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比试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话,雪姬也算是非常大胆了。

    赢政听罢后,非但不怒,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似是为女儿的勇气,而打气嘉勉。

    笑完之后,赢政直接说道:“帝师,既然朕的女儿雪姬看上你了,你可愿意。”

    若是别人几乎都会“受宠若惊”,忙着跪下谢恩,高呼万岁了,或是赢政一道“圣旨”就能轻松解决,但夜梦道非“一般人”,所以赢政用着商量的语气。

    但是议事大殿中的一些“老油条”,可不这么认为,因为一开始,赢政对待于“帝师”便是非常客气,而现在竟然开始用这种征询的语气了,这让他们不由得对这位所谓的“帝师”,更高看几分,因为这太不像赢政的“风格”了。

    但是更细心的人就会发现,“帝师”二字或是真有其事,否则赢政大可直接下令。

    因为“帝”之一字,古来也只有那些,受人爱戴和景仰的君王才配拥有,并且帝字之上还带着一个“师”字,更是由堂堂秦始皇大帝说之出口,怎么能不叫人猜想,但是此人为何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

    “这,这,这……”

    夜梦道“这”了半天,一时有些无语,因为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原本带着“雄心壮志”和理想,想完成先祖遗留下的遗愿,可惜“出山”后才发现,他的想法过于天真了。

    “欲寻造化问仙路,乾坤始龙初凤羽”。

    他至今连乾坤造化鼎的下落,都没寻到,更何况还有始龙剑,初凤羽等等,都未备齐。

    他出山才短短数月,满以为可以实现祖先遗愿,可惜上一代的故事,是乎是又在他身上准备开重演,竟然又要成亲生子,然后又在培养下一代吗?

    夜梦道心中自问道,可惜此刻没人能回答他。

    赢政看着一瞬间便沉默,却又久久不语夜梦道,只得再次喊道:“帝师,帝师。”

    “陛下,这事实在有些仓促,我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答应,请陛下容我考虑片刻,再作答复可好。”夜梦道回答道。

    夜梦道现在确实还没有成亲之打算,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直接拒绝了,不仅落了赢政的面子,更是会“伤”了雪姬,让她一个女孩子情以何堪。

    还有一点就是,乾坤造化鼎从未现世,连线索都没有,假如在他“诅咒”发作之前,仍没找到,那他岂非常是断了夜家,自万古以来的传承……,综合以上的顾虑,夜梦道不得不详加考虑。

    要说此刻最为“尴尬”的,莫过于雪姬了。

    此时的雪姬睁着一双大眼,隐隐有泪光闪动,因为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要夜梦道当她的“夫婿”,然而夜梦道却是如此“姿态”,多少让她有些“难堪”,她想不明白,难道她的夜哥哥,就从来没喜欢过她吗?

    “此等人生大事,帝师多考虑一番也是在于情理。”赢政并没有恼怒,而是淡淡笑道,似乎夜梦道的回答在他预料之中。

    赢政虽然这么说,但却是有人不服了,只见一个身穿儒服,腰悬宝剑的青年站出来说道:“启禀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原来是蒙毅将军,爱卿有话但讲无妨。”赢政说道。

    “陛下,微臣认为,公主能看上此人,便是他天大的福份,可是此人却“不知好歹”,甚至还故作姿态,况且此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不知有何本领,陛下莫要被一时“迷惑”,草率地将雪姬公主“交托”于此人。”

    蒙毅大声说道,没有丝毫的顾忌。

    秦始皇尚未答话,又一人站出来说道:“陛下,蒙将军之言有理,此人有何本领,竟然能得公主“芳心”,微臣不服,倘若他能胜过微臣,李由便无话可说。”

    这李由正是丞相李斯之子,年纪轻轻就已被封为将军,如今正是年轻气盛之时,见雪姬选择了夜梦道,原来心中就不服他,见蒙毅站了出来,他也立刻站出来附和说道。

    “臣也不服……”

    ……

    赢政见这么多人站了出来,有些头疼,若是一两人他喝退便是,但此时这么多人站了出来,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收场,只得将目光投向夜梦道。

    其实赢政在心中也期待着这种场景,因为他也想看看夜梦道,是否真有过人之处。

    “放肆,这是朕定下的,只要朝霞公主看上谁,谁便是她之夫婿,况且帝师是何等身份,岂能和尔等一样,舞刀弄枪。”秦始皇佯怒道,却在心中乐开了花,因为他相信,是个年轻人都不会默不作。

    果不其然,赢政话音刚落,夜梦道就站起来说道:“谢陛下的美意,承蒙公主的“青睐”,这亲事我答应了,至于不服气者,尽管冲我而来,我一并接下便是。”

    “好好好……,哈哈……,帝师果然有风范,既然你已答应,那朕就准了。”赢政笑道,他答应得非常爽快。

    而一旁的雪姬,此刻也终于露出了以往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却带着一点羞涩之情。

    “你,还有你,既然佩剑上殿,想必是大秦国的将军无疑了,武功谋略应该不在话下,我给你俩一次机会,只要能击败我,不,只要能沾上我之衣角,我便放弃这次机会。”

    夜梦道霸气说道,他此时没有了以往的儒雅之风,显得非常“轻狂”。

    看着夜梦道如此霸气又“狂傲”的一面,雪姬满眼都是“小星星”,她此时才发现夜梦道,也有如此一面,有时候,男人的霸气,远比儒雅来得更吸引人,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没错。

    夜梦道之话,让蒙毅、李由有些“恼火”,他们俩一个是“名将”后人,一个则是新晋将领,秦国的将领,每一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军功,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可以说这是他们的娇傲,可是面前之人的口气,竟如此之大。

    “何需两人,就让我李由来会会阁下”。李由非常不爽地站出来说道,他根本不顾李斯频频地朝他使眼色。

    “这不太好吧!要知道刀剑无眼,若是伤了谁都不好!”赢政适时说道。

    “陛下放心,我会手下留情,决不会误伤他们。”夜梦道说道。

    不过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更是让蒙毅和李由火大,这不是摆明了说他们无用吗?

    “既然如此,那就李由来领教阁下武艺。”李由走到离夜梦道约一丈距离时说道。

    “你和他,还是你们俩一起上吧!你一个人,根本不是我对手。”夜梦道指着蒙毅继续说道。

    “待胜过我,蒙将军必会下场,现在请阁下亮兵器。”

    李由缓缓说道,说完之后缓缓拔出腰间配剑。

    “兵器?这就不需要了,普天之下,能让我亮出兵器的人,恐怕还没有,你尽管全力攻击于我,我的话依然算数,况且始皇陛下和这么多人在场。”

    夜梦道狂傲说道,凭他“近神人”之修为,若是对付一个小小的武将,还需亮出兵器,那他干脆回家种田了,还谈何实现夜家先祖遗愿。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了,不过刀剑无眼,若是真伤到阁下,可莫怪罪于我。”李由再次说道。

    李由说完之后,也不再废话,直接举剑,朝夜梦道的左肩直刺而去,速度极快。

    若是以往对敌,李由会直接攻其要害,刺其喉咙,毕竟战场无情,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但是他也知晓眼前之人,身份绝对不一般,而且又手无寸铁,于是便转攻其左肩。

    眨眼间,长剑便离夜梦道不足一尺距离了,但是夜梦道还是站在原地,双手负于身后,一点也没有动手或闪避的意思,众人不由替他捏了一把汗,雪姬更是差点惊叫出声。

    当李由的长剑离夜梦道左肩只有三寸时,只听到“叮”的一声,李由的长剑竟然被弹开了。

    唯有一些眼力过人的“武者”才看到,夜梦道背负在身后的手动了那么一下。

    身为当事人的李由,感触最深,他同样也只是看见夜梦道的手轻抬了一下,但接着他刺出去剑,就被弹开了,并且震得他手掌隐隐发麻。

    虽说他这一剑未尽全力,但是速度却是极快,本以为就算伤不了他,也能逼他躲闪,可惜他不仅没做到,反而是让自己“出丑”了。

    “速度还行,但力道却差了许多,想必将军应当是有所顾及,但是我已将话说明了,只要能沾到我的衣角,便放弃此次机会,所以将军不必留情,把我想像成你在战场上遇见的敌人。”夜梦道看着李由,不急不缓地说道。

    看着夜梦道平安无事,甚至还击退了李由的攻击,雪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却也对他更为憧憬了,不知道夜梦道还有多少本事,是她不知道的。

    赢政刚开始确实对夜梦道的不躲闪、不还击,给吓了一跳,但是在看到他后面的从容表现后,终于放心下来,若是夜梦道在他这里有任何损伤,叫他如何面对祖先的“遗训”。

    李由已经意识到,眼前之人的“恐怖”之处,明白了他并非只会说“大话”而已,光是那速度他就应付不了,可惜他已话说在前,此刻只得应着头皮上了。

    李由再次抱了抱拳,而后举剑朝着夜梦道胸口刺去,这次他用了全力,速度也比上一剑快上不少,但可惜,他终究面对的不是普通人。

    李由刺出的剑,剑尖在离夜梦道胸口三寸之处,便停止了,夜梦道的两根手指,不知何时夹住剑尖,无论李由如何使力,剑也再难往前刺出一分,更是抽不出去,而反观夜梦道,依然是一副狂傲又悠闲的表情。

    看着满脸通红的李由,夜梦道说道:“将军可还要再试,我早说过,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可李由哪还有心意回答,这一幕,可谓是他这辈子最“尴尬”的一刻了,原本单手执剑的他,此刻只得用上双手。

    夜梦道见状,知道这些人都是秦国将领,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不肯服输的主,既然他今天出手了,便索性再狂傲一点。

    只见夜梦道双指微一用力,并指轻弹剑身,剑身一颤,一股反震力道传到李由手上,他哪还握得住,登时脱手,并且往后退了几步。

    当他站稳之后,他的长剑已经不知何时被夜梦道夺走,此刻正停在了,离他咽喉三寸之处。

    “帝师手下留情……”

    “帝师手下留情……”

    赢政和李斯同时站起大声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