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秦王李世民
作者:公子上辰的小说      更新:2020-01-01
    ‘不必了。二郎想必也对献出救治士卒之法制人很感兴趣,道长还是一见吧。’平阳公主随意的挥挥手,大战早已结束哪里来的什么军事机密。

    ‘三姐。’一身着甲胄的英武青年风尘仆仆踏进辕门。

    ‘拜见秦王殿下。’营地之内除却高辰搀扶着李亦站于平阳公主之侧外,众皆跪地迎接这大唐最为尊贵的亲王,他的尊贵来源的不仅是皇族的血脉而是那赫赫战功。

    ‘三姐你好些没?怎可坐于风地?快披上。’本是杀伐果断的将军关怀平阳公主的唠叨仿佛也添了些许的烟火气息。

    ‘好了。三姐没事。’待被扶入了内账,平阳才有了打断李世民的唠叨问他为何能从幽州道到此间。

    ‘战事已毕,颉力退出雁门关外。’方才还在兴致勃勃关心姐姐的李世民淡淡说端起桌案上的茶水说道,丝毫没有击退强敌的欣喜。

    ‘吃些蜜饯’深知自家兄长二弟之间矛盾的平阳公主让人送上了李世民小时最喜欢的蜜饯。

    ‘这二位便是紫阳真人的高徒,此次你三姐能拣回条性命还多亏了这二位道长呢。’亦深知自家二弟对这次未能出任打击突厥统帅耿耿于怀,李秀宁这才转过头来介绍坐于下位的高辰李亦师兄弟二人。

    ‘李世民多谢二位道长救助家姐之恩。’或是出于对贤者的礼遇,或是单纯的感激李亦二人救了平阳公主性命,李世民倒是十分郑重的从桌案上站起弯腰一礼。

    ‘不敢当秦王一礼。’高辰避开了李世民这一拜。

    ‘我留这二位道长,一是想与向父皇上表全军推广这外伤缝合之术,也为二位道长表功。’此时的平阳公主方才显示出大唐开国公主的战略眼光。

    ‘这是应该的。’同样的百战之将的李世民自然看的出这简单的外伤处理之术对战场伤兵重大的意义。

    ‘二也是想让这二位道长进京为父皇诊视圣体,你也知道父皇这些年。。’想到李渊的放荡生活,李秀宁有时候都在想是不是自家母亲当年的家教太严了,导致父皇现在放飞自我了。

    许是想到了那些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弟弟妹妹,李世民沉默了。有时候李世民是真没觉得父皇的身体差。

    高辰李亦在一旁淡然的看着这天家姐弟话家常般决定了自己的去向。

    这便是皇权吧。稍示礼遇,便是礼贤下士,但却没拒绝的选项。

    ‘也好也好。’姐姐的一片孝心不能辜负。

    ‘劳烦二位道长了。’李秀宁将一切安排之后,方才询问李亦与高辰二人。

    ‘不敢。’事已成定局,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皇帝陛下都抬出来了,谁又敢对皇帝老子说不呢。李亦跟着高辰弯腰谦辞道。

    这时李世民方才注意到跪坐在高辰身畔的李亦。见李亦那苍白的发色甚是好奇。‘小郎君小小年纪便出了家?你家父母也舍得。‘

    ‘贫道无父无母,姓名也不知。自幼为师父收养,并无凡俗之别。’李亦抬起那尚且蒙之布帛的眼睛看向上首,淡淡的说道仿佛是件平凡事般。

    ‘倒是可伶人。’此时女性的柔情方才略显些的平阳公主。‘现在可寻?’

    ‘不必了。本是多余之人,何必自寻烦恼。既无亲缘,便不强求了。何况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座位下,高辰握住李亦的手。‘师弟。’听着李亦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语,高辰指责的话语却也说不出。

    ‘你可知不孝于这世间难行?’看着李亦这般平淡,李世民的心突然有那瞬间怅然若失。

    ‘我无父无母无有姓名,孝敬谁?’李亦反问道。‘何况.....’

    ‘何况什么?’李世民好奇道。

    ‘贫道记得贫道是来治病的吧?’你们管得太宽了!

    一时间场面彻底冷了下来。

    李世民,李秀宁‘...........好像管得是有点宽了。但是你不能不这么直接吗?太不可爱了。’

    ‘师弟自幼与师父隐居于山间,倒是太过顽皮了’我家师弟从来没下过山,不懂凡俗之事;我家师弟还是个孩子,你们不能和孩子一般计较。高辰轻轻的说道。

    ‘小孩子顽皮。很常见嘛!’你确定你家师弟还是个孩子吗?我们能不承认你家这个孩子吗?准确翻译了高辰的言外之意的李世民,李秀宁等人目光“深沉”的看了看在他们看来就是说瞎话的高辰。

    ‘道长不知可否治气疾?’言归正转,李世民问道。

    ‘气疾?’

    李世民点头确认道。

    ‘贫道于医道只是略懂皮毛,秦王殿下还是去寻孙师叔吧。’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高辰毫不犹豫摇头。

    ‘孙师叔?’李亦仰起头。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个姓孙的师叔?你们到底瞒了我多少?

    ‘孙神医这些年云游天下,难觅行踪。’

    ‘孙师叔最近一次与师父相见还是

    十年前。’我们师兄弟也不知道孙师叔行踪。高辰轻轻的摸着李亦的头,略带些安抚的意味。

    ‘如此便罢了。’李世民很是遗憾。突然看着乖乖端坐的李亦,‘寡人长子也与小郎君年纪差不多,也可交个朋友。’

    ‘李承乾武德二年生,今年不过是个三岁小屁孩,老子今年都七岁了。你是怎么看出来年纪相近的!’李亦腹诽道。

    ‘贫道到时定带师弟造访世子’在李亦默默吐槽时,高辰一口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是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生命大河蟹了。

    ‘师兄。我们真是去长安为李渊诊病?还去秦王府拜访李承乾?’待回到自己营帐的李亦也没了世俗礼法顾忌,直呼皇帝之名。仰起尚是布帛遮盖的双眼问道。

    这秦王,太子之争渐趋明面,此时进秦王府真不是招麻烦的吗?虽然李世民是最后的赢家,但是现在还是太子占据上风啊!

    李承乾那小子,直男李亦拒绝与性向不明之人有丝毫的接触,何况中国历史四大悲剧太子之一,李亦只是个平凡小人物,暂时没有远大的目标,也没那个能力能做到什么逆天改命什么的。

    ‘那小亦为什么要长安呢?’高辰捏了捏的脸笑着反问道。

    ‘我想去看看长安。’李亦打落了高辰,默然说道。尽管无数次告诉自己前尘往事已成灰,李亦的情绪总是不经意间为前世所扰。

    ‘道家渐微,师尊派我等下山自有深意。你可懂?’高辰摸了摸李亦的头意味深长的说道。(高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后来紫阳真人听说了这件事直呼:小三也会骗师弟了!

    ‘........’能说不懂吗?想办法引起皇帝兴趣,忽悠皇帝信道教,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等天下百姓改信道教之后再然后打击打击佛教,最好做到天下之道唯我独尊,说不定还能和西方的教皇一比,再来个废立皇帝.......权谋家李亦深藏功与名。

    ‘你即明白,那为兄就不多说了。’高辰见李亦一脸居然如此的表情,憋得很辛苦竭力让自己不笑场。但也没想到李亦的脑洞居然开到了要一统江湖,废立皇帝的地步了。

    摸了摸李亦的头,高辰看向远处的喧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日下山前师父对自己的嘱托。

    这风云又起,不知是福还是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