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斗牛

夺爱帝少请放手 第75章,不可以诱哄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      更新:2019-12-04
    并不是很大的房子,装修的却十分温馨,餐厅放着一张长方形的餐桌,坐着一家四口。

    因为庄子衿不同意林辛言回去,回去就要答应和何瑞泽在一起,而使桌子上的气氛很沉闷。

    只有天真的林蕊曦什么也不知道,坐在林辛言的怀里,要她喂自己吃饭。

    “妈咪,我要蛋羹。”林蕊曦伸着小手指,指着蒸的如水豆腐般细嫩的鸡蛋羹说道。

    林辛言用勺子舀过来喂进她的嘴里。

    林曦晨跟个有烦恼的大人一样,看着无知的妹妹叹气。

    林辛言给他夹菜,“小孩子,不许皱眉。”

    “哎。”林曦晨叹了口气。

    这孩子,怎么越说他,越上瘾了?

    “林曦晨,注意你的态度。”林辛言虽是训斥的话,却没有严肃的表情,还是不舍得骂他,或者对他说重话。

    “你还有心情吃饭?”林曦晨泼她冷水。

    “你不说服外婆,工作怎么办?”林曦晨担心的比林辛言都多。

    “小孩子,不要操心大人的事情,吃好饭,上好学,才是你该做的。”庄子衿给他盛了一碗浓汤,“吃你的饭,不准参与大人的事情。”

    林曦晨不赞成,“我也这家的一份子,自然有说话的份,外婆,妈咪,我们举手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

    “嘿,这孩子,跟谁学的,说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庄子衿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人不大,点子倒是多。

    “举手表决。”林曦晨重复一遍,且态度坚决。

    “你那么想回去?”林辛言察觉到儿子的心思,他好像特别想回去。

    她以为孩子们在这里生活,早已经过习惯,不会想要换地方,林曦晨的态度让她很意外。

    “妈咪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我只是想看看妈咪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林曦晨肃着一张小脸,认真的道。

    林辛言虽然想答应,但是顾忌到庄子衿的感受,她没有答应。

    林曦晨多聪明,知道林辛言真尊重庄子衿,这事,还是要庄子衿吐口才行。

    他放下勺子,跑到庄子衿身边,拉着她的衣袖,轻轻的晃,“外婆,我的好外婆,你就答应吧。”

    庄子衿不答应。

    林曦晨继续撒娇,用着软糯软糯的声音,祈求道,“外婆,外婆,我的好外婆。”

    “外婆,外婆,我的好外婆。”看到哥哥叫,林蕊曦也跟着叫。

    林曦晨的声音是软糯,林蕊曦的声音软糯,有着婴儿般的稚嫩,特别的甜美。

    一声一声的,叫的庄子衿的心都酥了。

    再不同意,她仿佛都对不起这两个孩子。

    于是说道,“我们举手表决。”

    林曦晨先举起手,“同意回国的举手。”

    “妈咪。”林辛言没动,林曦晨给她使眼色,看庄子衿没生气的迹象,林辛言才举起手。

    “小蕊——”

    “不可以诱哄。”庄子衿打断林曦晨。

    林曦晨撅撅嘴,看着妹妹晃了晃举起的手。

    林蕊曦看着好玩,妈咪和哥哥都伸手了,她也要伸。

    三比一。

    庄子衿输了。

    她没生气,只是惆怅的道,“真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

    “外婆不用担心,我会保护我妈咪的。”林曦晨拍着胸口保证道。

    庄子衿揉揉外孙的头发,深深的叹了口气,毕竟是个孩子,知道什么呀。

    可是这份孝心,却是难能可贵,“你妈咪,没白冒着生命风险,生下你们。”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他也听舅舅说过,妈咪为了生下他和妹妹吃了很多苦。

    “我不会让人欺负我妈咪。”林曦晨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说的尤为坚定。

    庄子衿惊觉自己说太多,这毕竟是个孩子,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到自己的大腿上,“小曦,是我们家的男子汉。”

    “那当然。”林曦晨仰了仰小脑袋,骄傲的道。

    说服了庄子衿,饭桌上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林蕊曦窝在林辛言的怀里昏昏欲睡,小脑袋一下一下的往下低,林辛言抱她离开餐桌,小家伙似乎感觉到林辛言要走,睁开了眼睛,“我要吃饭。”

    “……”

    这孩子,都困成这样了,还不忘了吃。

    林辛言只好又坐回来,小家伙吃了几口,就睡着了。

    庄子衿让女儿带孩子去休息,她来收拾餐桌。

    林辛言点头,林蕊曦还没洗澡,等下要给洗醒了要闹人,她带着好些。

    林蕊曦应该是白天没睡觉,睡的沉,林辛言给她洗了脸,和手,还有脚,人家一点醒来的痕迹都没有。

    林曦晨感叹道,“妈咪,我觉得妹妹应该属猪。”

    能吃,还能睡。

    林辛言白他,“怎么说话呢?妹妹属猪,你属什么?别忘了你们一母同胞。”

    林曦晨坐在床边,拿出自己的平板,玩一个叫智力盒子的游戏,他低着头,“我属蛇,老师说,蛇是冷血动物。”

    林辛言扭头,就看到儿子精致的侧脸,睫毛卷翘,低头正在认真的玩游戏,心里非常感谢他老师。

    就是教林曦晨的东西,有的很成熟。

    有些根本不是他这个年龄该学的。

    “你很喜欢你老师吗?”林辛言问。

    “那当然。”林曦晨毫不犹豫的回答。

    林辛言摸摸他的头。

    这时,她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响了,林曦晨离的近,拿起来递给林辛言,“妈咪,你有电话。”

    林辛言伸手接过来,显示的是leo的号码。

    能显示这个号码的只有威廉夫人,标志性的。

    当初威廉夫人对林辛言也算是有知遇之恩。

    她虽然拿到毕业证,但是并没有实际经验,依照leo的地位,是不会收她这样的新人的。

    威廉夫人说看着她,有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感觉,便让她留下来。

    也是这样,她才有机会走到今天。

    对威廉夫人,她很是尊重。

    “我已经安排秦雅先回去了,她会安排好那边的一切,你直接回去就行。”

    “我知道了。”

    林辛言给儿女盖好被子,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一片的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她的心,却渐渐明了。

    就像宗景灏所说,她既然放下了还怕什么呢?

    她直了直脊背,如今她有自己的事业,孩子们也长大了,庄子衿的病情也得到控制,一切都在正轨上,去哪里生活不是一样呢。

    “林,你是不是恨我。”威廉夫人沉默许久,才开口问道。

    “没有。”林辛言坦诚的回答。

    她从来没有不满,一开始只是不理解她为什么可以破例,知道她和威廉的故事以后。

    更加没有不满了。

    威廉夫人叹了口气,好像有什么想说,又没说出来就挂了电话。

    ,content_num