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夜月聆心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清晨,秦朝皇宫御花园内,园内的道路均以不同颜色的青石精心铺砌而成,组成多幅不同的图案,有人物、花卉、景物、典故等,沿路观赏,妙趣无穷。

    而在整个御花园的中央,一座凉亭耸立,凉亭四周,除了一条通道,其余三面之处是一个小小的湖泊,湖水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时不时的还有鱼儿欢快地跳起。

    凉亭中此刻正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年轻不大,却生得一副“倾城”容颜,她穿着一袭红色长衫,绝美的脸庞上时不时地露出会心的笑容,双手纤指翻动,一道道悠扬的琴音,在凉亭中回荡。

    再观男的,俊逸不凡,他一身青袍,坐于凉亭之中,一手执杯,一手放于石桌之上,手指跟随着动人的琴音,轻轻地敲击着。

    “嗯!你之琴艺已经进步了许多,但还未能将“自身情感”完全融入进去,但对于你一个初学者来说,已是相当的难得。”

    夜梦道品着香茶,一边听着雪姬弹奏乐曲,当雪姬一曲弹奏完后,夜梦道立刻评价道。

    自从夜梦道和雪姬两人相识以来,已近二个月,雪姬天天都来这里,跟随夜梦道学习琴艺,茶之道。

    “那是夜哥哥你教的好!不然我哪会弹奏这么好听的曲子,来,再试试我的茶艺。”

    雪姬听完夜梦道赞她之话后,站了起来盈盈一笑道。

    “好!”夜梦道应道。

    雪姬在这两个月里,几乎天天都是重复着这两件事,练琴、泡茶,哪怕是和夜梦道分别后,她也是在自己的宫中练习,往日的调皮、任性,已经在见到夜梦道后,尽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勤奋。

    受夜梦道知识渊博,和谦逊儒雅的“影响”,她现在就像一个文雅的“才女”一样。

    可惜两人的平静,在这一天被人打扰了。

    一个黑衣龙袍,头戴金冠的威严中年男子,此刻正往御花园中央走来,他正是始皇帝赢政。

    赢政上过早朝后,便是朝着御花园内走来,他知道夜梦道,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御花园弹奏一曲。

    他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是三天后,将是他最疼爱的女儿:雪姬的成年礼,他打算邀请夜梦道一同参加。

    第二件事,他打算向夜梦道请教一下长生之事,因为他现在的“精力”已经是大不如前了,而夜梦道家族传承久远,又是“神”的后裔,想必应该会有“长生”之药方,或是长生的办法,对这一点赢政从没质疑过。

    但是当赢政走近御花园中央凉亭时,他愣住了,因为凉亭中除了夜梦道之外,还有一个他最熟悉疼爱的女儿:雪姬,两人此时交谈甚欢,而雪姬还时不时地叫着“夜哥哥”。

    若是与雪姬交谈的不是夜梦道,那此刻赢政肯定会“勃然大怒”,连带雪姬也要受惩罚,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处,容易招人非议,更何况雪姬尚未“出阁”,但眼前之人最夜梦道,赢政非但不生气,反倒还有些欣喜。

    “夜师好雅兴啊!我这调皮的女儿,没给你“捣乱”吧!”

    赢政走到凉亭后,中气十足地说道,语气中没有了平时的“威严”,此刻倒有些“亲和”。

    秦始皇的到来,夜梦道早已知晓,只是当不知道而已,现在赢政开口了,当他听到雪姬是她女儿时,也不意外,因为也唯有如此的身份,才能每天和他如此。

    此刻赢政亲自来到,他也只好站了起来,拱手道:“陛下光临,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给父皇请安…”

    雪姬也站起来,有些忐忑问候道。

    此刻唯有雪姬有些“心虚”,要知道赢政虽然非常疼爱她,但是对于“家教”一向严厉,因为他为天下之“皇帝”,自然要有所表率,从自身做起,而雪姬现在就属于“私约”的这种,在这个“社会”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她此刻很是心虚,生怕赢政责罚于她。

    “夜师不必客气,请坐。”

    赢政对于夜梦道那是相当客气,一点儿身为皇帝架子也没有摆。

    “对了,雪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赢政坐下后,看着雪姬问道,口气还算柔和。

    “我…我……”

    雪姬此时低着头“我”了半天,硬是说不出来,于是将目光投向夜梦道。

    她从赢政的语气中,听出了他并没有责备的意思,但是此刻,也许是赢政在场的“压力”,和她的心虚,她回答不上,因为这种事情她一个女孩子家,很难启齿,她总不能说:“父皇,我是和夜哥哥学习琴艺的吧!”

    “陛下,此事还是由我来说吧!”夜梦道见雪姬投来“求救”的目光,只得开口道。

    “夜师但讲无防。”

    赢政笑着说道。

    刚才雪姬的“小动作”,他都见到了,他乐于见此局面,甚至还希望他们能生出点什么“关系”,因为那样他就能更好的,向夜梦道请教“长生”一事。

    如今天下已得,赢政最希望的就是“长生”,因为那样,他就能长久的统治,他辛苦大半辈得来不易的天下了。

    “陛下,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一人在此抚琴,雪姬公主正巧路过,她听到我奏之乐曲后,便兴起了学习的念头,于是……”

    夜梦道只得将事情说了一遍,只是省去了,雪姬将他当成宫女,搂抱他之一事。

    “原来如此,怪不得最近我常听到,那些宫女和太监之议论说,雪姬这段时间经常一个人在宫中练习琴艺,不再到处“跑”了,原来是夜师在教导。”

    赢政笑着说道。

    “父皇,不如您稍坐一会,儿臣为您弹奏一曲。”

    站在一旁的雪姬忽然说道,她看出了赢政根本没有责备她的意思,所以想在他表现一下,证明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勤学。

    “好!既然雪儿有心,那朕就听听。”赢政欣然应道。

    夜梦道同样是笑了笑,自然也没有反对。

    雪姬见两人都不反对,走到琴台边,坐了下来,待平复了一下兴奋的情绪后,雪姬便开始弹奏起来。

    ……

    一曲“夜月聆心”奏完后,雪姬缓缓停下了拨动琴弦的纤指。

    “好好好!”

    赢政听完后,先是鼓起了掌,而后又是一连三声“好”字,显然对于雪姬弹奏这曲子,很是满意。

    “不知儿臣这曲“夜月聆心”,父皇可还听得惯。”雪姬笑着说道。

    “夜月聆心,果然是好曲,好名。”赢政赞道。

    赢政虽然不是很懂“乐”之一道,却也能听出曲中蕴含着几种不同的情感。

    他此刻看着雪姬,表情倒不像君临天下的君王,而是一个疼爱女儿的“慈父”,因为这曲子勾起了他的一段回忆。

    赢政是出生于赵国都城邯郸,并在此度过了少年时期。

    他13岁回到秦国后,不久后便是登上王位。

    在他22岁时,在故都雍城举行了国君成人加冕仪式,开始“亲理朝政”,除掉吕不韦、嫪毐等人,重用李斯、尉缭。

    自前230年至前221年,先后灭韩、赵、魏、楚、燕、齐六国,39岁时完成了统一中国大业,建立起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强大国家——秦朝,并奠定中国本土的疆域。

    但是他却也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在赵国都城邯郸之时,他喜上了一个名为赵情的女子,两人两情相悦。

    但可惜好景不长,不久后赢政便被秘密接到秦国,临行前他让赵情等他,他很快便会来接她到秦国,赵情也只能含泪答应。

    然而赵情这一等便是整整九年。

    彼此秦国朝政,正是吕不韦当政,一切事宜皆由他说了算,就连接赵情之事也被否决,吕不韦认为,区区一个赵国的平凡女子,怎配得上大秦国君。

    于是便想让自己的“养女”吕梅嫁于赢政,立为国后,但赢政在这方面却极为固执,他以自己的年龄尚小为由,拒绝了吕不韦,但是吕不韦仍是坚持着,将自己的女儿送进了宫,美名是赢政的妃子,但实则是更好地监视赢政。

    赢政一开始是“勃然大怒”,但又无可奈何,不过他尚还有理智,他听从了李斯之言,一方面写信给赵情让人安抚于她,一方面讨好吕梅,自己装无为,以麻痹吕不韦,暗中却联合蒙骜、王翦等一班忠臣,开始策划除掉吕不韦。

    一开始事情很是顺利,然而赢政和吕不韦,谁也没料到中途杀出了一个嫪毐。

    嫪毐他本是受秦国丞相吕不韦之托,假扮宦官进宫,与秦王嬴政之母太后赵姬私通,他现在倍受太后宠信,如今“跑”出来,开始和吕不韦争夺权势。

    刚开始赢政也乐于看着两人争斗,他好从中得“利”,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两人的野心越来越大,如果再任凭两人斗下去,哪怕是他最终收拾“残局”,秦国也将国力大降,那时他的“雄心壮志”,也许将要廷迟,因为他一直胸怀天下。

    于是在他22岁那年,举国上下,为他准备举行国君成年加冕仪式的前一天时,他设计除了嫪毐和吕不韦,成功将政权牢牢抓在手上,同时也接回了他日思夜想的赵情。

    将赵情接到秦国后,赢政确实是过了一段美好又难忘的时光,他本想封赵情为后的,但无奈遭到群臣反对,加上赵情也不同意,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却也未在立后。

    因为他有远大的抱负,那就是一统天下,到时候他为天下之主,再来封赵情为后,谁敢忤逆于他,于是他渐渐地将精力专注于国政之上,再也没有像赵情刚来时那样,天天陪伴于她。

    然而现实却总是残酷的,在赵情来到秦国的第四年,她为赢政生下了一名女儿,也就是现在的雪姬,但是在生育后雪姬时,她因失血过多,致使身体虚弱并染上了风寒,不久后便嗑然长逝。

    赵情的“逝去”,让赢政痛苦不己,他非常后悔,后悔没多陪陪她,一心用于争霸天下之事上,假如能再来一次,他宁愿放弃天下,与之长相厮守,可惜时间不会倒流,他终究是失去了最心爱之人。

    哪怕是现在,赢政得了天下,却也始终未立后,他辛苦打来的这个天下,只为“名正言顺”地给赵情一个名份,但是她却等不到,所以他对雪姬始终有一丝愧疚,因此对她极为疼爱,哪怕他心情再怎么不好,多么的愤怒,但是一见到雪姬他总会露出关爱的笑容。

    还有一点他始终未曾对雪姬说过,那就是雪姬长得太像赵情了,所以他才决定在她十六岁之时,给她一个“封号”,以弥补他对赵情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