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父女相见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赢政此时有些激动,因为他看见了,他一直挂念的女儿雪姬。

    如今的雪姬太像她的母亲赵情了,同样是一头垂到腰间的青丝,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倾城”容颜,让赢政感慨她是真正地长大了。

    “陛下,真的是公主来了,奴才恭喜陛下,今天终于要和公主重逢了。”

    赵高也是凑到窗前一看,发现果然是雪姬与夜梦道无疑,急忙一记“马屁”送上。

    “哈哈……”赢政高兴得大笑起来。

    “陛下您看,公主怀中似乎还抱着一个婴孩。”赵高眼尖,急忙说道。

    “哦!”

    赢政仔细望去,发现雪姬此时怀中,还真是抱着一个婴孩,她还时不时地看向她怀中的孩子,每一次望去,脸上都会不自主地露出一抹“慈爱”的微笑。

    “观雪姬神情,她怀中的婴孩,应该就是她与夜师的孩子了,没想到她现在也是身为“人母”了。”

    赢政感慨说道,同时也感慨岁月匆匆,没想到她短短三年里,竟然带着她的孩子来了。

    “那奴才先恭喜陛下,有个外甥了。”赵高笑道。

    “外甥?是啊!如果那孩子,真是雪姬的,那朕确实是多了个外甥,朕应该为她高兴才是。”

    赢政也是欣喜说道。

    “陛下,他们到了。”

    赵高说道。

    …

    “夜哥哥,就是这里了吗?”看着客栈挂着“大商客栈”几个大字,尽量是夜离带路,但雪姬还是问道。

    “应该就是这了。”夜梦道说道。

    “少主、少夫人,我已经打听过了,全城就这一家大商客栈,应该错不了。”夜离说道。

    “走吧!咱们进去。”夜梦道说道,然后拉着雪姬的“纤手”,一同走了进去。

    “客官,本店今天已被人包下了,若是前来打尖住店,还请改天再来,若给诸位带不便,望请几位见谅。”

    大商客栈的老板,是个五十上下的中年胖子,此刻一路小跑过来说道。

    夜梦道尚未答话,就听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见,一个明显“中气”不足的声音说道:“掌柜的,这几位乃是我家主人的客人,他们是应邀前来的,你忙你的事情去。”赵高说道。

    “原来如此,既然赵大人这么说了,几位里边请,我去准备点糕点和茶水,给你们送去。”

    大商客栈老板,点头哈腰说道。

    赵高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去准备吧!”

    “好咧!”

    “奴才见过公主、帝师。”

    待掌柜的走后,赵高向夜梦道与雪姬二人行礼道,语气甚是恭敬。

    虽然雪姬早已不是“公主”的身份了,但是赵高依然是这么称呼。

    “赵总管客气了,我早已不是什“公主”了,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雪姬客气说道。

    “雪姬说得极是,赵总管称我夜师便可,至于雪姬,你就称之为夜夫人。”夜梦道同样是客气说道。

    赵高哪里肯,依然是称他们原来的“称号”。

    几人相互谦虚了一会后,赵高问道:“公主怀中抱着的,莫非是您与帝师的孩子。”

    “赵总管猜得不错,这孩子确实是我与夜哥哥所生之孩子。”

    雪姬笑道,忍不住又摸了摸怀中婴儿的小脸蛋,脸上充满了慈爱之色。

    “奴才先恭喜公主与帝师,喜得贵子,看这孩子如此可爱,又七分像帝师,三分像您,应该是个男孩吧!”赵高继续说道,他这“溜须拍马”的功夫,确实“火候”到极至了。

    “我现在都不得不佩服赵总管的眼力了,这孩子确实是个男孩。”雪姬继续说道。

    赵高笑道:“公主过奖了,奴才也只是胡乱猜测而已,没曾想,还真说对了。”

    “对了赵总管,陛下可曾到了?”

    夜梦道忽然问道,打断了雪姬与赵高的“闲话家常,他最不喜,与赵高这种一味讨好他人之人打交道。

    “陛下听闻帝师与公主,今天将至,高兴地一夜未睡,今天天未亮便是早早到了,等候着两位。”赵高此时收起了谄笑,正色说道。

    “赵总管,我父皇这几年还好吗?”还不待夜梦说话,雪姬便是问道,她此时脸上竟带着一丝忧愁之色。

    “陛下这几年倒是还好,就是自从公主随帝师走后,经常会“叨念”起公主,头发也白了不少,应是思念公主所至。”

    赵高说道,他这话可是实话,没有一丝掺杂,赢政在雪姬走后,整个人看上去,确实比以前苍老不少。

    “父皇真是如此记挂我吗?我一直以为,当初我选择了夜哥哥,让父皇失望了,所以在我走后不久,便是听到了传闻,说是我得了瘟疫,染上怪病,不治身亡了,所以我一直认为,是父皇不要我这个女儿了,所以一直不敢,也“没脸”回来看父皇。”

    雪姬有些伤感地说道,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公主此话差矣,试问世上又有哪个当父母的,不疼爱自己的子女的,当初您可是正式“受封”的,天下尽知,然而您这一走,陛下如何向世人交代您的去处,正好宫内当时爆发一场瘟疫,所以陛下就趁此机会,“伪造”了你不治而逝去的消息,我还记得,陛下当初做这个决定时,内心是多么地痛苦,整整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赵高缓缓解释道。

    “真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是父皇不认我了,才一直没来见他,没曾想竟是如此。”雪姬激动说道,眼中隐隐有泪水。

    “其实这都怪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带你前来见你父皇,让你们父女见面,否则又哪有这些误解。”

    夜梦道适时说道,并掏出手帕,替雪姬擦了擦即将滑落的泪水。

    “不,这不怪夜哥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一直误解父皇,也不会拖到如今才来。”雪姬说道,说完后,泪水却是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心中也自责不已。

    夜梦道曾不止一次地,想带她来咸阳见赢政,可惜都被她拒绝了。

    但是她心中却是非常想念赢政的,却因为她听到赢政公布她之“死讯”,说她死于“瘟疫”,所以她心中一直以为是赢政不认她了,才一直拒绝夜梦道提议见赢政之事,却未曾想过,赢政如此做却是为了她。

    她现在已经可以想象,当初赢政下达这条消息时,内心受了多大的“煎熬”。

    正在这时,雪姬怀中的夜梦欢,忽然“吚呀、吚呀”地叫了起来,并伸手白嫩嫩的小手,伸向雪姬脸颊,那模样竟似乎是想为她擦拭泪水。

    对于夜梦欢的动作,雪姬是看在眼里,甜在心里的,她止住了泪水,轻轻地握着他的小手说道:“小欢乖,娘现在就带你去见你外公好吗?”

    此时的小梦欢,似乎是非常懂事,眨了眨他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口中依然是“吚呀,吚呀”地叫着,像是在说“好呀,好呀”!

    “你看看,小欢多懂事,他似乎也是非常见他外公了”。

    夜梦道见机说道,不然再任雪姬这么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见到赢政。

    “这孩子真懂事,将来一定能成为像帝师这么文武双全之人。”赵高适时说道,他现在似乎是非常热衷于“拍马屁”。

    “好了,赵总管,现在麻烦你带我们去见见陛下,我也是许久未曾见他了。”夜梦道再次说道。

    “好的!公主、帝师,请随奴才来,陛下在二楼早已等候多时。”

    赵高说道,并率先朝二楼走去。

    “你们二人,就在楼下等候,不许让任何人打扰到我们。”夜梦道转身对夜坎、夜离说道。

    “请少主放心。”夜坎二人异口同声答应道。

    夜梦道点了点头,也随之跟着走上了二楼。

    “你们二人也看好楼梯口,没有命令,谁也不准放行,违者“杀”。”

    赵高也对守在楼梯口的二名侍卫吩咐道,然后又是一脸谄笑地,对夜梦道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陛下就在里面,公主和帝师里边请,奴才就不打扰你们相聚了。”赵高带着两人来到客栈二楼,指着一间房门虚掩的雅间说道。

    “今天真是谢谢赵总管了。”雪姬由衷感谢道。

    “公主您太客气了,这些都是奴才该做的,您还是赶紧进去见见陛下。”

    赵高谦虚说道,说完后,自觉地离开了。

    见赵高识趣的离开了,夜梦道从雪姬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说道:“进去见见你父皇,我想你们彼此都有许多话要谈。”

    雪姬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虚掩的房门走了过去,因为此刻无需多言语。

    她走到门口,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轻轻地推开门,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道挺拔的背影,也是她最熟悉的身影。

    清晨的阳光,透过这道珠帘,照在这道背影身上,让他多了几分“雄伟”之感,但尽管如此,雪姬却觉得他此刻有些“落寞”,这纯粹是她的一种直觉。

    当雪姬注意到,这道身影的发丝上,多了不少白发后,心中不由得一痛,她双膝一软,重重地跪在地上,望着那身影颤颤巍巍地喊道:“父皇,孩儿不孝,今天来看您了。”

    雄伟的背影缓缓转过身,望着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雪姬,哽咽说道:“雪儿,真是你吗?朕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