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所谓盐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什么!’李亦皱眉道。自己是有几分聪明,可是在普通士兵那闹闹就算了,现在两个老狐狸算什么了。‘怎么了?有什么不便吗?’李元吉看着李亦的为难模样,一脸你有什么困难,我给你解决。

    ‘没,没有。’看你的眼神,我敢有吗?死马当活马医吧。

    ‘那你开始吧。’说着李世民坐在了李大牛的铺盖旁边,还招呼着让大兄弟李元吉一起坐下。这里很干净啊。嗯,不错啊。

    如此荣幸的李大牛已经快激动得晕过去了。安抚了激动的李大牛后,李元吉示意李亦可以开始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李亦开始超常发挥。一连讲了三十章。被自愿多讲了二十回。于是李世民大嘴一挥,就叫李氏三国。‘李氏三国?’对不起老罗啊,以后多给你烧烧纸吧。不对,你们也姓李吧?有猫腻。李亦小人之心道。

    宫墙内,小亭旁。热腾腾的锅子飘着诱人的香味,数盘瓜果菜蔬摆在桌上,数个宫女来来往往忙碌着。三人围坐其中。

    ‘此种吃法到也别致。’看着小火炉不停的加热中魏征夸了一句。

    ‘当然,这叫火锅。冬天吃这个最合适了,现在春天也不晚。。您尝尝。’说着李亦把烫好的羊肉放在魏征的盘中。‘您这个年纪要荤素搭配,尤其是冬天,多多吃点蔬菜。’李亦又夹了筷空心菜。

    ‘嗯。’魏征难得没有说话,把李洛的菜吃了。

    ‘小亦这是什么?’李承道一边学着李洛的动作吃着火锅,一边指着面前的一个个小碟子。

    ‘哦。那几盘黑乎乎叫油碟。里面是调料什么的,是火锅的时候沾点,很好吃的。还有没调的是那盘是盐,那盘是醋,旁边是茱萸酱。喜欢什么自己调吧。’李亦解释道。调料匮乏,我也很难做啊。

    ‘嗯,不错。个人口味不同,如此一来也众口可调了。’魏征拿起盐碟,加入不少盐。看得李亦不觉吐槽这老头好众的口味啊。

    ‘这有点淡啊。’李承道也拿起了盐。

    ‘淡?不啊!’李亦喝了口汤觉得刚刚好啊,疑惑的看向二人。

    ‘这盐不错啊。’魏征看着自己手中洁白的盐。‘什么时候这青盐的品质这般好了。’魏征感叹道。

    ‘是啊。今天的盐怎么这么白啊!’李承道附和道。

    ‘你们见过盐吗?’李亦在内心吐槽这些分不清稻麦的权贵们。‘哦,这是我改进的盐。那什么青盐不多了,只好从粗盐中提取了一些。’

    ‘哦。我说呢。原来不是青盐啊’李承道点了点头。‘什么这不是青盐!’魏征终究是姜是老的辣,意识到了李亦话中有话。一把抓住李亦的衣领。

    ‘老头,你干嘛?衣服都被你抓破了。洛被瞎’李亦了一跳,正试图摆脱魏征的荼毒。

    ‘快说!这是什么盐?说好了。老夫赔你多少件都可以!’

    ‘快说啊!’某马后炮李承道也反应了。

    ‘好吧。’

    话说李亦在调油碟的时候,看见那有些粗糙

    的盐,心中很是不满。

    ‘来人啊!就你,别看了。’

    ‘道长何事?’一厨子出现想李亦面前。

    ‘有没有好点的盐?’李亦指着眼前的小石子般的盐块。

    ‘道长,这便是青盐盐块,那些细盐所备不多,还要留着贵人们随时用膳呢。’厨子认为李亦对盐有所不满,小声的解释道。

    ‘好了,好了。你走吧。’李亦摆摆手打发走厨子,开始对自己这一坨盐发难了。‘要不要来提取点盐吃?顺便打包带走,以后也不难过了。’李亦想起自己在凉州军营中吃的的苦盐就面色发黑。

    说干咱就干。溶解,把这些粗盐放进干净的木桶里容为盐液,待盐液饱和,就倒进另一个蒙这麻布的木桶里,不已会,麻布的表面开始又黑黄色的杂质出现。然后去掉麻布,再次过滤,直至盐液的颜色成白色透明装。吩咐人把烧过的木炭拿来砸碎,放进取来的大大的漏斗之内,再次过滤掉一些看不见的毒素之类的杂质。李亦想把漏斗固定在 架子上,但没找到。只好把刚刚那个厨子给抓来当人工架子。不过这厨子甘之如饴,没看到给这位大人帮忙可以 学不少本事吗?看那去找调料的家伙,以后就可以开家卤菜店,或者把秘方卖了也行啊。这辈子不愁吃喝了。还有那带路的小宫女,还给人写了首诗呢?

    不提厨子的小心思。李亦正在专心的看着流出的液体。‘把这些倒进锅里熬,把水熬干。’李亦发觉差不多之后下令到。

    看着渐渐蒸发的水分,李亦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第一分盐。水蒸气在蒸发,盐的颗粒在慢慢析出。李亦感觉很开心,吃了这许多年的盐,这是自己第一次动手啊。也是对得起那不靠谱的化学老师了。说不定以后自己可以靠这吃饭呢?

    ‘就这样。盐就出来啊。’李亦无所谓的缩了缩肩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那所以的盐都可以这样提取吗?’魏征有抓住了李洛的领子。面部的表情就在说一个意思:你敢说不是,老子就废了你!

    ‘理论是可以的。不过就是过滤要多点。’李亦看着魏征结结巴巴的说到。

    ‘可以吗?可以!’魏征封魔似的把盐往自己嘴里塞里一把。

    ‘不咸吗?’看着魏征的狂暴动作与李承道的效仿,李洛都觉得呴得慌。

    ‘这盐还有多少?快给带老夫去看看。’再喝了李亦递上的白水之后魏征连忙问道。

    ‘差不多都用了’李亦回想了一下。不过是些精盐罢了吧。与你们吃的青盐又有什么不同。

    ‘这也不用这样吧。’李亦对魏征与李承道的行为万分鄙视。

    ‘滚!’李亦接到了两个白眼。‘我滚?’李亦摸摸自己的鼻子,你们这是不想吃饭了吗?还是吃饱了杀厨子啊?默默地对这两个货翻了白眼。

    ‘就是你,快滚去弄盐。’身姿矫健的魏征把李亦拎着往厨房方向去了。

    ‘快去!’到了厨房的李亦被一脚踹了出来。

    从地上爬起来的魏征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胖厨子!给我死出来!’

    ‘我今天怎么弄的你学会了吗?’李亦踮起脚跟抓住胖厨子的衣领失败后,转而抓着胳膊。

    ‘会,会一点’。胖厨子看着李亦,转而又看见了李承道,瞬间话都不会说了。

    ‘到底会还是不会。一点到底是多少?会还是不会?’李亦用吃人的眼神看着胖厨子。

    ‘会,会。’摄于李亦的淫威,胖厨子连忙应道。

    ‘会,还不赶紧去!等我请你吃饭啊!’李亦模仿魏征的姿势给了胖厨子一脚。

    ‘是是。’胖厨子连滚带爬的走了,顺便有些莫名其妙。刚刚不是很和蔼的吗?

    ‘还有,用最差的盐提取!多过滤几遍!’李亦补充到。

    李亦要知道他的心声的话,一定会说,和蔼你妹!老子好心请人吃饭被当成小人教训了一顿,这饭还没吃呢就被啦来这做苦力。老子还能和蔼个毛线啊。

    ‘您看怎么样?’李亦问正在发疯边缘试探的魏征。

    ‘哼!’魏征给了某人一个白银。

    大约一个时辰后。‘真的!这是真的!’魏征看着还在锅中未完全析出的盐粒,又疯魔了起来。

    ‘魏大人!这就去禀告皇祖父!’李承道拉着魏征道。

    ‘好!好!这就去。’魏征让人装了一袋子盐准备去见李渊。

    ‘还吃!快去觐见陛下,少不了你吃的。’魏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正蹲在墙角啃鸡爪的李亦。,一把把他拉去了前往立政殿的路上。

    ‘拜见陛下’’

    ‘拜见祖父。’

    李承道、魏征。李亦三一起给李渊见礼。

    ‘所来为何事?’李渊一边给魏征等人赐坐,一边询问魏征所为何来。

    ‘承道?’李渊黑着一张脸怒道。这显然是把李承道当做罪魁祸首了。朕现在很不高兴,朕要找个人发泄发泄。

    ‘祖…..祖父’可怜的李承道莫名其妙的躺枪了。

    ‘陛下。臣此来并非为安陆往学业而来。’谢天谢地魏征还有点良心,把李承道给捞了出来。

    ‘那魏卿家所为何事?’李渊听着不是李承道的事也就放心了,不觉腰杆都直了不少。这被老师找上门来的感觉在那都不会受啊。

    ‘臣,发现一种制盐之法。’魏征直截了当的说道。

    ‘什么?魏卿家所言为真?’刚刚方下操心孩子的心的李渊‘提留的’又把心提到嗓子眼了。这惊讶的语气到不是不信任魏征二十盐业确实是关乎一国之安危的大业。不见自汉武以来盐铁专卖,何时被完全废除?更何况,唐朝盐业确实不发达,或者古代的盐业也没好到哪里去。达官贵人有青盐,一般富户也能吃起大盐筷子,而那些百姓运气好点的有盐吃,不好的还是舔醋布吧。

    ‘确实制盐之法。老臣也试验过了,十分简便有效。’魏征给李渊吃了个定心丸。‘大约十斤黄盐产七斤精盐,十斤矿盐大概只能产五斤精盐。这精盐到时比青盐还好些。陛下请看。’说着魏征从怀里拿出一小袋盐给李渊看。

    ‘这是真的?’李渊从李福手里接过了李纲的盐,立刻打开抓了一把放进嘴里。

    ‘不呴得慌吗?’李亦看着李渊的动作第三次感叹道。‘真是伟大的人物啊!光吃盐都不呴得慌。’

    ‘此盐就是精盐?’李渊接过水喝了几口。‘是何人所制?’李渊看着一直没说话的李亦,问了问魏征。

    ‘是这位李亦小友所制。臣特为其讨赏来的。’魏征看着李亦微笑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