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夜梦道手记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虽然只是一顿午餐,但在张菲燕和庄媛媛的“热情”招待下,夜梦离吃得倒也尽兴。

    至于庄锦安和郭心梅两人,则是闷不坑声地低头吃饭。

    席间郭心梅和庄锦安,只是听到“夜少多吃点,夜哥尝尝这个……等等之类的话”,让郭心梅极为羡慕,不过这也让郭心梅再次开始猜测起,这个看是看似帅气,但穿着却非常普通的年轻人身份,因为在整个西安市,能让庄家如此对待的人,几乎没有。

    庄锦安心中也感叹夜梦离的“待遇”,他在家可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阿姨、小媛妹妹,我已经吃饱了,不必再给我夹菜了。”

    夜梦离吃完碗里的饭菜后,见两女还准备给他夹菜,急忙说道。

    要是再不喊,夜梦离估计都要撑破肚皮了,最难消受的,莫过于“美人恩”,古人之言“诚不欺我”也,夜梦离忽然想起这句。

    “夜少,今天阿姨做的菜,可还对你胃口,吃得可还习惯。”

    张菲燕看着眉头微微出汗的夜梦离,拿起桌上的餐巾,帮他擦了擦,然后才笑着问道。

    “阿姨的手艺真不错,跟赵姨不相上下,我吃得习惯。”

    夜梦离先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虽然两人做饭的手艺还略有差距,但是张菲燕一家的“热情”,却弥补了这“不足之处”,特别是张菲燕如慈母般的关怀,让自小没了母亲的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那就好!我刚才听小安说,最近赵姨有事请了几天假,不如这几天,你就来我们家住上,也让我好好招待你。”

    张菲燕继续说道。

    “是啊!夜哥,我妈说的是,反正你又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这几天干脆别走了。”庄媛媛也附和道,若是夜梦离真答应了,那最高兴的莫过于她,可惜她的期望,注定是不会实现了。

    “谢谢阿姨和小媛妹妹的好意,若是以往我倒是会考虑,但可惜我有很重要之事,必须外出一趟。”

    夜梦离有些惆怅地说道。

    其实这种“家”的温暖,让夜梦离很眷恋,但他身为夜家男儿,要么就这么安逸的,过完这平淡一生,要么将会是“九死一生”,夜家人等待这一刻太久、太久了,久到他们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

    原本夜梦离以为自己,也会像历代夜家人一样,找个对象,然后等到“诅咒”发作,平淡过完他这一生,但是未曾想到,他们历代找寻之物,竟然在他这一代出现了,他是夜家的最后传承之人,自然必须接手先辈们未完成之事。

    “究竟是什么事?竟然需要……”

    张菲燕问到这里,忽然发现自己有些僭越了,夜家有事要办,必然是“大事”,可容不得别人过问,她们庄家只需听从吩咐就是,况且此刻还有“外人”在场。

    听到自己的“老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庄锦安不禁抬头望去,却发现张菲燕正看着他,而且眼角若有若无地瞟了膘,坐在他一旁的郭心梅,庄锦安哪会不明白自己妈妈的意思,他立刻扔下碗筷,拉起尚未吃完的郭心梅,往外走去。

    “小媛,你收拾一下,我和夜少有事谈。”张菲燕再次说道。

    “哦!”庄媛媛非常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虽然她很想和夜梦离多待一会,但是她也知道妈妈有事和夜梦离谈。

    “夜少,不如我们到客厅坐会。”张菲燕道。

    夜梦离点了点头,和张菲燕一同前往客厅。

    ……

    西安市未央区,隶属于陕西省西安市,位于西安城区北郊,是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市人民政府驻地。

    区境东至灞河,与灞桥区为邻;西依漆渠河,与咸阳市秦都区交界;南隔龙首北路,与新城区、莲湖区毗连;北临渭水,与高陵区、咸阳市隔河相望;西南部与雁塔区、长安区接壤。

    未央区郊外,一辆高档的宾利轿车,缓缓停在了一幢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前,接着从车上下来两个帅气青年。

    “小安,到我家了,你先回去吧!”两人正是夜梦离和庄锦安。

    从庄家别墅出来后,夜梦离并没有回到“无极古玩街”的门店里,而是让庄锦安直接送他回家,他现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办,至于店铺开不开张根本无关紧要。

    “那好!夜哥要是有事情要办的话,尽管吩咐我便是。”

    庄锦安说道,在送夜梦离回来之前,张菲燕又特意地交代了他一番,让他这段时间尽量跟在夜梦离身边,听他的吩咐。

    庄锦安不敢怠慢,况且他也看出了,自从夜梦离看过他送去的资料后,整个人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庄锦安原本想跟着夜梦离进夜家的,看看夜梦离有有事情交代他办,但显然他连夜家大门也进不去,因为人家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他进,所以只得“打道回府”了。

    目送庄锦安离去后,夜梦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庄园大门,往里走去。

    夜家庄园内占点极大,约有百亩方圆,非常空旷,整天庄园里也只有中间几间建筑而已,但让人意外的是,庄园里那几间房屋,竟然是一派古风建筑,并非是现代化钢筋水泥建筑而成的别墅小楼,而是一间间平房,外表看起来像极了北京故宫旁的,那些“四合院”。

    “少爷您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

    一个六十上下的老者,从屋里头走出来说道。

    “嗯!坤伯,我回来了。”

    夜梦离进屋后应道,但却没有回答早回来的原因,而是坐在了由紫檀木做成的椅子上,沉思起来。

    夜家的这幢古宅,看似普通,但在“行家”眼里,实则是奢华到了极至。

    整个古风建筑里的材料,竟然全是用“金丝楠木”建成,最为难得的是还是这些木料,竟然全是“阴沉木”。

    金丝楠木主要产于中国四川、湖北西部、云南、贵州及长江以南省区。

    据记载,在所有的金丝楠木中,四川的金丝楠材质最佳。属中国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木材有香气,纹理直而结构细密,不易变形和开裂,为建筑、高级家具等优良木材。在历史上金丝楠木专用于皇家宫殿、少数寺庙的建筑和家具。

    金丝楠木中的结晶体明显多于普通楠木,木材表面在阳光下金光闪闪,金丝浮现,且有淡雅幽香。

    金丝楠是一些材质中有金丝和类似绸缎。

    而阴沉木虽然也是金丝楠木中的一种,但阴沉木和其他木料最大的独特之处在于,阴沉木是不可再生木材。

    为什么这样说呢?那是因为阴沉木的形成是在地底下经过了成千上百年的变化形成,从时间上来看,等着阴沉木再生,几乎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阴沉木是不可再生的。

    而现在被挖掘出来的阴沉木数量也是有限的,一块上等的阴沉木,就相当于古董,是其他木材是无法企及的,其价值也是可想而知,如果在经过上好的工艺打磨制成工艺品或者首饰,那是可以直接用来收藏的,而且未来价值不可估量。

    除了本身的收藏价值,阴沉木还有辟邪镇宅之功效,这也和其形成的天然因素息息相关,原本在地底下经过上千年,吸收天地之灵气,按照民间的说法,就是具有驱邪和驱蚊虫之功效。

    而现在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阴沉木,也会有很多镇宅的工艺品,这一点,也是其他木材无法比拟的。

    更为重要的是,阴沉木还是做为棺材的最佳材料,众所周知,人死后长眠于地底之下,普通的棺材也就能抵御数十上百载光阴而己,之后便会慢慢腐朽,而尸体也会如棺木一样。

    但用阴沉木为料,却能千年而不朽,而且尸体也能一直保持死前那样栩栩如生,但阴沉木却是可遇不可求,中国历代帝王都在寻找此料,好让自己死后能用阴沉木做一副上等棺木,以保自己能“千年不朽”,但是能寻到者寥寥无几,然而历代帝王遍寻不得的“阴沉木”,在夜家却只是用来当房屋材料。

    再说了,这坤伯名为夜坤,是以夜家先祖赐予的夜字为姓,和八卦方位之坤位中坤字为名的。

    和夜坤一样之人,共有八人,分别是:夜乾、夜坤、夜坎,夜离、夜震、夜艮、夜巽、夜兑,他们就是以此为姓名,是夜家的忠诚“追随着”,同时也担任保护夜家之职,就如眼前之老人,他已经在夜家当了几十年的管家,伺候过几代夜家人了。

    “少爷您坐一会,我去给您泡杯茶。”坤伯看着夜梦离一副沉思的模样,只得再次说道。

    “坤伯不用,我要去书房一趟,别让任何人打扰到我。”夜梦离沉吟了一下,忽然站起来说道。

    “是。”坤伯急忙应道,他也不再过问是何事。

    夜梦离离开了大厅,缓缓的走到“书房”前,足足站立了三分钟,这才推开房门,原本他应该是兴奋的,因岁历代找寻的东西终于“现世”了,但是在走到这里时,他原本一颗兴奋心又变得沉默了,因为他即将了解,家族的真正“秘密”。

    夜家的书房,和平常人家的摆设是一样的,但是一排排的书架、以及书桌和椅子,仍然全是由“金丝楠木”中的极品:阴沉木做成的,可谓是够“奢侈”的。

    但也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这些书籍,因为这些书籍,每一本都是世间仅有的“孤本”,而且年代久远,从太古之初到现代,每一本都价值连城,比之阴沉木也丝毫不弱,甚至价值在之其上,因为阴沉木毕竟世间尚有不少,但是这些书籍,世界上也仅此一本。

    夜梦离关好门后,在书架顶上找了好一会,才拿到他现在所需要之物,是一个七寸宽,三尺长的长方形黑色木盒,这才走到那张阴沉木做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接着打开这封尘已久的木盒,这个木盒中他也不知到底藏了什么,因为根据夜家历代传下的“家训”,在“乾坤阴阳一气鼎”未现世时,不准任何人打开这个盒子,如今时机已至,所以夜梦离才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

    打开木盒后,呈现在夜梦离眼前的是三样东西,分别是一把带鞘的长剑,一本古朴的典籍,和一枚戒指。

    夜梦离并没有去碰长剑和戒指,而是先拿起了这本典籍,翻开书籍的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夜梦道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