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魔兽人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一张古旧发白的符纸,飘落到刘杰的脚下,他捡起一看,发现正是贴在石门的那张。

    符纸已有些许发白,符文是用他所不知的材料所画的,呈金色,像用金粉画上,但此刻的符文却是残缺的,原本是完好的笔划,但刘杰发现却已失去了一划,就像是被人抹掉了一样。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符文会无故消失一划,刘杰此刻发现,跟他一同前来的“兄弟”,都一起进入了石塔里了,他见状也只好将符箓放进怀里,然后只得匆匆跟上。

    进入石塔后,刘杰便闻到了一股极淡的血腥味,让他颇为不舒服,于是他拿着火把开始扫视四周,这是他的习惯,只要是到了这种地方,他一向非常谨慎小心。

    他借着火把的亮光,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整个石塔内显得有些空旷,除了几张石头做的石桌椅完好无缺外,再就是中心处有个高台,整个内部可以说是一片“狼藉”,而且地上洒落了不少早已干涸的血迹。

    “你们快来看,这墙壁上有画。”不知是谁喊道。

    刘杰闻言赶紧走了过去,凭着众多火把的亮光,他终于是看清了石壁上的刻画,他数了一下,正好是十副壁画,于是他仔细看了起来。

    第一副图,刻的是一个人面蛇身的女子,她走在茫茫的原野上,而她的周围空无一物,她能与山川中的任何虫**流,本来她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她的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寂寞感。

    刘杰就算再笨也知道壁画刻着的,正是上古大神,女娲娘娘。

    传说中有一位大神女娲,在莽莽的原野上行走。她放眼四望,山岭起伏,江河奔流,丛林茂密,草木争辉,天上百鸟飞鸣,地上群兽奔驰,水中鱼儿嬉戏,草中虫之豸跳跃,这世界按说也点缀得相当美丽了,可她却总觉得有些孤寂。

    忽然一片树叶飘落池中,静止的池水泛起了小小的涟漪,使她的影子也微微晃动起来。

    她突然觉得心头的死结解开了,是呀!为什么她会有那种说不出的孤寂感?原来是世界是缺少一种像她一样的生物。

    想到这儿,她马上用手在池边挖了些泥土,和上水,照着自己的影子捏了起来,她感到好高兴。

    捏着捏着,捏成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模样与女娲差不多,也有五官七窍,双手,原本她是想捏成如自己般的一条蛇尾,但她却想起盘古大神那种顶天立地的模样,于是便捏成两脚的模样。

    捏好后她往小人身上吹了一口“仙气”,然后往地上一放,居然活了起来。

    女娲一见,满心欢喜,接着又捏了许多。她把这些小东西叫作“人”。

    想起这个故事后,刘杰往第二副画看去,发现果然是女娲大神造人时的情景。

    壁画上的人面蛇身女子左手上,似乎是拿着一块泥土,右手停留在泥土上,不停的揉捏,似乎围在她身旁的人群,就是她所造。

    于是他又接着看向第三幅壁画。

    第三副画,刻着的是依旧一群人,只是人面蛇身的女娲大神不见了,三个似乎是头领的“人”,站在最前方,引领着一群人,在茫茫的荒野上建立起他们的栖息地,然后教他们各种各样的生活技能。

    第四幅画刻的是,那三个人族首领,似乎是和另外两个首领有了分歧,他带着一部人,离开了他们栖息之地,前往别处发展。

    接来的壁画上,刻着的皆是这个首领带领着这部分人,到达了这里,然后再这里繁衍生息,为了躲避洪水猛兽,他们就在这座山崖中,开辟了居所,久而久之就形成如今的规模,宛如一个小城市般。

    看完了前面这些壁画后,刘杰来到了最后一幅壁画前,这最后一幅壁画,描绘的与前面的截然不同。

    画中描绘的是,一场大洪水过后,忽然从地底下冒出了许多“怪物”,这些“怪物”通体发绿,有的长得是人的身体,但却是长着一颗虎头,兽爪,有的却是人的脑袋,妖兽的身体……

    忽然出现的这些怪物,让刚经历洪水过后的“人族”,差点灭绝。

    这些人不人,兽不兽的绿色怪物,凶残成性,不仅掠夺神州大地上的资源,更是将人类当成食物。

    人族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他们奋起反抗,但是无奈差距颇大,往往十几二十人都降不住一头绿色怪物。

    人族与这些绿色怪物的战争,很快便波及到这里,这里的首领也是带领族人奋起反抗,可哪能抵得住,在这关键时刻,半空中忽然出现了许多“神仙”,他们手执各位兵器,身在半空便是对着这些绿色怪物发动了攻击。

    战争的结果,壁画上并没有描绘,但是在壁画的右下角,却是呈现出一副诡异的情景。

    一名右执长剑,左手托鼎的“神仙”,将一个首领怪物逼到此处,但这个怪物首领似乎是杀之不死,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这怪物封在此处。

    看到这里,刘杰再不懂的话,那他就是“傻子”了,“封魔塔”,封的不就是壁画中的那头怪物吗?

    想到此处,刘杰急忙扫视四周,发现除了他尚还在看壁画外,其余之人,已纷纷开始四下搜寻是否有何值钱的东西了。

    其中更是有几人,跃上了高台,在上面摸索着,他正要高喊别动,却已来不急了。

    但听其中一人,已经拿起高台上一个三足小鼎,高声喊道:“你们看,这里有个不知什么东西制成的铜鼎。”

    “不好!快将东西放回原地,然后赶紧离开那里。”刘杰几乎是狂吼着说道。

    可惜这人非但不听,反而是双手抱着小鼎,一路小跑地到了他面前说道:“杰哥,您看这个鼎,应该值不少钱吧!”说完之后,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东西递了给他。

    刘杰尚未回话,就听到石塔中心处的那个高台,传来一阵剧烈摇晃声,他心知不好,若是壁画上画的场景,他推测没错的话,这高台下,应该是封印着那种“绿油油”的怪物。

    一阵剧烈的摇晃过后,紧接着便是一道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传遍整个地下空间。

    “大家快跑。”刘杰高喊道,他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了,抱着怀中的小鼎,一路朝他们进来之处,狂跑了出去。

    刘杰离出口最近,根本顾不上众人,一路狂奔,沿途中却不断传出同伴的惨叫声,与及咀嚼之声,那种声音太渗人了,让刘杰忍不住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惨叫声不断传到他耳中,他忍不住回头一看,差点就“亡魂皆冒”。

    只见一个全身发着绿光的怪物,它长着和人的头颅,但五官却是和人完全不一样,蜘蛛的身体,此刻六脚狂奔,两只前爪此刻还抓着一人,不断往嘴中送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见此情形,刘杰更是使出“吃奶”的劲,不要命地往来处跑去,他此刻恨不得多出两只脚,不,是六只,否则又怎么能跑过那八脚怪。

    也许是他跑得够快,又或许是他的兄弟为他挡在前面,他侥幸地跑到了入口的阶梯。

    回头一望,见竟无一同伴能跟随而来,而那个怪物依然是正朝他而来,他顾不上同伴,急忙拾阶而上,不敢再耽搁。

    来到了山洞的入口后,刘杰便是听到了那怪物传出的吼叫声,他急忙将怀中那张得自封魔塔的符箓,贴于石门之上,贴好之后,说来也怪,他再也听不到那让人发毛的嘶吼声。

    做完这些后,他也顾不上关好石门,就拉着垂落而下的绳索,高喊“拉我上去”之话。

    上了崖顶之后,刘杰带着怀中的小鼎和顾守之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里。

    重新踏足中原之后,刘杰便开始着手于小鼎之事,他打算卖掉,将所得之钱分于那些兄弟的亲人,因为此行,除了他与“放风”之人外,其余兄弟,恐怕皆死于那个恐怖的“封魔城”内。

    他就算是再贪,也不敢贪这些钱财。

    “最后他变卖时,恰巧遇上了我派出去的人,我的人认出了那鼎就是夜师所找寻的,于是便问他此鼎的出处,也许是怕生出什么变故,他一五一十地说了,朕现在已经派何亦去查探是否属实。”赢政娓娓道来。

    “陛下若是他之言属实,那何亦若是带人进去查探,恐怕有去无回,陛下还是赶快派人通知他,让他镇守落日崖,我马上亲自走一趟。”

    夜梦道急忙说道,这何亦虽然名义上是赢政手下,但实际上是他的“人”,何亦是专门为皇室“寻宝”的神秘部队,这“寻宝”指的就是“盗墓”,所以鲜有人知。

    “夜师多虑了,那何亦一生“挖宝”无数,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就算那里真有妖魔,朕也相信他应付得了,况且他为朕的皇朝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军响,才不至于让我无军资可用,可谓是立下了莫大的功劳,朕怎么舍得让他冒险。”赢政说道。

    “陛下若是相信我,就赶紧飞鸽传信,让他别动,这事不论真假,我都必需走一趟,否则恐有大祸。”

    夜梦道正色道,他此时表情无比凝重和严肃。

    “真这么严重?莫非那怪物真那厉害。”

    赢政也是再次问道,并非不是他不紧张,而是相信,他见识过何亦那近乎“神”一般的身手,自然相信他能摆平一切。

    “岂止是厉害,上古一些神祗都费了好大的劲才降伏杀尽,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世间竟还有残存。”夜梦道说道。

    “夜师难道知道那怪物来历?”

    赢政问道。

    “此乃外界异魔,在上古时我们称之为,“魔兽人”。夜梦道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