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他乡逢故知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这是观音婢?’看了又看,李世民终于确信自己手中之佳人之像即是自己的结发之妻。

    ‘不像吗?’长孙反问道。

    ‘不。不。太像了,我反倒有些恍惚了。’李世民看着长孙说道。‘这画是何人所画?’

    ‘那日在宗圣宫,我与杨妃妹妹于附近闲逛之时,遇见两个小道童在那画。’

    ‘于是那小道童见我家夫人貌美,便主动提出要为我家夫人作画?’长孙准备娓娓道来那日所见之时,李世民坐到她身侧接口道。

    ‘是我与杨妃妹妹求人家小道童画的。’长孙丢给了身侧之人一个白眼。‘不过那小道童喊我和杨妃小姐姐呢。’女人总是希望自己被夸年轻,未来的一代贤后也不能例外。

    ‘是吗?不如也让本王亲亲小姐姐?’突然长孙被压在身下,自是红浪翻滚一室荒唐。

    冬去春来,时光总是匆匆。除夕将至,长安的街头也日渐火热起来。终于在李亦多方努力之下,在终南山上宅了许多天的高辰终于又下山。

    当然不是为山上采买年货,也不是进宫为皇帝陛下检查身体。当然在李亦眼中至少如此。李亦此行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便是西市那家名叫小店的小店,若是真又能如何?若是假又不能如何?自下山始李亦的心绪便如此混乱。

    ‘到了。’进了长安,李亦便乘机溜到了西市场,去证明自己的猜想。此时站在那“小店”的牌匾之下,李亦气喘吁吁。

    ‘你家东家呢?’初涉门槛,便见那小二坐于店内,李亦问道。

    ‘小道长。我家东家今日在店内。’那小二忙迎上来,轻轻抱着李亦。

    ‘信他看了吗?’

    ‘看啦。’小二摆上了点心,又贴心的递上一杯温茶。

    ‘东家说,您来了,立即让人去唤他。’那小二站在李亦身侧笑道。同时暗自揣测这小孩与自家东家是什么关系?能让东家如此盛装打扮,必然是不凡的。

    ‘东家来了。’李亦低头喝茶之时,小二出言提醒。

    ‘噗!’白面敷粉,烈焰红唇,耳畔别着一只大红色的绢布花的脸,身着青色圆领袍服,配以妖娆的兰花指。如此美艳难以言喻之尤物李亦难以消受一口水喷在了对面之人的脸上。

    ‘您.....您....您是?’被震慑了的李亦您了半天也您了出来。

    ‘东家。’这时李亦身边的小二及时出来救场。

    ‘你找的不是我吗?’在李亦几乎是呆滞的眼神中,那尤物翘着兰花指靠近道。

    ‘东家,您这身打扮可俊俏。’小二真心实意的赞美道。

    ‘你说谁俊俏?他!’眼没瞎吧!说真的贫道是医生,贫道可以给你治的!不千万不要放弃啊!李亦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盯着那小二。

    ‘嗯嗯。’那小二点头。顺便用一种“你什么眼神”的目光看看看李亦。

    李亦:.............

    ‘行了。你下去看店吧。’打发走了小二便自我介绍。‘孟临风,小店店主。’孟临风自怀中掏出一块布帛将李亦喷出的茶水擦去。‘要不对个暗号?天王盖地虎!’正在擦脸的孟临风见李亦仍旧盯着自己,笑道。

    ‘宝塔镇河妖。你怎么......’打扮成了人妖。确认过眼神,是一个地方是人。李亦一本正经接了

    下句话,看着孟临风那白红相见的脸,甚是狰狞的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打扮给小郎君看啊!’孟临风向李亦抛个媚眼笑道。

    李亦瞄了那花花的容颜打了一颤,干干的笑着。‘谢谢。’

    ‘本俊俏郎君这身打扮可是大唐最时髦的存在!’孟临风貌似很得意。‘本地土著看我只有夸的份,只有你’喷了本小郎君一脸的水。

    ‘好想法。’,李亦发自内心佩服,面无表情赞道。

    ‘别在意啊。刚来的时候,我和你差不多。’孟临风趁机揉了揉李亦的头。

    ‘所以你就要报复我?万一我心血管不好,给吓回去了。你可就失去了我这珍贵的老乡了。’李亦打掉头上的爪子,面无表情的腹诽。

    ‘来。小朋友报上名来,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待孟临风将脸上胭脂水粉拭去之后,一把将李亦抱到自己身旁的坐席。

    ‘李亦,小道士。现没钱,没地,没媳妇。’李亦想了想自己现在的情况。

    ‘还挺惨的。’某人感慨了一句。

    ‘孟临风。西市店铺一间。嗯,就是这。城外庄子一个。没媳妇,不过以后打算娶两个。’孟临风也报上了自己的身家顺便憧憬了以后的幸福生活。

    ‘大业十二年到此,今年七岁。父母双亡,一直和师父在山上修道,近日下山历练红尘。’

    ‘大业五年到此,今年十五。父母双亡,继承这不大的家业。就城外那庄子。看来咱俩还是有缘的,都父母双亡啊。’

    ‘你说你是道士?我可听说道士可可高冷了。可难考了!来快说说你是怎么考上的?借鉴借鉴经验。’抱着勾肩搭背的心思,孟临风搂住李亦说道。

    ‘道士难考!!??你难得还想开个补习机构?’李亦白眼道 。

    ‘这想法不错!没准还能赚不少呢。’

    ‘滚!我自幼为师父收养,隐居深山。所以没考,不能给您提供教育资源了。’李亦将案上一碗茶端起。

    ‘隐居深山。听起来逼格很高啊!’

    ‘当然。我现在可是世外高人!’想是见了老乡李亦的心性也与年龄一般活泛了起来。

    ‘行吧。世外高人阁下。’孟临风抱拳。

    ‘献丑献丑。’

    ‘阿郎,东西都备好了。’在李亦与孟临风友好的互吹之际,那天招待李亦的老人家进了内室道。

    ‘知道了,福伯。’孟临风让那老人出去了。‘这是我家的老管家,这么多年了一直在陪着我。’见李亦看着福伯推出去的背影,孟临风解释道。

    ‘走,带你尝尝我的手艺。’孟临风牵起李亦向隔壁走去。‘我在长安的时候暂住店里,这儿的东西都是全的。那日见你留书,我便备了些吃食以安慰安慰你的思乡之苦。’孟临风笑道。

    ‘谢谢。’许是方才的谈话过于热烈,李亦觉得这天气好像也没那么的寒冷了。

    ‘来尝尝。’待李亦坐好之后,李亦递上一肉串。‘这是新鲜的羊肉,没有瘦肉精和添加剂。’

    ‘嗯。这么有辣味?’本以为入口会是浓重的膻味,不想却尝出了久违的辛辣,本就无辣不欢的李亦甚是惊讶。‘唐朝怎么会有辣椒?辣椒不是原产南美洲吗?这还没地理大发现呢。’

    ‘这不是辣椒的辣味。’孟临风见李亦喜欢,便将

    自己这边的辣酱往李亦那推了推。‘这是花椒,茱萸,茴香,陈皮,八角,香叶配以牛油小葱,姜,蒜等佐料炸的油料。你吃的羊肉上就是这个。’孟临风指了指小碟中的颜色怪异的酱料说道。

    ‘再尝尝这藕。这藕中灌入剁好的肉馅放入鸡汤中熬煮了一夜,入口即化。还有这蒸蛋,本想和花甲一起蒸的。可这长安距海太远了,将就将就吧。这排骨炖萝卜,营养丰富。来一碗’孟临风一道一道介绍桌上菜,李亦也一道一道的吃。

    一时间桌案之上只有孟临风的絮絮叨叨,还有李亦的吞咽声。

    ‘好吃吗?’待李亦吃抱着肚子揉后,孟临风笑问道。

    ‘呢。’吃撑了的李亦不想说话。

    ‘好吃就多吃点。这里的饭菜不是煮就是烤,不是咸的就是甜的,根本就不是给人吃得。’曾经被大唐吃食磨平了棱角的孟临风回想当日惨不忍睹仍旧心有戚戚。

    ‘看着可怜的孩子。你师父是怎么虐待你的?’孟临风感叹道。

    ‘滚!你师父才虐待你呢!’李亦白眼道。‘我说你这饭做得不错,就没想过开个酒楼什么的。绝对大火!’李亦换了个姿势躺在坐席之上。

    ‘哪有容易之事。’孟临风笑道。

    ‘???愿闻其详。’

    ‘这酒楼涉及方方面面。就说这选址,不热闹的地方没有客人,太热闹的地方,又岂是我等小民可企及的。何况你我没有幕后之人,这酒楼大火之后只会带来无穷祸患。即使大唐权贵真的两袖清风,但小鬼难缠。长安的地痞流氓也不少的,还有打点打点官府。还有........’

    ‘别说了。’孟临风还未说完便被李亦打断。‘算了,我还是吃我的饭吧。’李亦听着孟临风条条杠杠,无力看天。’

    ‘是啊。没有钱财,没有权力,在这里能活下去真不容易。’我活的还挺好,为自己点个赞。孟临风也躺在了李亦身边感叹道。

    ‘你现在住哪?’孟临风推了推李亦。

    ‘终南山。’

    ‘终南山那么大,我怎么知道你在那个山疙瘩里?’

    ‘终南山宗圣宫,老李家的祖坟。’李亦懒洋洋的答道。

    ‘喵喵?终南山和老李家的祖坟有毛关系?’

    ‘那臭不要脸的李渊不是认了老子为祖吗?这终南山怎么不是他老李家的祖坟了。’李亦斜了一眼。

    ‘呵呵。’好像说的也是,我竟无言以对。‘宗圣宫?你师父是皇家道士?’

    ‘不知道。我现在是跟着师兄在宗圣宫借住。谁知道那老头子是哪里的道士?’这么多年,李亦对紫阳真人的身份有过诸多猜测,最终也不了了之了。

    ‘我该回去了。’李亦揉了揉肚子说道。

    ‘行吧。我给你装些吃的。终南山挺远的呢。’看了看天色,孟临风也同意了。

    ‘多点。今天师兄和我一起。待会还要去等他呢。‘

    ’哪里?要我送你吗?’

    ‘算了吧。’没法和师兄解释自己来历,李亦果断的拒绝了孟临风的好意。

    ‘那个酒楼,我帮你想想办法。回去问问师兄认不认识什么贵人。’出门的时候,李亦回身说道。

    ‘那静候贤弟佳音。’以为李亦是玩笑,孟临风也玩笑回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