

    “头,屁股,头,屁股。”就在玄流言在思考自己头撞地面撞得多还是屁股撞得多时,恋梦手一挥。

    下一刻玄流言感觉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睁开眼睛一看,明晃晃的一把剑横着挡住了自己的翻滚之路。吞了吞口水,看着插在自己腰间的那把剑。

    “再往后两厘米,我估计师尊得为我进行移花接木了。”

    心有余悸的再看了一眼剑身,玄流言转过头去,他自然知道刚刚出手的是那名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大师姐,可刚刚那声怒吼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想问问不远处的恋梦,就听见与刚刚完全不一样的音色从恋梦口中传出。

    “小心,是魁狼。”

    听到魁狼二字五人脸色一变,立马抽出剑警惕起来,甚至玄流言还看到了其中一名女弟子小腿肚子在抖个不停。

    这魁狼······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