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不请自来
作者:问道寻的小说      更新:2019-12-31
    夜梦离随着庄锦安来到庄家别墅后,立刻受到了庄家最热情的招待。

    “夜少,您来了,快请坐,先喝杯茶,今天我亲自下厨招待您,要是不合您胃口可别嫌弃。”

    一名四十左右,打扮得非常高贵,腰间围着一条厨巾的中年妇女,此时正笑着说道,她正是庄锦安之母亲:张菲燕。

    “阿姨你太客气了,今天中午倒是我“叨扰”了,还有,你叫我小夜或是小梦就行了,夜少两字太生份了。”

    夜梦离说道,依然是一副儒雅之风范。

    “那好!那好!您先坐一下,我这就去准备准备,小安、小媛,好好招待夜少。”

    张菲燕说道,然后转身往厨房走去,她虽然满口应好,但是语言间依然相当客气恭敬。

    “夜哥,你可算来我家了,我可是很想你,可我爸又不让我去打扰你。”

    待张菲燕走后,庄媛媛抱着夜宵离的胳膊撒娇道,饱满的胸脯不断蹭着夜梦离,她虽然才十八岁,但这时正是少女情犊初开之际,加上夜梦离长得帅气儒雅,又兼之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夜梦离又非常疼她,所以庄媛媛一向对夜梦离非常眷恋。

    对于庄媛媛的“热情”,夜梦离唯有苦笑,他对庄媛媛确实是疼爱,但仅限是“兄妹”间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

    “我最近比较忙,今天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夜梦离随口编了一个借口说道。

    庄锦安看着这一幕,他这时反到是成了无关紧要之人了,着实让他哭笑不得,不过庄媛媛也只有在夜梦离面前,才会表现得如淑女一般。

    “来,夜哥,别光站着,我泡茶给你喝,我最近在“茶艺”方面,可是有进步。”庄媛媛拉着夜梦离,走到客厅沙发上,然后开始为他泡起茶来。

    众所周知,中国华夏人民对于茶艺之道历来讲究,而茶之一道亦有学问。

    茶艺共分为,温壶,烫杯,装茶,高冲,盖沫,淋顶,洗茶,洗杯,分杯,低斟,奉茶、闻香、品茗。

    茶具亦是如此,以紫砂壶为最:首先点火煮水,将沸水倾入紫砂壶、公道杯、闻香杯、品茗杯中,洁具提温。

    将茶叶放入茶壶中,多少以占其容积之七分为宜。——“乌龙入宫”

    沸水冲入茶壶中,“高山流水”,即高处直接冲入,使开水有力地冲击茶叶,之后盖沫(将溢出壶顶的泡沫刮去)——“春风拂面”。

    盖好壶盖,以沸水淋于壶上。即对茶壶进行淋顶。——“重洗仙颜”

    第一壶茶为洗茶不喝,沸水倒入壶中,迅速倒出。以初沏之茶浇冲杯子,称“洗杯”——“若琛出浴”,

    第二壶茶,就可以准备斟茶了。

    将壶中茶倒入公道杯,为使每个人都能品到色、香、味一致的茶——“玉液回壶”。

    用茶夹将闻香杯、品茗杯分组,放于茶盘。

    将茶分别倒入闻香杯,茶斟七分满。茶水亦应合好斟完,剩下之余津还需一点一抬头地依次点入四杯之中。

    此过程称为“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四个杯中茶的量,色须均匀相同,方为上等功夫。

    主人将斟毕的茶,双手依长幼次策奉于客前,先敬首席,然后左右佳宾,自己最末。

    将茶倒入品茗杯(将品茗杯扣在闻香杯上,一指扣品茗杯,两指夹闻香杯,向内翻转),轻嗅闻香杯中的余香。

    看着庄媛媛沏茶的动作,虽然还有些生疏,但对于现在空闲只知上网、泡吧、玩游戏,追逐金钱的年轻人来讲,庄媛媛算是挺“上进”的,至少夜梦离是这么想的。

    不一会儿一杯热气腾腾,带着清香的“极品”西湖龙井茶,便是端到夜梦离面前。

    “夜哥来,尝尝我的手艺是否有所进步。”

    庄媛媛笑着说道,她丝毫没有在意手上微微发红的手指头,那是被滚烫的开水烫红的,为的只是能得到眼前这个人的一句称赞,那样也不枉她这段时间以来的勤奋。

    看着如此殷勤的庄媛媛,夜梦离自然是看在眼里。

    他接过茶杯后,先是细细品味了一下茶杯里冒出的清香,然后才轻呡了一口。

    “闻而清香淡雅,品之甘醇润口,后有余香,着实不错,看来小媛妹妹这段时间,真是大有进步。”

    夜梦离看着正紧盯着他的庄媛媛说道。

    “是吗?能得夜哥一句夸赞,也不枉我这段时间以来的学习了。”

    得到夜梦离的夸赞,庄媛媛非常满足,此时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好像也和平时喝的一个味啊!又没什么变化。”

    庄锦安自己拿了一杯,待他喝完之后,小声地嘀咕了这么一句。

    庄锦安声音虽小,但哪知还是被自己的妹妹听到了。

    “哥,你懂什么,你整天就知道到处乱跑“花天酒地”,一点都不务正业,还到处惹事,真不知道老爸想的什么,也不管管你,你瞧瞧人家夜哥,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也不乱跑和惹事,还那么有学问……”

    庄媛媛滔滔不绝地说道,她几乎是把自己的哥哥说得一无是处,把夜梦离夸得世间少有。

    庄锦安被自己的妹妹说得哑口无言,目瞪口呆,但他又无可奈何,因为庄媛媛说得确是事实,他现在只能在心中庆幸只有三人在场,况且夜梦离也不是外人,要是换个地方,他都将“无力自容。”

    看着妹妹“教训”哥哥这一幕,夜梦离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庄媛媛说的也确实是有道理,庄锦安的确是“不务正业”,但这只是表面的。

    “我说妹妹,有夜哥在场,你也给我留点面子呗,还不赶快和他多聊一会。”

    庄锦安被说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他急忙拉着庄媛媛的手,小声说道。

    对于自己的妹妹,庄锦安根本“没招”,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她一向受家里人疼爱,庄锦安也是非常疼爱自己的妹妹,所以他此刻显得有些“低声下气”,是除了夜梦离外,第二个能让他“低头”的人。

    然而还不待庄媛媛回话,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忽然在客厅响起。

    “庄少,这就是你家啊!真是好气派。”

    郭心梅“嗲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庄家别墅的客厅中。

    她说话的同时,也不断打量着别墅里的装饰,眼里直冒“小星星”,庄家别墅里面装修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她感叹这才是有钱人的生活。

    “我靠,谁让你来了,我不是给你钱,让保镖开车送你,你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啊!你竟然跑我家来了。”庄锦安见状,一溜烟地跑到郭心梅面前,有些低声地责备道。

    “你只是叫人家找个地方吃饭,又没说不准来你家,再说了,一个人吃饭好无聊,你又让保镖送我去我想去的地方,人家想你了,所以就来你家了。”

    郭心梅嗲声嗲气说道,还用饱满的胸脯蹭了蹭庄锦安。

    在见识过别墅外面成排的豪车,和里面奢华的装修风格,郭心梅使出“浑身解数”,为的就是让好庄锦安。

    “这这这……”庄锦安支支吾吾半天,硬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他确实没说过,不准郭心梅来他家,也确实说过,让保镖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

    “哥,这是谁呀!懂不懂礼数。”

    庄绵安正不知如何回答之际,庄媛媛倒是先开口问了。

    “待会能不说话,尽量别说话。”庄锦安小声对郭心梅说道。接着转头对着自己的妹妹回道:“这是我一个朋友名叫郭心梅,有事找我来了。”

    “哦!”

    淡淡的应了一句,庄媛媛随即将目光投向夜梦离,丝毫没有想和郭心梅打招呼的意思,她也看出了,这个女人绝对又是她哥找的新女朋友,不然怎么会穿得那么“暴露”。

    郭心梅并不在意庄媛媛的反应,她知道这些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一般都脾气大,见状只好和庄锦安坐在一起,同时也不断打量着那个穿着普通的夜梦离。

    郭心梅的来到,顿时让整个客厅安静下来,因为有“外人”在场,夜梦离和庄家兄妹再也没有交谈,除了冲茶、倒茶声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气氛登时尴尬了起来,不过好在这个时间并没有多久,就从厨房传来了张菲燕的声音。

    “小媛,招呼夜少到客厅餐桌坐着,饭菜做好了。”

    “好咧。”庄媛媛立刻应道。

    “夜哥,哥,咱们去餐厅吃饭。”庄媛媛站起来说道,至于郭心梅她直接忽略了。

    夜梦离点了点头,便起身和她前往餐厅,从始至终,他也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郭心梅,并没有交谈的意思,因为他看出了这女人很有“心机”,要知道夜家传承这么久以来,也是精通“相人之术”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暗中扶持许多对他们忠心不二的附属家族。

    “要不你还是去外面吃饭吧!”

    庄锦安说道。

    要是以前他绝对不会这么说,但是今天夜梦离的到来,让他很谨慎,生怕他不高兴,夜梦离代表着什么,庄锦安非常清楚。

    “庄少,你怎么这样,人家好不容易才来一趟你家,你就想赶人家走,再说了,人家还没吃饭呢?”

    郭心梅撒娇说道。

    “那好!一会记得别乱说话,该咋就咋的。”庄锦安无奈应道,他确实是有点喜欢郭心梅。

    “那就谢谢庄少了,晚上我一定好好“补偿”你。”郭心梅满脸媚笑道,说完还抛去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庄锦安被说得“心猿意马”,看着郭心梅那副媚态,他差点就把持不住,幸好他还记得这是在家,要不然就……

    “走吧!记住我的话,不该说的、不该问的,尽量别开口。”庄锦安再次吩咐道。

    “人家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