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夜梦道与雪姬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夜梦道,生于“战国”末期,他天生聪明伶俐、过目不忘,而资质极好!

    夜梦道不但将夜家传神功“造化神决”,修至第六层,达到了“近神人”之境界,更是将“山海藏神录”完全融会贯通。

    “山海藏神录”共分三册,分别为“藏(cang)经”,“藏(zang)经”,“神异经”,每本经书又分为上、中、下三卷。

    其中藏(zang)经,又名“葬经”,此经虽与藏(cang)经同字,但是含义却是截然不同。

    “藏经”里面记载着,有风水堪舆之道,有大陆山川、海域之详细地理,更有星象天文学,还有一些隐藏于山海之间的“神藏”等等,可谓是包罗万象。

    而“葬经”记载的是,亘古以来,一些“大神”之葬所,可惜却缺少了下卷。

    而“神异经”里记载的则是一些仙神、鬼怪、荒兽、妖兽之描绘等等……

    夜梦道可谓是自夜家第一、二、三代先祖之后,最为杰出之人,但当他学有所成,也正是年轻气盛之时,他开始外出游历,想要寻找夜家先祖“念念不忘”之物,而此时天下已经一统,六国已被秦国赢氏灭尽,秦国统一了天下,结束了诸候各统一方的局面,真正实现了统一,而赢政也自称始皇帝。

    夜梦道知道秦国一统天下后,定然从各地“搜刮”到不少战利品,于是他抱着一种期待的心理,于是他来到了秦朝国都“咸阳”,面见始皇帝赢政,目的就是想知道这些战利品之中,有没有他所需之物,也就是夜家先祖口中念念不忘之物:“乾坤造化一气鼎”。

    当然就算是没有,夜梦道亦不会失望,因为以如今大秦赢家一统天下之大势,亦能帮他找寻。

    于是他见到了始皇帝赢政,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对他讲明了自己的来意。

    赢政在确认夜梦道身份后,立刻对他行于“师之礼”,因为祖训有言,见到夜家之人,无论男女老幼,皆须以“师礼”奉之,更何况他赢家能有今天,甚至一统天下,这其中也离不开夜家之助。

    对于夜梦道之要求,赢政自然没有不答应之理,于是他亲自下令,令人检查从各地运回咸阳的“战利品”,让他们详细罗列一份“清单”,然后呈上来。

    然而,夜家所要找寻之物,终究过于飘渺,甚至存不存在都是难说,但是夜梦道却始终是相信有此物,只是机缘未到而已。

    秦始皇见这么多呈上来的“战利品”名单中,也没有夜梦道所需之物,也觉得夜家所寻之物太过飘渺。

    不过他如今一统天下,四海之内皆为他之国土,想找一样东西应该不算太难,那怕再虚无飘渺,也总能查出点什么线索来吧!

    于是秦始皇抱着这种心态,向夜梦道打听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具体为何物之后,便下令全国搜寻,并给出了极为丰厚的奖赏。

    做完这些事之后,秦始皇便挽留夜梦道在皇宫住下,以便等候消息。

    秦始皇这么做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如今得了天下,但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之所以想留下夜梦道,那是因为他想“长生”。

    而他看过历代祖先传下来的手记,知道夜家之人乃是“神”之后代,只有他们夜家之人才有可能,真正的让自己获得长生,至于那些为他练丹的“方士”,秦始皇其实心中非常明白,根本没有效果,效用只是一时的,但是他从不说而已,而眼下夜家之就在眼前,他当然要想尽办法留住。

    见秦始皇这么“极力”地挽留自己,夜梦道只好停留在了皇宫中,反正他也觉得赢政说得在理,,他哪知道赢政留他还打着这主意,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乎,凡人想长生,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毕竟他只能靠自己和一些忠心的“追随者”,去努力找寻线索,人数有限,而赢政却能号召四海,令他的“子民”去搜寻,这比他快多了,所以他才没有拒绝。

    于是夜梦道就在秦国皇宫内住了下来,静待赢政之消息。

    在他住在秦国皇宫里这段时间内,也“收获”了一份爱情,和一个名为雪姬之女子相爱了。

    这雪姬正是秦始皇众多儿女中的一个,年芳“二八”,生得清丽脱俗,活泼好动,加上出生于帝皇之家,天生俱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雪姬在秦始皇的众多儿女中,最受赢政的疼爱,更是打算在她成年时,给她一个“公主封号”,由此可见,秦始皇是多么的疼爱她,要知道在秦始皇的一堆儿女中,还没人有封号,哪怕是他的长子扶苏,亦是沿用着战国时期的“公子”称号。

    两人的相遇也算是缘分,这天清晨,夜梦道如往常一样,准备前去御花园的凉亭中“抚琴”,弹奏一曲,这已经是他来皇宫三个月内必做之事,反正他在皇宫内也无所是事,所以这成了他每天必做的“功课”。

    就在夜梦道即将到达御花园时,一道美丽的身影忽然从角落里窜出,并且一把抱住了夜梦道,嘴里还不住地兴奋喊着:“哈哈…,看你还往哪跑,我终于抓住你了。”

    夜梦道看着死死抱着自己的人,有些无奈,原本以他的反应是不会被眼前的人抱住,但是他要是躲开了,眼前这个双眼被蒙蔽了的女子,必然会和他身后的石阶来个“亲密接触”,所以他才没有躲开。

    抱着夜梦道的女子,正是秦始皇的女儿,雪姬公主,她今天正和一帮宫女,玩起了“捉迷藏”游戏,但是她怎么抓也抓不到,于是就干脆躲了起来,准备“守株待兔”,正巧夜梦道这时路过。

    但是雪姬一会便觉得不对了,因为那些宫女身体都是有点“冷冰冰”的,但是她抱住的这人,却是让她有种温暖的感觉,于是她急忙解下戴在眼睛上的黑巾后,才发现她刚才抱住的人,竟然是一名俊逸的年轻男子。

    雪姬吃了一惊,急忙往向退了几步,但是或许是着急,在后退的时候,她竟然不小心,后脚踩住了长裙裙角,她“啊”的一声,整个人顿时向后倒去。

    就在雪姬身体即将与冰冷的地面接触时,雪姬只觉眼前一花,身体顿时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两人四目相对,就那么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就见雪姬一张俏脸顿时“唰”的通红起来,她这时才想起“男女授受不亲”,急忙地离开了夜梦道之怀抱。

    “谢谢!”

    雪姬此时脸红得跟苹果似的,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她自小在宫内长大,除了父母之外,所接触的大多是宫女、太监之类的,何时见过如夜梦道这般俊逸之人。

    “姑娘,你没事吧!”

    夜梦道看着满脸通红的雪姬,关心问道,语气非常温和。

    “我我我……没事。”

    听到眼前俊逸的青年之温和话语,让一向听惯了那些太监不阴不阳之话,和那些宫女唯唯诺诺之语的她,夜梦道之语,让池有种“如沐春风”之感,令她此刻有些羞涩地支支吾吾应道。

    “既然姑娘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夜梦道微微一笑说道,说完之后,也不等眼前之女子回应,便是抬步朝御花园里走去。

    夜梦道之语让雪姬一时还回不过神来,只是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连赶过来的一帮太监、宫女叫她,她都浑然不觉,因为她此刻脑海中只剩那道身影,夜梦道那温和的关心话语,和那潇脱的微微一笑在她脑海中深深地印下了。

    “公主,公主您没事吧!”

    几个宫女焦急的喊着,至于刚才那一幕她们可是全看见了。

    “哦!我没事,对了,刚才那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还去了御花园。”

    此时的雪姬除了双颊还微红之外,已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她问道。

    “公主是说刚才那个“俊秀”男子?”一名宫女说道。

    “是啊!这人面生的很,而且还能在皇宫随意走动,我当然要问问。”雪姬再次说道。

    “公主,这人具体是谁,我们也不清楚,他也没“官职”,但是陛下却是称他为“夜师”,而且对他客气有加,加上他一向儒雅有礼,没有架子,所以一些宫女和太监们私下称他为“帝师”,他几乎天天这个时间段前来御花园,在御花园的凉亭中弹奏一曲乐曲,可好听了!”一名宫女抢着说道。

    “哦!他就是现在准备弹曲吗?那我去听听看,如果好听,我就让他天天弹奏给我听!还有,刚才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懂了吗?”

    雪姬灵机一动,对着一帮宫女太监说道。

    她现在其实是对那个陌生的男子,充满了好奇与好感,加上刚才的一番“肢体”接触,也算是有了点“肌肤之亲”,按理应该是……

    但是幸好看到的人不多,又都是一直服侍自己的,所以她才这么说道,否则一旦传出,说她与一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的,让她该怎么“做人”,哪怕是自己的父亲秦始皇,也一定会“勃然大怒”的。

    “是……”一帮宫女太监急忙点头应是。

    这事其实不用雪姬交代,他们也不敢说出去,否则以秦始皇之脾气性格,若是知道了他疼爱的雪姬,和一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的,肯定会迁怒于他们。

    “都给我记住了没?”雪姬再次重申了一遍。

    “记住了。”

    “那好!你们都下去吧!我一个人到御花园逛逛。”雪姬道,她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去好,否则这么多人去难免会惹出什么“闲话”来,所以她把一帮宫女太监全打发走了。

    打发走了人,雪姬这才独自一人朝御花园走去。

    此刻的夜梦道已经成功勾起了雪姬好奇之心,一开始,雪姬仅是因为他俊逸的面貌,和让人“如沐春风”的言语,而对他产生了好感,现在却又多了一份好奇。

    因为刚才宫女提过,夜梦道竟然被他父亲赢政,尊称“夜师”,如果不是他的名字,那他那么年轻,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一向孤傲又自大的赢政尊称一声“夜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