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平阳 天策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陛下心有郁结,为兄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罢了。’李亦见高辰开得是清心凝神之药很是不解,高辰解释道。

    ‘他两个儿子争皇位争得眼都红了,能不郁结于心吗!’李亦在心里说道。

    ‘待为兄将手中只事忙完陪你去霍国公府。先一边玩去吧,别打扰为兄干正事。’高辰挥挥手,示意李亦一边玩去,别在这碍事。

    李亦:...........然后听话的滚到一边去了。

    ‘殿下外伤大好,已无大碍。’颠簸了许久的马车终于没让李亦把肠子里东西吐出来,现在只能老实的坐在一边看着师兄给平阳公主复诊。

    ‘本宫真的无碍?’平阳公主莫名的问了一句。

    ‘殿下当日伤口处理及时,这半年身体养得不错,确实没什么大碍了。殿下不必担忧。’高辰笑着由解释了几句。

    按着高辰的脾气,这也是难能可贵的了。主要还是高辰对平阳公主的第一映像不错,身为女子,却能镇守边境,守候家国,确实让高辰很是倾佩。即使当日马三宝那般冒犯也不曾在意。因而现在是有问必答。若是换个他看不顺眼的人,管他权势富贵,与贫道又有何关联。

    其实在李亦看来这就是标准的傲娇驾有恃无恐。有才能的有资本傲娇;有地位权势的人敢于不买人家的面子。

    才能值得尊敬没错,但是没有身份那也不过是水中花井中月罢了。你师父若不是贵族之家的座上宾或者你师父若不是出生于权贵之家,那个人又买你面子呢?

    便如当年的曹操那般,他爷爷若不是掌握东汉朝堂三十载的大宦官,他凭什么杀了蹇硕他叔叔立威而全身而退的?

    东汉两百余载光阴杀宦官的清流也不是凤毛麟角之辈,那他们的下场又是什么呢?

    抄家?贬斥?杀头?

    现在作为这腐朽阶级一员的李亦看得再清楚又能怎么样呢?若无大毅力大勇气,作为既得利益者谁又敢于向本阶级开炮呢?

    那么能做的只是悄悄增强自己的实力,让自己脱离他人给的依靠,也脱离他人的手掌。

    毕竟曾经的哲人不是说过一句话。靠山山会倒,靠海海会流。就像没有多少人心值得考验,也没有多少情怀能够伤钱。

    ‘公主殿下若是不放心,也可再修养一段时日。’末了见平阳公主仍旧那般弱不禁风(他眼瞎)的模样,高辰顿了顿真心诚意的建议道。

    ‘也好也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平阳公主捂了捂自己的胃答应道。

    李亦:.........

    亲爱的小姐姐,你伤的不是胃,你的位置搞错了。当然要维持人设不崩的李亦今天仍旧面无表情。

    偶尔翻得白眼也仿佛是在看傻逼一样。

    ‘殿下若像安心调养,还需放下琐事,不可劳神。’李亦转过头看着平阳公主说道。

    ‘这些年来,本宫做得也够多的了。现在也该歇歇了。’李亦的诊断给了平阳公主上交军权躲离朝堂之争兄弟相残的乱流最好的借口,但平阳公主却笑的勉强。

    ‘师兄,我们便再往秦王府一行。’李亦看着高辰说

    道。

    ‘你们要去天策府?’平阳疑惑道。

    ‘陛下让我等前往秦王府,替王妃把个平安脉。还有恒山王殿下。’李亦说道。

    ‘观音婢和承乾的身子一直都不太好,二位去看看也好。’想到自家弟媳妇和小侄儿那多病之身,不由的也担心道。‘只是你们二位初到长安,可知天策府在何地?’

    ‘不知道。’李亦看了看高辰诚实的回答。

    ‘贫道也不知。’高辰想了想自己好像也不知道。

    ‘那本宫派人送你们去吧。’在平阳公主看来这俩货确实不认识路,大唐能文能武感动大唐十大人物的三好公主小手一挥,于是李亦与高辰顺利的到达了天策府。

    ‘果真气派!’李亦叹了一句。

    非是楼台宫观之华丽壮美,亦那守卫于府前的百战之兵,仿佛那冥冥之中的牵引或是萌发的朝气。祛除杂念,宁心静气的李亦跟着高辰站在秦王府前。

    ‘二位道长请,秦王殿下不在府中。’天策府兵曹参军杜淹出迎二人。

    ‘麻烦杜参军了。’高辰笑着便随其进了天策府中。‘贫道奉圣命为王妃殿下诊个平安脉,杜参军带路吧。’进了偏厅寒暄之后,高辰切入主题道。

    ‘陛下圣命岂敢拖延,在下已经着人报告王妃了。’许是紫阳真人的缘故,即使与高辰不甚熟悉,但是这些日子来李渊对高辰的态度就足以让杜淹正视高辰说话的分量了。

    ‘劳烦劳烦。’高辰拱手道。‘恒山王殿下可在府中?’转身看了看低头品茶的李亦,高辰的话锋转到了李承乾身上。

    ‘恒山王?’一时间杜淹不甚明白这其间有什么关联,也是他权势地位所限制,上元节那日所发生的事情还在小范围之内传播呢。

    ‘恒山王尚在读书,不知道长寻殿下何事?’向外看了看日头,杜淹说道。‘若是有事本官可以代传。’

    ‘无甚大事。贫道师弟与恒山王殿下有一面之缘罢了。陛下旨意让贫道师兄弟也为殿下诊视一番。’高辰略带些许微笑说道。

    ‘本官这就着人去请,二位稍等。’杜淹打量了片刻李亦说道。

    在李亦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秦王府长孙氏和秦王世子终于姗姗来迟。

    ‘微臣见过秦王妃殿下,恒山王殿下。’

    ‘小道见过秦王妃殿下,恒山王殿下。’

    见众宫娥簇拥着两人走进厅内,杜淹,高辰与李亦站起身向二人弯腰行礼道。

    ‘都免了吧。二位道长免礼。杜参军先忙公务去吧。’长孙坐定之后,让杜淹先下去。

    ‘是。’杜淹一拱手便出偏厅而去。

    ‘二位道长便是那献上外伤之法的紫阳真人的高徒?’长孙笑问道。

    ‘高徒不敢当。’高辰回道。‘陛下命我等为殿下诊脉。’

    ‘这位是道长的师弟?’长孙回想起前些日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贫道师弟李亦。’高辰介绍道。

    ‘小道见过秦王妃殿下。’一直以来低着头的李亦平静的抬起头看了眼上座的长孙说道。

    ‘亦哥哥。’早已认出李

    亦的李承乾叫道。

    ‘不敢当殿下兄长。’李亦摇摇头否认道。咱们没有那么熟,谢谢。

    ‘你二人年岁相当,兄弟相称也无妨。’难得见自家儿子这般孩童模样,况且李亦也是个儒雅文静的小道士,自家夫君也有意让他做承乾的伴读,长孙也乐见其成。

    ‘难道不成还想叫本宫姐姐?’看着李亦一本正经拒绝的模样,长孙笑道。

    ‘当日不识殿下,是亦冒犯了。’李亦站起身说道。‘小道愿向殿下请罪,只是小道山野之人不敢高攀。殿下见谅。’李亦如同拒绝李世民般直白的拒绝了长孙,没有丝毫的回环。

    ‘师弟何时见过王妃了?’高辰问道。

    ‘那日终南山上曾偶遇。’李亦回身看着高辰说道。

    ‘亦哥哥?’尚且迷茫的李承乾还不是很明白李亦与自家娘亲说什么,略带委屈的问道。

    ‘殿下可还记得那日贫道说了什么?’李亦问道。

    ‘你哥哥唤贫道师兄岐爷爷,你应该叫我什么?’李承乾回想了当日李亦所言。过去了几日,李承乾还是没有弄明白自己应该称呼李亦什么。至于刚刚那声哥哥,还是李承道交的呢。

    ‘陛下以师礼待家师。’咱们差着辈呢!李亦点到即止。

    ‘倒是本宫唐突了。’关于皇家与紫阳真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经过了这些年长孙多少知晓些。只是今日见李亦如此郑重,由不得又将这二者之间的联系又看重了几分。

    难道这道家的紫阳真人还真与皇家有亲?这老子李耳真的是李唐皇家的老祖先?那紫阳真人难道是那位先祖的私生子?

    回来回来。作为未来的千古先后长孙的脑洞绝对不能开这么这么大,也不能与这低级趣味不符合人民大众利益不能提高生产力的八卦有关联。不然这贤后的人设还要不要了?

    ‘承乾还是称这位小道长为道长吧。’我这么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道长哥哥。’

    ‘道长就行了。’这是李亦。我不是你哥,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道长就行了。’这是长孙。这话不能让你祖父知道,不然你和你老子都要惨了!

    至于为什么会惨?请参考辈李亦坑的玄鹤小盆友的下场。

    ‘殿下现在若是无事,贫道便开始诊脉吧。’自觉被忽视的高辰真的不想继续这该死的辈分的话题了。

    ‘有劳道长了。’待警告了李承乾之后,长孙欠身谢道。

    ‘请。’高辰从药箱内取出个小垫子让长孙把胳膊靠在其上,细细诊脉起来。

    ‘道长哥哥。’没有受到长孙警告的李承乾见机窜到了李亦身旁的座位之上。

    ‘道长哥哥,你的兔子灯还有吗?再送几个给我行吗?

    那日的兔子灯被青雀拿去了。再给承乾做一个好吗?

    父王还说承乾不务正业。不务正业就不务正业他为什么要把承乾的兔子灯给青雀?

    小宽,小恪都喜欢,只是他们不敢说。’李承乾巴拉巴拉说着。

    李亦放空自我,不知神游何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