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夺爱帝少请放手 第106章,达成协议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      更新:2019-12-04
    他现在还小,能力有限,只能暂时和这个负心汉合作。

    宗景灏低头看着这个小家伙。

    这么小,就知道为林辛言着想了。

    懂得感恩。

    不得不说,林辛言教育的很好。

    母慈子孝。

    大概就是他们母子两个的样子。

    这时有服务员来收拾桌子,将上面两位客人吃的碗筷收掉,用抹布擦掉残渣,抹布不知道了擦了多少张桌子了,已经不干净,擦过的桌面还有油光。

    林曦晨拉开椅子,“你坐吧。”

    他自己熟练的爬上椅子,等着林辛言拿吃的过来。

    “嫌弃这样的地方?”林曦晨看着他。

    宗景灏瞧了他一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不是嫌弃,只是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吃早饭,而且还有人时不时的偷看。

    搞得他像是动物园里,供人欣赏的玩意儿。

    这种感觉很不好。

    林辛言端着粥和蒸饺,还有小油饼和鸡蛋饼过来。

    她从托盘里端出粥一碗放在林曦晨跟前,一碗放在宗景灏跟前,还有一碗放在自己的位置上,端下吃的,她将托盘放回去,坐到位置上。

    林曦晨早已经开吃,一边喝粥一边啃蒸饺。

    吃的特别香,很好吃的样子。

    “慢点吃。”林辛言拿纸给他擦嘴角的粥啧。

    宗景灏看着他,这小家伙胃口倒是好。

    “你怎么不吃?”林辛言不见宗景灏动筷子问道。

    宗景灏这才拿起勺子,舀了口南瓜粥,粥里的大米煮的很烂,南瓜也是熟透的很甜,带着这南瓜独有的香甜味,味道很好。

    林辛言看着他的表情问,“好喝吗?”

    “嗯。”宗景灏没抬头,又舀了一勺子放进嘴里。

    林辛言弯着眉眼,笑了。

    这家店离他们住的不远,庄子衿发现的,带他们来这里吃过,林曦晨第一次吃这里的南瓜粥就喜欢上。

    “这个也好吃。”林曦晨夹了一个蒸饺递给宗景灏。

    他抬起头看着他夹在筷子里的蒸饺,他吃过不少饺子,不管是于妈做的,还是餐厅里吃的,饺子的形状都很别致,捏的很漂亮。

    但是这个不好看,看着还挺油腻。

    “很好吃的。”林曦晨睁着明亮澄澈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宗景灏对上林曦晨的眼睛时,愣了一下,这双眼睛很漂亮。

    和他小时候的一样。

    他记得于妈看的那张照片里,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他附身下来,张口含着林曦晨夹给他的那颗蒸饺。

    三鲜馅的。

    他看着表皮油腻以为吃到嘴里会很腻,但不是,味道很鲜。

    “好吃吧?”林曦晨问。

    他觉得味道好也想别人认可,所以此刻忘记对面的这个男人,是个‘负心汉’,只是单纯的想要去证明一下,他喜欢吃的饺子,味道很好。

    宗景灏察觉出他的小心思,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凑合。”

    林曦晨,“……”

    “哼,你舌头肯定有问题。”林曦晨不服气。

    宗景灏,“……”

    他很健康,舌头也没问题。

    吃完早餐,林辛言去付钱,宗景灏和林曦晨先走。

    坐进车里,林曦晨靠过来,“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做什么?”

    这是和他统一战线了?

    宗景灏对他勾手指,这次林曦晨很听话的附耳过来。

    “报仇的事情交给我,你呢,一定要在我不在的时候保护好你妈咪,别再蠢的让人算计了。”

    “我妈咪不蠢!”林曦晨一下子炸锅了。

    “还不蠢?”差点让坏人得逞了。

    “不蠢。”林曦晨摇头,“是熟人,我妈咪掉以轻心了,不是蠢。”

    林曦晨坚决不认可宗景灏对林辛言的评价。

    “我妈咪蠢,你还喜欢她,你不是更蠢吗?”林曦晨寸步不让。

    宗景灏,“……”

    这话,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只能承认林辛言不蠢,不然这小家伙还得和他挣论。

    “我会保护好我妈咪。”林曦晨朝他伸手,“手机给我,我得有你的号码,这样我们好联系。”

    林曦晨的心思,真的很细腻。

    宗景灏给了他手机,他拨了自己的号码。通了之后把手机还给宗景灏,“给你,这上面是我的电话,我也有你的。”

    林曦晨正式的伸出手,“合作愉快。”

    他看着林曦晨伸到他眼前的小手,哭笑不得,搞得那么正式?

    行吧。

    他伸出手,握住林曦晨的小手,小家伙的手肉.球球的,很软。

    “合作愉快。”

    “我们达成协议了哦——”

    “达成什么协议?”林辛言付好账,上车就听见林曦晨说的这句话。

    她看看儿子,又看看宗景灏,疑惑的问,“你们在说什么?”

    “我们说话了吗?”

    半天林曦晨也没找到说辞,只能死不承认。

    “难道是我听错了?”林辛言皱着眉,她没听错,明明林晨曦说话了。

    “你听错了。”林曦晨往她的怀里钻,搂着她的脖子撒娇,“妈咪,你还不老,怎么就会出现幻听了呢?”

    “臭小子。”林辛言揉儿子的头发。

    宗景灏从后视镜中看他们的互动,眸光微闪。

    回到住处林辛言送儿子回住处。

    宗景灏等了一会儿她。

    林辛言重新坐进车里,“你去公司吗?”

    “把你手里的证据给我。”他答非所问。

    林辛言愣了一下,“什么证据——”说到一半她似乎又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

    “东西都在于豆豆哪里。”

    “让他拿过来。”

    “你要?”林辛言不大理解,他要那些证据干什么?

    “你以为,有证据就可以然将她绳之于法吗?”何家的生意做的不好,但是何家的根基深。

    有人脉。

    到时候花点钱就能将案子摁下去。

    不但不能把对方扳倒,反而露出底牌给对方。

    “你要帮我?”林辛言不知道怎么问出这句话的。

    内心有期待,也有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他会替她做这件事情。

    他目不斜视,淡淡的嗯了一声。

    林辛言的双手遽然一收。

    侧头看向窗外,不想被人发现她内心的震惊于喜悦。

    第一次期待没落空。

    缓了一会儿,她给于豆豆打电话。

    那边于豆豆相当的兴奋,“我跟你说,我找到了b市大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了,我正想找你呢,什么时候我们商量一下,找个日子把诉讼提交上去。”

    “你有空吗?”林辛言问。

    “有啊。”

    “我们见一面吧,把你手里掌握的证据,一起带过来。”林辛言说。

    “好。”

    “我去哪里找你?”于豆豆问。

    “万越。”这句话是宗景灏的,因为他现在要去公司,林辛言才发现他开的方向是市中心。

    挂了于豆豆的电话,林辛言抿了抿唇,“你去公司,我去干什么?”

    他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指摩挲着她的手心,“陪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