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幸福的雪姬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难道真没其他办法了吗?毕竟规矩是“死”的,而要让雪姬舍弃公主之位,那不等于和朕脱离关系吗?这一点朕实在无法接受。”

    赢政再次说道,夜梦道之要求令他太为难了,如果换成他其他女儿,他肯定会同意。

    “陛下这话言重了,雪姬只是舍弃公主之封号,但她还是你女儿,我只是想让她以一个“常人”的身份,入我夜家家门而已,如果她以大秦公主之身份嫁人,那岂非天下皆知。”

    夜梦道说道,他同样有些为难,知道这样“委屈”了雪姬,但他实在别无他法。

    听完这话后,赢政沉默了,他知晓夜梦道也是不得己,可他如果将雪姬这样嫁出去,又怎对得起那“九泉之下”的赵情。

    “我知道这样令陛下很是为难,所以我为陛下准备了一份“厚礼”,权当是我的“聘礼”,来补偿陛下心中那份缺憾。”

    从刚才听完赢政与赵情的事迹后,夜梦道知道赢政想弥补,他那份对赵情的亏欠,所以他将这份“亏欠”之情,全部给了雪姬。

    “夜师这话说得就有些过了,把朕当成什么人了,试想朕身为天下之主,会缺什么吗?会以女儿来交换吗?朕只是舍不得我的女儿雪姬,舍不得她就这么平凡的嫁出去啊!”

    赢政此时说道,话语中含着一丝丝怒气,若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拂袖离去,或是下令斩了。

    夜梦道闻言苦笑了一声,他这话的确说错了,不,是用的方式表达错了。

    “陛下,我为刚才所说之话道歉,但是这也是我仅能表达的,其实我们说了这么多,何不换种方式解决。”

    夜梦道沉吟了一会,再次开口说道。

    “哦!夜师难道有什么好办法吗?”赢政问道。

    “好办法是没有,但是咱们说来说去也是难以解决,不如各退一步,就让雪姬自己决定,无论她如何选择,我都一概接受,并且我刚才之话,照样兑现,相信我给的“聘礼”,陛下绝对难以拒绝。”

    夜梦道露出一副高深的笑容,然后说道。

    夜梦道之话令赢政有些无语,心想:看雪姬对你那依恋的样子,别说让她放弃公主之身份,估计再来几个什么要求,她也会同意的,不过他究竟要用什么东西来当“聘礼”呢?还说我肯定不会拒绝。

    望着赢政那副深沉的模样,夜梦道只得再次抛出一个“重镑炸弹”。

    就听他说道:“陛下,我知道一些物品很难打动你,甚至是一些稀世“奇珍”,与雪姬比较起来,你也不一定会看在眼里,所以我为你准备的聘礼是:长生之药。”

    不得不说,夜梦道这个所谓的“聘礼”,确实是打动了他,更何况夜梦道所说也确实在理,哪怕他再不愿意,将雪姬就这么“平凡”的嫁出去,终究还是需要雪姬自己决定。

    假如他不愿意,而导致她与夜梦道分离,那“痛苦”始终是雪姬,而不是他。

    “夜师之言不失为好办法,朕也实在是不愿意“强迫”雪姬她,一切但看她之选择决定,但朕也重申一遍,朕并非是为了夜师的“长生之药”,因为朕就不相信,集整个天下之力,会寻不出能炼制之人。”

    赢政考虑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定道。

    “我自然是相信陛下有这种能力,但是长生之药的一些事项,我已和陛下说过了,现在最缺的便是神仙之血液,所以陛下若真想长生,还是搜寻他们之行踪。”

    夜梦道再次说道,并提醒他长生最重要之事。

    “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不知夜师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赢政问道。

    “三天之后。”

    ………

    三天后,咸阳城外城的城楼上,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站立于上,目光紧紧盯着城外,“官道”上的一对年轻男女,看着他们上了马车缓缓离去,任狂风吹得他衣袍袂袂作响,他始终不为所动,似乎此刻在他眼中唯有车上那对男女。

    “陛下,公主已经随帝师离开了,这里风大,您还是起驾回宫吧!”

    中年男子身后的一名随从缓缓说道,他正是备受赢政得宠的赵高,而威严的中年男子,正是秦始皇赢政。

    “赵高,你说朕这么做,是不是太对不起“她”了。”

    赢政没有动,目光依然是紧锁前方已经只剩影子的马车,但是却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陛下这么做没有错,雪姬公主就如当年她娘一样,为了爱情,不也是不顾一切吗?假如陛下强行留下雪姬公主,那她与帝师恐怕都会生活在痛苦之中,相信陛下不愿见到此景,适当地放手,才会让彼此都快乐!”

    赵高说道。

    赵高之话还真说到赢政的“心坎”了,他转身诧异地看了赵高一眼,然后转身,依然看着雪姬与夜梦离开的方向,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番见解,倒是让朕惊讶了。”

    赵高笑了笑,并没有接话,他身为内务府总管,专门侍候赢政的,当然要善于揣摩帝皇心思,不然哪天说错话了,也就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女大不中留啊!女大不中留啊!”

    赢政感叹说道,说完后也不再停留此地,转身朝城楼下走去。

    “陛下这是准备回宫?”赵高问道。

    “朕现在还不想回宫,就在这咸阳城里随处走走。”赢政道。

    他今天算是“失去”了最疼爱的女儿,心中有些失落,准备随意走走散散心。

    ……

    一条前往江南的商船上,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偎依在一起,这时就听女的说道:“夜哥哥,前面就是江南城吗?听说这里极为富蔗,人民生活安乐。”

    两人正是夜梦道与雪姬,距离他们离开咸阳城已过了一年了。

    “前面就是江南城了,至于富不富蔗,我们到了便知,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到这里。”

    夜梦道看着偎依在他怀中的雪姬说道。

    如今的雪姬,早已不是当初的少女,身为“人妇”的她,褪去了稚嫩,变得成熟了,但也更迷人了。

    “时间过得真快,嫁给夜哥哥已经一年了,我现在真的有点想念父皇,不知道他身体还好不。”

    雪姬看着近在咫尺的江南城,忽然说道。

    当初雪姬,为了在赢政和夜梦道之间选择一个,她着实是为难了,一方面是生她、养她、给予了她一个快乐无忧童年的父皇,一方面是她喜欢的夜梦道,她确实是为难了。

    最后的选择中,她选择了夜梦道,因为她发现,没了夜哥哥她快乐不了,简直是“活”不下去,她现在犹记得,在她说出夜哥哥三字后,赢政那种失落的表情,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岁。

    “此事确实是难为了你,但是规矩所定,夜哥哥我也无奈,如今“覆水难收”,只要夜哥哥还在,就不会让你失望,我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夜梦道搂着雪姬,一脸深情说道。

    “我当然相信夜哥哥,现在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而且我现在就感觉很幸福。”

    雪姬温柔说道,但是眼中仍是有些失落。

    雪姬失落并不是因为夜梦道,而是想念她父亲赢政所致。

    夜梦道何许人也,岂会看不出雪姬那略微的“失落”和所想,于是说道:“要不这趟江南之行后,我们就回咸阳,让你见见你父皇。”

    “还是不要了,既然我选择了你,早已愧对父皇,现在去见他似乎是不尽妥当,况且你不是与父皇还有个约定吗?其实我倒是很好奇,你对父皇说的“聘礼”究竟是何物,竟然要准备三年之久。”

    雪姬收起失落之情,好奇的问道。

    “你真想知道?”夜梦道微笑道。

    “我当然想知道啊!不过我猜,这份“聘礼”一定对我父皇很重要,要不以他的脾气和性格,他不会同意这事。”

    雪姬身体再次往夜梦道的靠了靠,然后柔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的“聘礼”就是人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之药。”

    夜梦道轻语道,声音刚好足够让雪姬听见,否则传了出去,他就该“出名”了,毕竟长生不死的诱惑,世人又有谁不想。

    “什么?长生……”

    雪姬惊呼道,可是她尚未说完,就被夜梦道止住了,否则商船上之人该坐不住了。

    虽然制止及时,但仍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他们,向他们投来疑惑的目光。

    “夜哥哥,我听说江南城里,有条长生街,据说里面住着许多年逾古稀的老人,不知是真是假。”

    雪姬知道自己过于惊讶了,于是灵机一动,随口编了个“故事”。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江南城快到了,咱们打听一下,就去见识见识。”夜梦道附和道。

    两人一唱一合,配合得天衣无缝,果然一些注视他们之人,立马转移了视线。

    不过也有一些“好心人”,提醒他们,江南城根本没有这个地方,让他们小心,别让人家骗了。

    这一番提醒,源于一些人的好意,让雪姬一直道谢。

    “好险啊!不过幸好我机智。”

    雪姬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这是当然,出门在外,小心言多必失,虽然我们不怕,但也不想麻烦缠身。”夜梦道笑着说道。

    “我才不怕呢!因为有夜哥哥在我身边。”雪姬笑道。

    两人正谈话间,就听商船老板大声喊道:“江南城到了,各位拿好自己行李,切勿落下。”

    “走吧!让我们来见识一下,这号称富蔗的江南城。”

    夜梦道挽着一脸幸福之色的雪姬,柔和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