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夺爱帝少请放手 第299章,装醉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      更新:2019-12-16
    “苏湛!”秦雅喊他,可是此时的车子已经呼啸而去,留下的只是一阵难闻的尾气。

    她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苏湛正在开车,他的手机连接着车里的蓝牙,一有来电,车内的显示屏自动连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秦雅。

    他按下接听键,“喂,你在办公室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你要去哪里?”秦雅紧紧的攥着手机,“你现在就回来行吗?”

    “我有事……”

    “你有什么事?工作上的,还是私事?”秦雅焦急的问。

    内心,她是害怕的,害怕他去见的是刘菲菲。

    苏湛抿了抿唇,撒谎道,“工作上的。”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你不回来,我不走。”说完秦雅挂断了电话。

    苏湛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拨通了刚刚打到他手机上的那个号码。

    酒吧,刘菲菲坐在吧台,看着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眼神微眯,又灌了一口酒。

    调酒师又递过来一杯酒,“你接吗?”

    刘菲菲笑了笑,“我接了,鱼就钓不来了。”

    “钓鱼?”很快他就明白,“就是刚刚你让我打电话,说你醉了的那个男人?”

    刘菲菲撇他一眼,拍了三百块钱在桌子上,“等会人来了,你别给我露馅了。”

    调酒师将钱抓过来装进口袋,笑着说,“放心,下次还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只要价格合适,陪夜也是可以的。”

    “少贫。”刘菲菲斜了一眼调酒师。

    苏湛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刘菲菲在酒吧喝的不省人事,从她的手机上找到他的联系方式,才给他打的电话。

    酒吧鱼龙混杂,一个女人在酒吧喝醉,很容易出事,所以他才急急忙忙的出来,可是刚刚秦雅的样子看起来不好。

    他想出钱让给他打电话的人,把刘菲菲送回去,可是现在电话没人接。

    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抉择,一方面担心刘菲菲在酒吧出事,另一方面担心秦雅。

    他左右为难。

    思想斗争了片刻,他还是启动车子继续朝酒吧,刘菲菲在酒吧不安全,秦雅在他办公室不会遇到危险。

    而且,等他回来,他就给她坦白刘菲菲峰事情。

    其实他知道,从昨晚,秦雅的情绪就很不对,大部分是因为刘菲菲的出现。

    现在他结婚了,他想维持这段婚姻,他想和秦雅过下去。

    他和秦雅再一起觉得很暖,总有种家的感觉。

    车子开到酒吧门口,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走进去。

    昏暗的视线,寥寥几人,可是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现在酒吧很冷清,很快他发现了刘菲菲的身影,她趴在吧台,苏湛快步走过去。

    她手里还抓着酒杯,看样子醉的很严重。

    “你是来接这位小姐的?”调酒师晃动着调酒壶看着苏湛。

    苏湛看他一眼,“是你打的电话?”

    调酒师梗了一下,随即说道,“是啊,我看这位小姐喝醉了,便拿了她放在吧台的手机,上面显示的就是我拨通的号码,她从在这里喝酒,就一直在看这个号码,我想这应该是她认识的人,所以……”

    “谢谢。”苏湛叫了一声刘菲菲,完全没反应,苏湛问,“付钱了吗?”

    “没有。”调酒师摇头,“她都醉成这样了,我怎么问她要钱,也不能瘦身不是。”

    苏湛掏出钱包问,“多少钱?”

    调酒师看了刘菲菲一眼笑道,“两百。”

    刘菲菲的睫毛闪动,心里咒骂这个贪财的家伙,她明明已经付钱了,去掉给他电话的钱,付的酒钱都有多,这个家伙竟然又问苏湛要钱。

    奈何她现在已经‘醉了’而且不能得罪他,怕他在苏湛面前戳穿她装醉的事情,只能忍下。

    苏湛掏了两百放在桌子上,装起钱包后,他将刘菲菲抱了起来,放到车里。

    他上车,将刘菲菲送到她的住处。

    很快车子停在了她住的地方,他下车,将人抱起来,到她住的房间门口,这他才发现,他没钥匙打不开房门,只能去叫刘菲菲,“菲菲,钥匙在哪里?”

    刘菲菲在他怀里嘤咛了一声,咕哝道,“什么钥匙?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扑面而来的酒气,让苏湛皱了皱眉,“你喝了多少,喝成这样?”

    “我没喝,我没醉。”刘菲菲借着醉了状态抓着苏湛的手腕,脸往他的脖子里钻,嘴里无意识的说着‘醉话’,“你是谁呀?”

    苏湛僵硬的扯开身子,“你家房门的钥匙呢?”

    “家?我哪里有家,我爱的人都结婚不要我了。”说着她哭了出来,很是委屈,“他不等我,结婚了……”

    苏湛的心情有几分复杂,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是因为曾经的那份感情。

    他没想过,在自己放下后,刘菲菲会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现在他抱着她,看着她哭,他也没有了曾经的悸动与心疼。

    只是觉得曾经相爱一场,不能对她不管不顾。

    “你醉了。”苏湛去掏她的口袋,在羽绒服的兜里,他找到钥匙,顺利的开了房门。

    苏湛将她放到沙发上,去厨房找到蜂蜜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过来,递给她,“喝点蜂蜜水解解酒。”

    “我不喝!”刘菲菲一挥手,打掉了苏湛手里的杯子,蜂蜜水落了撒了一地,啪!杯子坠地,摔的四分五裂。

    苏湛裤子上被泼湿了一片,他眉头深皱,蹲下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捡起来丢进垃圾桶,去洗手间拿来拖把,把地上的水啧拖干净。

    他洗了手,重新反回客厅,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女人,“你醉了,睡一觉就好了。”

    说完苏湛转身准备离开。

    秦雅还在等他。

    “不要走。”

    忽然,刘菲菲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后面扑过来抱着苏湛,“求求你别走,别不要我,我一个人好害怕。”

    苏湛掰她的手。刘菲菲抓的更加紧,“苏湛,我爱你。”

    “你醉了。”苏湛听着我爱你三个字,内心丝毫波澜不起,他心里很清楚,是因为不爱了,所以才会这般平静。

    “我没醉,我没醉,我只是太想你了,想到你结婚了,我心里就难受的要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