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皇权 父子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长安太极宫甘露殿内灯火依旧通明,不再年轻的皇帝陛下就着烛火带来的些许光明批阅着奏折。

    ‘唉。’良久,两鬓斑白的皇帝突然抬头长叹一声。

    ‘圣人。’一旁陪侍的李福送上茶水。

    ‘二郎和秀宁不日回京了,大郎和四郎也快了。这冷清了许久的长安又要热闹了起来了吧。’帝王微微的叹息道。

    而皇帝身旁的李福默然不动。此时的皇帝仅仅是想诉说而非要与人讨论。

    皇家兄弟阋墙自古皆然,为权为利也为命。恍如命定的事实,留下书册史书斑驳血迹。生于皇家之人,又有谁不认命。只是总有人抱着美好而虚幻的希望,希望兄弟齐心,希望家和万事兴。

    如今太子秦王之争愈加激烈,再加上皇帝的制衡之道。这朝堂的水是愈加的混了,这李家也不复当年的李家了。充当背景的李福如是想到。

    太子非当日的唐国公世子,秦王也不是当年的二公子了。这皇帝陛下当然也非性宽厚、有侠风的晋阳留守李渊了。

    这便是皇家吗?

    这便是权力吗?

    身而下贱的李福透过敞开的门扉,见那低沉的夜色心有所感。

    ‘明日东宫传旨:着安陆郡王承道出迎秦王与平阳公主大军。’似叹息也似挣扎,李渊终究是下了圣旨。

    ‘真的回不去了吗?’回想昔年。窦氏还在的日子,夫妻和睦,兄弟友善。

    虽有杨广猜忌惶惶而不可终日,然妻贤子孝顺,又岂是如今这冰冷的楼台可比拟。

    皇子啊!皇子!终究是带了皇字啊,然后才为子。自己这父皇也这般吧。

    不再年轻的李渊手扶龙椅,思考着新一轮的制衡。也许此时的李渊还是自信的,自信着自己终将是这大唐唯一呼风唤雨的皇。

    是偏向太子呢?还是偏向秦王呢?这是个问题。

    这朝堂终究不可一家独大啊!即使父子又如何呢?

    离别之日终究回来临。大军班师之日,李亦看着那维泽关前林谦林大夫、柳氏姐妹,王氏父子等故人如是想到。

    ‘嫚儿,该回去了。’待李亦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尽头之后,柳如是看着仍在翘首的傻妹妹柳如眉说道。

    ‘阿姐,他还会回来吗?’

    ‘大约不会吧。这般云游道人又怎会久留一处呢?’柳如是轻轻拍着自家妹妹的头。

    ‘千金之子自当安坐广厦之下。’在高辰精心治疗下渐已好转的王哲王老爹莫名其妙的说道。

    这版引来众人则目。‘爹,你说什么呢?’被众人注视的王祎扶着王哲问道。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祎儿功课可是做了?’意识道自己说了什么的王哲转变话题到王祎的功课之上。

    ‘还没呢。’王祎苦着脸回道。天知道自己老爹是抽了什么疯?这从鬼门关争了一条命之后竟然开始逼自己读书了!

    天知道自己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还不快读!’

    那边父子爱的交流,这便是李亦的生不如死。

    由于不会骑马,李亦只能与师兄高辰共乘一匹。但是这阻挡不了李亦小同学第一次骑马的兴奋,当然更阻碍不了高辰收拾李亦的趣味。

    ‘老实点。’高辰很无奈的把孙猴子上身左顾右盼的李亦的头掰正喽。当然现在高辰不知道孙猴子是谁。

    ‘是。师兄。’被警告的李亦乖乖的窝在师兄的怀里。但是被警告不代表要认错,认错了更不代表会改正。

    兴奋的李亦依旧我行我素,摇头晃脑,左顾右盼。

    ‘唉。’高辰无奈的叹息。许是有了同龄人相伴,小师弟这些天是活泼了不少,有个小孩子的样子了,可这是不是活跃过了?

    今天的高辰还在为自家师弟那多变的性格担忧着,目测未来还要担心着很久很久。

    真是命苦啊!师父我想你啊!高辰无语对苍天。

    ‘天色已晚,要扎营了。’安分点。终于不想忍了的高辰危险的笑道。

    ‘槽糕!师兄貌似生气了!’显然是听懂某人暗示的李亦默默将自己往高辰怀里又缩了缩。

    夕阳无限好,黄昏终究会来到。再美好也终究会消失,再痛苦也终会来临。

    一堆堆篝火照亮了昏暗的营地,李亦抱着膝盖坐在一簇篝火旁静静的看着那三五成群嬉笑言谈的士卒,告慰那夭折的军旅之梦。

    这便是最简单的人吧。可果腹之食,可避风之屋,就能活下去。

    活下去。多么简单。如此简单的满足。于这些单纯的灵魂相比,李亦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卑鄙肮脏。

    随意耸了耸肩的的李亦回身从营帐之内拿出瑶琴,端坐一旁慢慢弹奏起来。

    随着琴声在夜色中慢慢散开,营地中的喧闹渐渐止息。那最为粗狂的士卒那躁动的心也沉静下来听着李亦的琴声。

    许是有感而发,李亦随着琴音也开始浅唱一曲。

    一壶陈酒饮完人未还

    月照天山 经年放迹地北天南

    流云之下当初登高看

    江湖奔流容纳百川

    江 是少年眼底掀狂澜

    酒后梦酣 也与谁肆意说长安

    江湖 是心头热血点犹燃

    故人来 纵白马跨银鞍

    本是稚嫩的童音此时倒带了几分婉转,那戏腔倒也十分的吊人心悬。

    今日我怀三尺剑 君有好肝胆

    心中豪气何须言 比肩共一战

    摔一坛烈酒 冲荡豪情无限

    遇敌手 过一招刹那间乾坤变

    凌云志不灭 破长空斩云烟

    俯仰山巅 夕照无边

    此间几少年 偏爱烈酒洗剑

    一转眼 袖中青锋试遍这人间

    若请诸位来赐教 谁敢当先

    行到水穷日落见关山

    ..............................

    摔一坛烈酒 冲荡豪情无限

    遇敌手 过一招刹那间乾坤变

    凌云志不灭 破长空斩云烟

    俯仰山巅 夕照无边

    此间几少年 偏爱烈酒洗剑

    一转眼 袖中青锋试遍这人间

    若请诸位来赐教 谁敢当先

    风雪落鞍前 故友却仍并肩

    对一眼 白衣纵马孤身也当先

    要直上云巅 谁惧生死命悬

    至勇无价 何须多言

    我命不由天 成败自在掌间

    说盛会青山不老千里必如约

    今日绝处有侠气 请君拔剑

    ‘好曲。’突然而来的称赞惊起了一旁为煮汤的高辰。

    见带着部将巡营的秦王,高辰行了半礼解释道。

    ‘师弟顽皮了。’

    ‘江湖一曲远,终究是过客。’背对着高辰的李亦并未发现秦王等人。

    ‘小道长也喜游侠?’李亦小小年纪却一本正经感叹岁月如梭,总会让有的人忍不住喜欢逗逗。这些人比如李亦已高辰为代表的三个师兄,比如现在的秦王李世民等等。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我只是心向逍遥罢了,谈不得喜欢游侠。何况游侠不事生产,游荡天下,终究是祸患。不问黑白,自以替天行道,枉自杀戮,终是祸乱朝堂法度。’听见有人询问,李亦便随口答道。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此乃韩子之论。’李亦的回答虽说是出乎李世民的意料。倒也还没歇了逗弄的心思,故意又问道。

    ‘无论儒墨,不管道法。可教众生问道,皆为至真之道。百家之道终究殊途同归-----为天下大统,苍生黎庶罢了。道法自然,入宗入俗。贫道说得也无碍。’为王者所用便可,何必在意哪家之议。正在腹诽那个混蛋居然问如此无聊的李亦回身之时,看着李世民的脸定定的站于原地。

    ‘小亦,这是秦王殿下。’见李亦目不转睛的盯着秦王,自以为李亦是好奇这是何人的高辰贴心提醒道。

    ‘秦王殿下。’看着李世民的面容,李亦的眼前浮

    现的是那晚他对自己的生死袖手旁观,任凭自己被带走。任凭那老秃驴为自己扣上不详的帽子。

    有时候李亦会想,自己何尝不是幸运的呢。身负不详之名,容貌诡异却能拜紫阳真人为师,遇到三个性格各异的师兄,习得文武之术。

    只是这亲缘终是浅薄。自己在那些亲人的心中应该是“死”的吧。一个不详的孽种,又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间呢?

    看来这两世为人,终究还是看不透啊!

    罢了!罢了!便如同那陌路人吧。

    ‘哈哈哈哈哈!倒是寡人小看李小道长了。’李世民掩去心中的惊讶脱下头盔对着高辰等众人笑道。

    跟着李世民一起巡营的部将如秦琼,程知节等人也为此等话语惊讶。若是经世大才,或是半百老人说出此般话语倒也罢了,这稚子七岁不到竟然有如此看法,确是非凡。

    ‘寡人长子承乾,也该进学了。小道不如随寡人回王府如何?’见李亦小小年纪有此不凡的认识,李世民想到自己的大儿子李承乾。若是此子给承乾做个伴读倒也是件美事。

    ‘小道山野鄙人,不谙皇家礼仪。不敢高攀秦王长子。’听到李世民如此关心自己的儿子,李亦竭力压下怒火。

    当日关心担心你的姐姐的伤势,关心你的父皇的身体,如今在意你长子的学业!可曾有半分想过你那不详的儿子!

    在场诸人也没想到刚刚还是风度翩翩的小道士,竟会如此如此咄咄逼人,一时间也有些冷场。

    不过是小孩子的脾气罢了,倒也无人当真。

    看来即是在这便宜父亲的心中,我还是是个没有价值,即是是个影子也没有。虽是心无挂碍,但李亦的心中仍旧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期盼。

    ‘我师兄弟奉师命下山,此间事还需回禀师父。’高辰发觉李亦语气中的颤抖,将盛着鱼汤的碗递递上时,轻轻的掰开了李亦的拳头,安抚这不安的孩子。

    ‘喝些汤水,补补身子,下山这些天都瘦了。’高辰也不管李世民诸人在场,一把将李亦按在了刚刚弹琴跪坐之处,见他撅着头不肯低下,长叹一声,只好用汤匙慢慢喂这倔小孩喝些。

    ‘道长也是兄弟情深。’见高辰眉眼轻柔的用帕子将李亦嘴角的葱花逝去,秦琼赞了一声为秦王解围。

    ‘师兄长我将近两旬,为兄更为父。自不会有同门相残之时。’被投喂的李亦头也没抬。

    听到为兄为父,李世民的脸顿时一黑,总觉得这破孩子在讽刺自己与太子兄弟不和之事。这李世民没开口,这余下的人也不好开口,这场又冷了下来。

    ‘你打得过我吗?还兄弟相残呢?’高辰戳着李亦的脑门说道。

    ‘可是师弟终有长大的一天!师兄一天天的衰老,师弟可是在一天天的长大。师兄就不担忧吗?’李亦低声说道。

    ‘你个小白狼!师兄算是白养你了。枉师兄这么多年,一把屎一把尿的啊。’高辰戳着李亦的脑袋。

    ‘师弟孤僻,自幼未曾下山,鲜少与他人相处,多有冒犯。’高辰摸着地铁喝汤神色不明的李亦的白发,向众人解释道。

    ‘寡人倒觉得小道长赤子之心。’不知为何,李世民看着李亦那被高辰轻轻挽起的白发,觉得很刺眼,仿佛这本不该出现在这孩子身上。

    ‘高道长这鱼汤倒也鲜美,老夫厚颜,不知可否请我等尝尝。’秦琼摸着胡子问道。

    ‘殿下请。’高辰让做饭的火头兵把汤盛给李世民等人。

    待一番寒暄后,高辰终于把吃饱喝足的李世民忽悠走了。回来之时,看见李亦呆呆的看着营地的黑暗之处。

    ‘要吃点羊肉吗?’看着自己那被众为大将“尝完”的鱼汤,高辰将火头兵的白水煮羊肉,递了点给李亦。

    ‘得也失也是也非也,幸之命之笑之怨之。终是梦之空之。’李亦接过高辰递来的羊肉,狠狠的咬了一口。

    本是大梦一场!

    ‘师兄,待见过皇帝老儿后,我们便继续继续云游天下去。天涯海角终有容身之处,师弟甚是向往蓬莱仙岛。’李亦看着天上闪烁的星辰,窝在高辰怀中说道。

    ‘好。’高辰轻轻抚摸李亦的后背又替他理了理头发,如往常一般简单一字便应了。

    你说我于你亦父亦兄,那为兄怎能不陪你走遍这世间山水。又怎么能让你一人受那人世煎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