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人家还不想嫁人呢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见过父皇,您怎么来了。”

    忽然出现的声音,让正撒娇中的雪姬脸色微红,不过在看清来人是赢政后,她急忙行礼问候道。

    “见过陛下。”

    夜梦道也是起身说道,双手微微拱了拱,并没有任何的尴尬。

    “朕似乎是来得不是时候啊!”

    赢政笑着说道,不过脸上的表情,让人怎么看,都带着一种调侃的感觉。

    赢政说完后,夜梦道脸上,倒是呈现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是雪姬就尴尬了,想起刚才对夜梦道撒娇,却被人看在眼里,虽然是她父亲,但是此刻仍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陛下请坐,陛下今天前来,想必是有事找我。”看出了雪姬的羞涩,夜梦道转移了话题问道。

    “不错,今天朕前来找你,确实是有事找你商量。”赢政坐下之后说道。

    “不知陛下何事找我,若是关于在朝中任职一事,陛下就免开尊口了。”

    夜梦道说道。

    因为在几天前,赢政派人询问过他,想让夜梦道在朝中任个职位,可惜夜梦道连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夜梦道之话让赢政有些尴尬,他本意就是想留下夜梦道的,要不然也不会亲自授意,让雪姬亲近夜梦道,更不会让她在“成年”那天选择夜梦道为婿。

    虽说夜梦道和雪姬两人,现在能如此亲密,是迟早必然之事,但若没他授意,恐怕为时尚早。

    他一来,确实是需要夜梦道为他提供长生之药方,或之长生之药与真神之血。

    二来,夜梦道确实是才华横溢,纵观他之手下文武百官,还真找不出一个能及得上他一半之人。

    另外,他也确实想感谢夜家,想留下他与之共享天下。

    尽管知道夜家或许根本不稀罕,但大秦帝国之所以能在“春秋”之后崛起,并始终屹立不倒,和夜家确实离不开关系。

    若无夜家之派人协助于秦国,源源不断地为大秦提供钱饷粮草,哪有他们赢家的今天,更别提一统天下了。

    “夜师误会了,今天朕前来并非是为这事,而是为了雪儿的婚事,特意来于你商议一下,如何操办。”

    赢政说道。

    夜梦道尚未回答,一旁的雪姬登时脸色大红,就听她羞涩说道:“父皇,人家还不想嫁人呢!人家还小,还想多待在您身边几年,多聆听您的教诲,顺便多尽尽孝道。”

    此话一出,夜梦道与赢政两人,同时心里同时想到:“这女人啊!心中千肯万肯,但嘴上却是表里不一,刚才说她“小”,她还不乐意,现在却是自己承认了自己还“小”。”

    “既然雪儿如此有孝心,那朕就收回刚才之话,让你多待会朕身边几年,朕其实还舍不得这么早把你嫁出去。”

    赢政故意逗她说道。

    但心里却再次嘀咕起来:自从在朝堂上将你许配给夜梦道之后,你一颗心都全部放在他身上了,连来我宫里请安都不来,还会舍不得。

    果不其然,雪姬听到这话之后,立刻急了,她刚才只是故作姿态而己,毕竟赢政当着夜梦道之面,说要将她嫁与夜梦道,她怎么会不害羞呢?怎么会不害臊呢?

    “父皇您可是一国之君,天下共主,怎么能说话不算话。”雪姬真的急了,走到赢政身旁,拉着他的手撒娇道。

    “为了朕最疼爱的雪姬公主,朕食言一次,又有何妨。”

    赢政继续逗着雪姬说道,看着她那副既焦急又害羞的模样,心里乐开了花。

    雪姬这下真的急了,拉着赢政的手,使劲撒娇,希望他改口,她现在真是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说了。

    夜梦道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知道赢政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亲自听雪姬说她愿意,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就像在欣赏一出好戏一样。

    果然,经不住雪姬的一再“纠缠”与撒娇,不一会儿,赢政终于说道:“好了,朕是逗你的,朕早已看出了,你现在,一颗心都放在你夜哥哥身上,自己也不想想,你有多久没去给朕请安了。”

    雪姬一听赢政松口,立刻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她现在确实是,全心全意地将心思放于夜梦道身上,极少见到她的父皇赢政,更别谈什么请安了。

    “哎呀!人家大不了以后除了陪夜哥哥之外,就去您那里,给您端茶递水嘛!”

    雪姬再次说道。

    “都说女生外向,这话果然不假,这都还没嫁人,就打算好了。”

    赢政假装叹息道,让人一看就觉得他非常“惆怅”。

    “人家不跟你说了,整天就只会打趣儿臣,你和夜哥哥一定有事要谈,我先走了。”

    雪姬说道,说完后瞟了一眼夜梦道,也不和赢政道别,便“一溜烟”跑了,她知道再待下去,自己肯定少不了被赢政数落“打趣”。

    “哈哈哈……”

    见雪姬害羞得跑了,赢政不由笑了起来,而夜梦道同样也是,只是他没像赢政那样。

    “朕这孩子,从小没了母亲,而朕也因国事繁忙,疏于管教,她虽然有些淘气和调皮,但却是心地善良,希望夜师能多多包容她,疼爱她,毕竟朕最疼爱的便是雪姬了。”

    欢声过后,赢政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在他所有的子女中,雪姬最受他疼爱,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她“成年”之日,授于“朝霞”公主之称号。

    “陛下放心,我既然在满朝文武之面前,答应了这“亲事”,自然不会后悔,至于她的一些“小性子”“小脾气”之类的,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当她下嫁于我时,我自然会好好疼爱她、珍惜她。”

    夜梦道也是正色说道,并没有丝毫的做作。

    “有夜师这话,朕就可以放心了,雪姬这孩子也算找了个好归宿。”赢政说道。

    “此事我既然决定了,自是不会辜负于她,但是有一事,我必须和陛下商量一下。”

    夜梦道再次保证道。

    赢政:“夜师请讲,有事直接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出来已久,但是我们夜家所欲得之物,却仍未有半点线索或消息,所以我决定外出游历一番,一来周游天下,多长些见闻,二来也顺道打探一下有无那“东西”的线索。”夜梦道说道。

    “这事情朕倒是极为无奈,朕已经让心腹派人满天下搜寻,可惜仍无任何消息,还有,朕正要和你商量,你与雪姬之婚事,可夜师却想云游天下,这点朕倒是不敢阻拦,但是雪姬呢?难道你打算云游之后,再回来迎娶她?”

    赢政问道。

    如果夜梦道真是这么打算的,那雪姬还不闹翻啊!到时候赢政可以想象,雪姬整天会“苦”着一张脸,然后不断问着他:“夜哥哥上哪了?他什么时候回来?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他……”

    “不,我打算与她成亲后,带着她一起云游天下,这也是我曾答应她的,但是前提,她必须放弃公主之位,然后再与我成亲,我们夜家人,从来不想让任何人记住我们,不在世俗“显摆”。”

    夜梦道解释道。

    对于这事他早想与赢政说了,不过那时赢政生怕他反悔,故意躲避着他,不见他,让他一直没有机会说。

    “这……,这事情太让朕为难了,夜师可知朕的众多子女中,为何最疼爱雪姬,甚至连朕的长子扶苏,也没给他任何“封号”,却独独封雪姬一个“朝霞”公主的封号呢?”

    赢政继续问道。

    “陛下说笑了,这事我如何能得知,但却愿闻其详。”夜梦道说道。

    “普天之下,能有资格聆听朕之故事者,唯有夜师。”

    赢政说道,接着便开始讲起了他与雪姬之母,也是就是赵情两人间的一段情感故事来。

    那一年,我尚在赵国……

    ……

    “听完这个“故事”,夜师想必知晓朕会为难了吧!雪姬不仅与她母亲极其相似,更是性格也相近。”

    赢政讲完他与赵情之事后,补充道。

    “想不到陛下竟也是“痴情”之人,我原以为……”

    “夜师原以为君王都是无情之人,为了天下什么都能舍弃。”赢政笑道。

    “不错,我原是这么想的,但陛下却不是,陛下统一天下后,不仅没杀功臣,反而是加封重赏,更是励精图治,奠基了文字、钱币等等一统,造福百姓,所以陛下自号“始皇帝”,终不为过。”

    夜梦道缓缓说道,他也确实对赢政有几分敬佩之情。

    “哈哈哈……,没想到夜师竟然是这么评价朕的,若是换个人这么说,朕只会哂然一笑,然后转身忘了,但这话出自夜师之口,朕收下了。”

    赢政哈哈笑道,显然对于夜梦道之话甚为欣喜。

    “陛下,我知道让雪姬抛却公主身份,下嫁于我,对你和她很是困难,甚至会有些过份,但是我夜家祖训如此,我不敢违背,倘若真是太让陛下与雪姬公主难办,那我也唯有放弃了。”

    夜梦道说道。

    夜家的祖训如此,他也不敢违背。

    “唉!夜师的要求确实是令朕为难,可这又是你们家的“规矩”,所以朕一时也难以决定。”

    赢政同样叹息道。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明明可以是完美的结局,但是偏偏又碍于一些“规则”,最后导至不可收拾,甚至一拍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