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西市偶见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从未见你这般担忧过?’那日傍晚高辰站于太乙峰上独立黄昏,带了难解的愁绪。岐晖自身后而来说道。

    ‘师兄可是相信命理?’高辰反问道。

    ‘信也不信。‘出乎世人意料的是,岐晖岐道长对那先天命数的态度也不过尔尔罢了。

    ‘师兄竟这般说?不怕有人砸了你的招牌?’你可号称活神仙。

    ‘信命的人不敢砸,不信的人不屑砸。这命数难解,又岂是我辈凡俗之人可明?’岐晖捻着山羊胡须看着脚下万丈深渊神神叨叨的说道。

    ‘师兄说的是。’高辰是明白师兄为何这般感概。

    何为道?不知。

    何为道家?或有人答道士,或有人答之以神仙,还有谁想得起昔日。

    自东汉末年以来,曾经的诸子之一,以天下为棋盘,以苍生为玩偶的道家,竟会沦为那烧香念经的神棍之流,想来是可悲可笑。换句话说,当年道家治国之念又有几人还记得?如见只余下眼前这不可知的修仙之说了吧。

    天下道士何其多也!只是黄老之术早已难再寻那传人了。

    ‘这么这般多愁善感?’岐晖转过身背对夕阳,看着高辰问道。

    高辰自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锦囊,从中拿出一布帛递给岐晖。

    ‘天机魂,天权魄,亲缘浅薄,一世孤寂。’岐晖读出布帛上的批字后,倒吸了口凉气。‘何人所批?’

    ‘师父他老人家批的。’高辰懒洋洋的说道。‘师兄就不好奇这批的是谁?’

    ‘谁?’

    ‘唉。’长叹一声。高辰错开一步,‘师兄见过了。’

    ‘我见过了?’岐晖遍寻脑海一时也未记起是何人。

    ‘玉决师弟。’见岐晖一脸茫然,高辰又叹了口气,说道。莫不是天命当真如此?

    ‘他!’岐晖脑海中浮现那沉静的面容,想起那深蓝色的眼眸与那原先苍白的发色,岐晖不知为何有一种应该是他的错觉。

    ‘明日秦王进香,师兄便说我二人游览山景罢了。’高辰说完径直下了山,留下岐晖一人看那黄昏。

    目送秦王下山的队伍,同是黄昏下,岐晖不知为何想起昨日谈话。这世间当真有如此命数之人不成?

    ‘师叔祖既然出来,能不能商量一下,你喊我一声哥?’长安城内一僻静之地,蹲下身的玄鹤和站着的李亦讨价还价。

    在山上喊声师叔祖就算了,丢人的也不止自己一个。这难得进了长安城一回,必须一定给自己找点面子回来。不能当那么多人的面喊师叔祖,不然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这笑师叔祖看样子挺单纯的不是吗?玄鹤小朋友打着如意算盘。

    ‘呵呵。’嘲讽一百级。小子!你马上就会知道你师叔祖为什么是你师叔祖的。

    ‘商量商量呗!’不放弃的玄鹤。‘待会哥买糖给你吃?’这放飞自我的玄鹤。

    ‘你小子自找的。’李亦邪恶一笑。‘还要别的。’卖萌可耻。

    ‘行。要什么哥都给你买。’大包大揽的单纯(蠢)的玄鹤拍着胸膛说道。

    ‘走吧。’李亦率先向那西市走去。高辰和岐晖二位师兄进宫见李渊去了,余下的小尾巴李

    亦和玄鹤在长安城中觅食去,

    没有巍峨的楼台,也没有清雅的舞技。唯有那热闹的叫卖声,来往的商人推销着各自的珍宝。见那异域风格别样的舞步,李亦的脚步难免久留了些许。

    深秋时节,那胡姬身着舞裙光着脚于大街之上随着鼓声起舞,身材玲珑,前凸后翘。李亦一一点评谁谁的身材火辣,谁需要改善。倒引来周围一众成人的嘲笑。

    ‘毛还没长齐呢。’李亦收到99+。面皮很薄的李亦拉着玄鹤落荒而逃。

    ‘看,那有卖艺的。’玄鹤指着不远处。

    顺着玄鹤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一群江湖卖艺的在表演。

    胸口碎大石!那石头是真的还是假的?表示怀疑啊!

    哟!还下油锅呢,别以为老子不知道锅里加了醋。没技术含量。

    这个不错。脚踩高跷。就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稍微练点武就可以办到。

    李亦带着八倍镜的挑剔观赏着江湖卖艺,当然种种吐槽不过内心戏罢了。玩笑罢了,何必当真呢。抱着这种心态的李亦看杂耍看的可开心了。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江湖卖艺的最后环节来到了李亦身前。

    随着收钱的开始,人群肉眼可见的退去了一大半。李亦笑笑,并未提醒看得津津有味的玄鹤要离开了。

    ‘这位小郎君?’那卖艺的老人来到了李亦面前举起那收钱的大碗问道。

    李亦茫然一笑,睁大眼睛萌萌的抬头看向玄鹤。‘鹤鹤,有钱吗?’嘴角还有胡饼的残渣未曾拭去。

    玄鹤能说没有吗?当然不能。玄鹤极不情愿的拿出几个铜钱放到了那老者的碗中。

    ‘叫我一声哥哥呗?就叫一遍!好不好!’玄鹤凭借身高优势按住李亦。

    ‘呵呵。’小爷给你面子,你还真当真了。你小子死定了。李亦径直往前走去,盘算着待会怎么收拾这臭小子。

    怎么也长点记性,这世间不是所有人都想自己这样淳朴善良的。

    ‘哎。别走那么快啊!哥给你买点心吃’

    看着一溜的胡商,李亦有点蛋疼。不是胡商的商品不好,而是那些坑爹的胡商卖得东西太贵。贫穷的李亦伤不起。

    要不要赚点钱呢?这是个问题。作为新时代的四有公民,李亦觉得啃老虽然一时爽,一直啃也一直爽,但是人活着总要有点意义吧。

    ‘小店。有意思。有意思。’走过一片胡商,闻了一路的体臭,在李亦即将崩溃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股清流。便想进去看看东西,顺便歇歇脚。

    ‘等等我,别走那么快行吗?’玄鹤觉得自己今天的人都快丢没了,明明比人家大那么多,居然还没人家走得快。

    ‘刻木牵丝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须臾弄罢浑无事,还似人生一梦中。’踏入店内,李亦的目光变为那屏风上所题之诗所吸引,两眼一直盯着那屏风不曾片刻离开。

    ‘小郎君需要点什么?’小二招待李亦。

    ‘那个’李亦指着那屏风。‘抱歉啊。那屏风是不卖的’小儿道歉道。

    ‘那是我们东家亲自画的,放在店里装饰的。’

    ‘那诗也

    是你们东家写的?’

    ‘是啊!不是我和你吹,我们东家小小年纪真是多才多艺,看这屏风上的画,看这水墨,看这色彩,看着题词........’李亦听着那小二足足说道了一盏茶。

    ‘你们多才多艺的东家在吗?我想见见可以吗?’李亦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了。‘还有真的不是错别字吗?’指着那屏风上的题词李亦幽幽的问了一句。

    小二:.......打人不打脸和你说你惹上大事了

    ‘东家今日不在。您若是不急,老朽可以派人去找找。’里屋的老人家出来圆场。

    ‘不必了。今日还有事,可留书一封。’看看时辰李亦不想多事,也不想让玄鹤发现什么,便想离去。

    老人家拿出纸笔给李亦。李亦颤抖的拿着笔,在下笔的瞬间几多犹疑。今日终究可证是否为庄周一梦吧。

    在瞬间的恍惚之后,李亦迅速写好了信,封号递给那老人家。便和玄鹤往太极宫方向而去。

    ‘岐师兄,师兄。’待到宫门后,李亦发现岐晖与高辰早已在等候自己二人,这让不想麻烦别人的李亦很是不好意思。

    ‘歧师兄,请你吃。’李亦从衣袖内拿出糕点递给了岐晖。

    ‘给贫道的?’岐晖看着李亦手心的糕点,一股暖流飘过。果然还是师弟贴心。一手接过,眼角的余光还掠过一旁装傻的玄鹤。“不孝徒孙”岐晖暗道。

    ‘小亦的糕点是哪里买的?’岐晖很给面子的咬了一口。

    ‘哥哥买的。’

    ‘哥哥?你什么时候买的?’岐晖问身边的高辰。

    ‘........我今天和你一起进的宫。’高辰翻了个白眼说道。

    ‘那个哥哥?’高辰问李亦。

    ‘他!’李亦指着身后的玄鹤说道。‘他让我喊哥哥的。’

    ‘哦。玄鹤啊。’岐晖随口答道。

    ‘玄鹤!你小子皮痒是吧!’反应过来的岐晖抽了玄鹤一拂尘。

    而此时的玄鹤正沉浸在李亦喊他哥哥的美妙之中,不可自拔。并未听见岐晖的话。

    ‘喊我哥哥了!’

    ‘想和你师祖做兄弟!还想当你师父师叔的的长辈是吧!’听到玄鹤自言自语的岐晖拎着玄鹤的耳朵低声问道。

    ‘师祖!轻点!轻点!

    我错了!我错了!’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玄鹤抱着岐晖的手跪求道。

    ‘师兄算了。’一旁看戏的高辰不忍心的劝道。

    ‘这小子礼数学到狗肚子里去了。长幼尊卑怎么学的!’岐晖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师兄。在这宫门之前,发生点什么事,一会整个长安都知晓了。您这’不是更丢人吗?

    ‘回去再收拾你小子。’岐晖将玄鹤扔到马车上。

    ‘你小子啊!’也就骗骗不熟悉李亦的岐晖了,高辰怎么能不了解这满肚子坏水的里亦呢。此时高辰戳着李亦的脑门说道。

    ‘是他先冒犯于我的。’他让我喊哥哥的。我没错。李亦高冷的丢下高辰直接走了。

    留下高辰一人在秋分中凌乱。怎么的,你们都有理了是吧。就是贫道好欺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