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李渊幸终南 (三)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梦否?幻否?

    李亦不知道。

    只是耳边这缓缓雅乐不甚为假,目之所及那虔诚或否的面容难辨,屋外那青天云白伴着飞鸟偶有嘈杂。

    那虔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皇帝跪拜的片刻也足以记入史册。

    那高座之上的神像俯首看世间繁华悲欢,如那神像一般的帝王亦端坐宝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然而帝王终究是人难为神。

    李渊三拜扶着李世民的手起身,身后的随从宗室官员也都缓缓直起身来。

    无论是什么动作,当许多的人同步做时必然是壮观而华丽的。此时也是如此,李渊扶着李世民的手转过身来背对着三清神像恍如当年初登帝位时一般打量着群臣。

    那目光在扫到穿着法衣终南山上的楼观派道士时在李亦身上停了片刻,随即便转向他处了。

    正在出神的李亦的并未注意到此点,仍然是偷眼打量着那些将在历史上显名的名臣们。

    参拜三清之后,便是游览这宗圣宫的楼观、终南山之上的风景。许是觉得前呼后拥有扰道门清净之地,李渊留下部分看重之人便让那群臣散去了。

    作为东道主人的岐晖让自己的徒弟们去招待散去的官员们,自己带着李亦高辰还有两个徒弟陪着李渊游览。

    这边岐晖在前引路,李渊扶着李承道紧跟其后,李世民站在李渊身侧,其后是裴寂,再后便是李元吉等受宠的皇家子弟,李亦、高辰与岐晖的两个徒弟走在队伍的后方。

    ‘圣人这边。’岐晖迈着矫健的步伐带着李渊去他老祖宗也就是李耳或者也称老子的炼丹啊,栓过牛的树啊,睡过的地方等等之处一一参过,换个词瞻仰更好。虽然这李亦看来,和随大流的旅游一般没什么区别。

    就差个某某到此一游。

    李亦侧目见李渊被众人奉承的笑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果然什么时候都不缺口才好的人,也不是什么皇帝都会遇到魏征那个煞风景的。至少李渊见过魏征了,只是没有给他发挥机会罢了。

    说起来魏征,不能认识他还是很遗憾很遗憾的。李亦想到。

    ‘你师父近来可好?’突然不知想到什么的李渊转过身问向高辰和李亦。

    皇帝详询,众人的目光便聚集在李亦与高辰二人身上。高辰还好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李亦很是不适应被众人注视的感觉。

    ‘小道下山时家师在山间闭关,近来在作何小道不知。’高辰笑回道。

    ‘???’那日太极宫不是你告诉我紫阳师父即将进京的吗?现在却来明知故问?尚且年少不知人间套路深的李亦不是很明白李渊为什么要问这种很没有意义的问题。

    李亦不明白不代表其他人不明白,即使其他人也不明白也不代表那和李渊穿一条裤子的裴寂不明白。

    好吧。好吧。就是裴寂懂自家好基友要说什么就是了。

    ‘陛下和紫阳真人有旧,此番是要关心晚辈。‘裴寂笑道。

    ‘怎么不行吗?’李渊故作道。

    果然随从众人除了岐晖裴寂很是惊讶。

    与紫阳真人有旧。旧到什么程度?不知道。但见那小道士(高辰)熟悉的神态,以及陛下关心的语气。应该是很旧很旧的有旧,看来回去要好好关心关心这紫阳真人的高徒了。

    与紫阳真人有旧也就是与道教有旧。这还有一个投资晋阳起义的呢岐晖呢,又出来一个与皇帝有旧还名声甚广的紫阳真人。看来这佛道之争,自己是支持谁还得好好掂量掂量一番。

    ‘陛下为天下之主关心个晚辈还不容易吗。’裴寂笑得坦荡又似乎含着几分别的意味。

    李渊打量了一番裴寂,顺便看了看在一边装鹌鹑的李亦笑着向前走了。众人也便随了上去。

    ‘你是谁家的孩子?’仍然留在原地的裴寂问李亦。

    ‘家师紫阳真人。’李亦抱拳回道。

    ‘你师父是紫阳真人,为何不言你父母家住何方?’裴寂笑问道。

    ‘小道自幼为师父收养,不知名姓,无有亲缘。’与当日回答李渊一般,李亦仍然是同样的答案回了裴寂。

    暖暖的日光之下,身着八卦仙衣的李亦仰着头看向裴寂,那深蓝的眼睛于此时更显晶莹剔透。

    ‘若是有日父母寻来......’

    ‘不会有那日的!李亦孑然一身而来这世间,亲缘寡淡,早已看淡红尘。’裴寂本想问出口的话被李亦打断。

    李亦表示贫道这辈子真的只是想做个温柔可爱道法高深的小道士,不该想的不会想的。

    ‘你倒是看的透彻。’不知为何裴寂似有感叹。

    ‘哪有什么透彻不透彻的。’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李亦也笑道。当然后一句话李亦并未说出。

    看了看前方渐已走远的人群,李亦小跑的追了上去。仍然留在原地的裴寂看着李亦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这本就不清的水愈加浑浊了。

    陛下啊!陛下啊!这棋局也该结束了。裴寂眺望李渊那略显弯曲的背影想到。

    少年相伴,青年相随,中年开创基业,直到今日至高无上的帝位,裴寂觉得自己看不懂自己曾经的朋友了,却是更加明白那帝王难测的心思了。

    也许那真是个受诅咒的位子吧。

    无论是谁,杨广,杨勇,杨谅,李渊,李密,窦建德,王世充如今的李建成,李世民为之入魔,为之发疯。

    自己不也非当日少年郎了不是吗?裴寂自嘲的笑了片刻便赶了上去。

    终南山这无边风月岂是浪得虚名,游览之后便是帝王隆恩的赐宴环节了。对此李亦有些许的期待,这大唐的御膳就算不好吃也有这个响亮的名头不是吗?

    更何况这御膳吃的是饭吗?是饭吗?当然不是!

    只是让李亦难受失望加上痛苦的是这御膳真的真的很令人失望。没错!另人失望!

    虽然水煮羊肉卖相不错,但是李亦不喜羊膻味。对于不喜膻味的人来说,只有盐的水煮羊肉会要了老命的。

    胡饼。好看,也很好吃。特么的是李亦咬不动。换牙期的宝宝伤不起啊!李亦要奋发,要图强。

    分餐之下李亦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自

    己能吃的或者只能喝的只有那水煮不知名的汤了。

    第一百遍感叹了命苦,李亦拿起汤勺认命的品尝起无污染纯天然无化学农药残留的汤了。

    李亦看了看篮子里的胡饼,又瞅了瞅羊肉。

    只能把饼掰开泡进汤里,把羊肉撕成小块小块的,把小碟里的酱料一并放入了汤碗中拌了拌,低头闻了闻,觉得味道还小。

    李亦用勺子尝了尝,觉得味道还行。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悲壮心情,李亦低头闭眼将碗中的泡着变形的胡饼给扒拉了。

    那视死如归的精神让坐在不远处的高辰侧目而视。

    大兄弟。你这是吃饭不是吃药。就你这架势,让你师兄我很是觉得这御膳中是不是被下了什么毒的感觉。不吃就不吃吧,也没人勉强你啊!你这样让为兄很是惭愧,是不是要给你加点餐什么的。

    高辰看着李亦那狰狞的吃相,默默的吐槽着。

    佳人美酒相伴本是人间一盛事,只是到底在道门胜地,这佳人便算了吧。不然李渊第一个不同意,你想在我家祖坟干什么?

    无佳人,有美酒。那多余分泌出的荷尔蒙又该如何发泄?

    瞅了瞅武将光着的上身李亦觉得此间真是神人也。三月早春之寒尚未过去,这就光着膀子跳起大神来了?

    好吧。好吧。李亦真乡下人看不懂大唐武将表演的是什么舞蹈,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全都是一群白花花,黑不溜秋,黄嘻嘻的大肉块在晃动。

    惹不起只好躲出来的李亦坐在一处无人的崖边吹着冷风放放神,给自己一个放空自己的机会。

    坐于崖巅,俯视山川恍如蝼蚁。李亦向来喜欢山比喜欢水多。究其缘故便是在李亦看来山是不动的,或者在李亦看来是不动的,不动便可掌握,可掌握之物才有安全之感。

    而水之运势难测,水火无情难以把握,李亦不是很喜欢水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便在此。

    无牵无挂,无人能扰。此时能醉卧终南山,倒也是人间之美事啊。

    ‘啊啊啊——————’趁着无人李亦大喊了一声,也算发泄自己拿难以言说,不知何处而来的怒火吧。

    ‘踏踏’不知何处传来的马蹄声在李亦身边停下。

    大喊之后的李亦无力的躺在一块青石之上睁开双目看着青天感受着微风习习中带来的些许的寒意并未注意身侧有什么声音。

    李亦在阳光下闭着眼睛养神突然感到脸上被什么温热之物盖住,向来不习惯被外人近身的李亦一惊立刻跳起来做自卫状。

    做好防卫之势的李亦这才发现是一匹小马驹在自己不远处看着自己,看来刚刚就是这小马驹添的自己。只是不知道这是谁家走失的小马驹呢?又怎么会到达此处?

    李亦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往自己身边蹭的小马驹,虽然是门外汉不知道什么是好马什么是驽马 但是李亦只是觉得这马长得很漂亮。

    看着这一身的斑点,多个性啊!要是颜色是黑白二色,李亦也许会觉得自己终于锦鲤上身了,发现了斑马了呢。

    但是显然不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